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五章 心态爆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间的房屋最大,宽有近十丈,屋外是六根红色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柱子,光泽很润,类似珠玉,柱子上方托着房檐,挂着一串串的与柱子同样材质的珠子。

  而左右两边屋外只有四根珠子,宽度只有正屋的三分之二大小。

  江云鹤摸了摸柱子,触感接近玉石玛瑙一类,还有温热之感,估计是火属性的材质。

  他觉得将这十四根珠子带回去,应该也能换不少灵珠。

  推开房门,入目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床榻、桌椅、书架俱全,看起来像是一个客房。

  江云鹤目光一扫便凝住,只见床榻上盘坐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紫色霓裳的女子,相貌清丽,皮肤苍白,外表在二十余岁的女子。

  一个看起来和活人一样,却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

  哪怕用肉眼看,也一眼便能看出这女子早就没了生机,只剩下一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保存下来的躯壳。

  打开真实视界在房间内扫了一圈,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才迈入房中。

  江云鹤来到床榻前打量一下,女子手中紧紧握着一个荷包,身边放着一个铃铛,还有一个纳物袋。

  “打扰了。”江云鹤沉声道,哪怕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不过还是对亡者保持了足够的尊重。

  随后拿起纳物袋细细感应一下,里面有一些灵珠,数量还不少,起码有四五千,除此之外还有几块矿石,几张兽皮,三本册子与一柄长枪。

  将几本册子拿出来,一本是《百裂枪法》,一本是《璇玑步》还有一本《山河志》,倒是没有和这女子来历有关的内容,修士寿命绵长,记忆却远超常人,大多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也没有江云鹤所需要的《琉璃真法》突破元门境的那一部分。

  将东西放回纳物袋,又拿起铃铛注入灵力检查了下,江云鹤便知道了作用。

  有些出乎意料,竟然是件法宝。

  荡魂铃。

  顾名思义,注入灵力摇晃便能震荡敌人的神魂,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宝了。

  纳物袋中有枪和枪法,想必其近身实力也相当强悍,加上这荡魂铃,想来普通修士难以抵挡。

  江云鹤若有所觉,又将纳物袋中的长枪拿出来,刚入手便感觉到枪中发出一声如同蛟龙一般的低吼。

  “果然也是法宝,里面似乎有一只蛟龙的神魂。”

  江云鹤本来对这种近身武器不太在意,在发现这铃铛是法宝之后,才察觉这女子生前的实力和身份恐怕比自己想的要高,而那把枪也证明了这点。

  要知道法宝可不是法器,自己也不过是从师傅那得了一枚阴阳梭。

  更不用说是使用长枪这种近战类法宝了,面前这女子八成是元门境的高手。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江云鹤眼中有些惋惜。

  想要掰开女子的手指拿出荷包看看,然而刚接触女子的手指就发现不对,虽然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触感却如同金属一般。

  “这是……”江云鹤颇为诧异的仔细打量女子,每个人的数据都有些不同,他之前一扫而过,倒是没发现这个异常。

  “正是如此尸首才保存到现在都栩栩如生吧。”

  女子哪怕已经死去不知多久,江云鹤也花了不少力气才将其手指掰开。

  荷包中同样没有任何跟女子身份来历有关的东西,只有一缕头发,想来是对其很重要的东西,江云鹤又将其放回女子手中。

  沉吟片刻,江云鹤解开女子衣服。

  这件紫色霓裳同样是一件法宝,甚至肚兜都是一件法器,不过江云鹤的目的不在于此,只是想看看女子是怎么死的罢了。

  然后就看到女子胸口到腹部一道一尺长的伤口,而在伤口之内,女子的五脏全都消失不见。

  略微思索一下,江云鹤觉得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女子的内脏全都被毁坏,已经必死,撑着一口气在这里兵解。

  而在她死后,尸首化为金属,内脏却因为损毁而腐烂消散。

  第二种,女子死后被人取走了五脏。

  江云鹤一眼便知道是第一种,没个****的技能,一般人给别人穿衣服做不到这么整齐。

  最主要的是自己穿和别人给穿,腰上绦带打的结是不一样的。

  江云鹤手上不慢,检查过伤口后将女子霓裳穿好,又轻声道:“抱歉。”

  至于女子身上那件法宝霓裳虽然价值不菲,江云鹤心中一点儿贪念都没有,虽说发死人财的挺多的,不过他做不出扒死人衣服这种下作的事,只是将纳物袋和荡魂铃收了起来。

  在房中又呆了半个时辰,确认房中没有其他重要地方也没什么密道,方才离开前往右面的屋子。

  右边屋子内是两张床榻和一个书架,没有桌椅,地上倒着两具白骨,其中一人身上的衣服都腐烂了,而另一人身上则是一件法器外衣。

  除此之外便是两把法器,一把是长枪,还有一个则是金属圆盘。

  两具白骨的额头上都有一道缝隙,是剑或者枪留下的,江云鹤没学过法医,也没练过冷兵器,自然分辨不出来。

  将纳物袋中那把枪拿出来对照一下,不是这把武器留下的。

  从身家就能看得出来,这两人实力不高,估计是弟子或者仆役一类。

  略微翻找片刻,又找到几颗纳珠,里面装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和不到一千个灵珠。

  房间里转了一圈,没什么太值得在意的,江云鹤走出来后看向中间的屋子,现在只剩这里了。

  站在那看了片刻,江云鹤心头千思百转,到底没敢进。

  要不是昨晚那个庆林,估计现在他就进去了。

  可明知道那里有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存在,傻子才会进去。

  左面房间里的女子八成有着元门境的实力,那正屋的庆林又是什么实力?

  “算了,等人来救吧。”江云鹤估计那庆林出不了屋子,自己可以在另外两间房随意找一间呆着,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关上两间房的门,继续留在院子里。

  一直等到晚上,江云鹤细细倾听,左右两间房没有任何声音,而正房同样没有,仿佛那庆林真的消散了一般。

  第三天上午,江云鹤才将右边房间内的两具白骨用纳珠装起来,又在院子里挖了个坑埋了。

  然后住进这间空屋。

  一连七天过去,江云鹤的食物吃了一半,心情开始沉重起来。

  这么多天,苏小小和卓如梦竟然还没找过来?

  这只代表了一件事,那个胡同,这两人真的进不来。

  也就是说,自己恐怕等不到救援,只能自谋生路了……

  ……

  姬诗泽坐在一个凉亭下面,与其相对的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

  女子脸上带揶揄的笑容,不时笑上一声。

  姬诗泽的脸上越来越黑。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起好笑的事。”女子轻笑出声来。

  “哼。”

  片刻后,女子才带着满满的恶意调侃道:“七天了,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他不会再来了。”

  姬诗泽的脸色更黑,哪怕她平时心态再淡然,此时也被调侃的快要爆炸了。

  提了裤子就跑的王八蛋!

  别让我再看到你!

  两人之间虽是你情我愿,可一夜过去就消失无踪再也不露面,这太让人心态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