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章 与我江云鹤有什么关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弟”

  “师兄”

  “你总算出来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师姐交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江云鹤刚一露面,裴音几人就直接堵了上来,恨不得直接把他绑回去。

  “有劳师姐师弟担忧了。”江云鹤冲着几人歉意道,他自然知道自己失踪会给几人带来多大的麻烦。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江云鹤又看向卓如梦,轻声道:“辛苦了。”

  哪怕自己在里面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也知道卓如梦这几天肯定费了不少心思。

  “出来了就好。”卓如梦板着脸,板了半天觉得不合适,又皱了下鼻子。“回头再说,我先走了。”

  裴音几人在那呢,她自然不能做过多举动。

  “这位是……”江云鹤又看向那道人。

  “这位是小青观的青山道长,阵法便是道长破开的。”徐浩清道。

  小青观……江云鹤听到这个名字略一回想便明白了。

  凤珩目前便在小青观之中。

  “和老道没什么关系,老道破开的是外面的这个,小友是自己出来的。”青山道长摆摆手,继续观望四周阵势。

  “不管怎么说,都多谢道长相助。”江云鹤心念一转便道:“在下被困多日,便不叨扰道长了,改日亲自前往小青观拜访。”

  “随意,不来最好,我又不是冲着你来的。”青山道人不在意道。

  语气不太客气。

  江云鹤笑了笑,倒是不太在意。

  这位道人与凤珩相交,自然不是凡俗之辈,自己与这些人相比还是实力太弱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礼数还是要到的。

  这道人是真的帮了忙了。

  那一小片空间叫做玄宝地,是从庆林的记忆中得知的。

  而在玄宝地外面,还有一个阵法,乃是当初庆林的仇家所设。

  等那人离开之后,庆林无法出来,却也找到个办法,便是伸出了那条只有万甲宗修行《琉璃真法》的弟子才能看到的胡同。

  毕竟这里是永州,乃是郡王与药王神所在之地。

  若是其他人发现了那条胡同后引来高手,已经成了亡魂的庆林又如何能逃脱的了?

  只要有一个万甲宗弟子进了那胡同,他便有了夺舍的机会。

  哪想这一困便是千年。

  期间不是没有万甲宗弟子来永城寻找庆林的踪迹,却没有一人走进那条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胡同,直到江云鹤每天都看到有人坐在大树上张望。

  若是没有那道人帮忙破阵,哪怕江云鹤离开了玄宝地,也得在这再困上一段时间。

  江云鹤转身捡起一块半个巴掌大小平平无奇的石头塞进袖子里,这就是玄宝地了。

  其他人注意到他的行为,倒是没在意,就连青山道人都没看出那块石头有什么奇异之处。

  然而这块石头的价值不比一个真人的感悟要来的少。

  将玄宝地收起来,江云鹤眼睛一扫,便看到几具白骨,其中三大一小,都是误入这里被困死之人,又扔出纳珠将尸骨收纳起来,说起来还多亏了他们,自己才有这次的造化。

  “走吧,回去。”江云鹤道。

  他倒是不累,不过自己失踪多日,还有不少事情要做,还得了解一下这些日子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另外,一月之期也差不多要到了,自己总要做些准备,不能任由别人打上门来。

  江云鹤是要脸皮的人。

  奇书《厚黑学》他倒是看过,可惜做不到心黑,也做不到脸皮厚,更做不到二皮脸、不要脸。

  之前被人打上门来一次已经够了,他可不想再躺平一次。

  然而才走出去五步,江云鹤眼皮就一跳。

  “不知兄台拦路是何意……你是凤珩?”江云鹤看着面前穿着青衫,相貌平平无奇,面带笑意的青年刚说了一半,就突然想起这人的身份。

  凤珩的画像,在执月给自己的册子中就有。

  “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苏小小那妖女的意中人是什么样子。”凤珩饶有兴致的打量江云鹤,面带笑容。

  江云鹤眼皮又跳了一下,神色丝毫不变道:“你找苏小小的意中人与我江云鹤何干?”

  凤珩脸上的笑容转为了愕然。

  用一种很莫名的目光审视江云鹤。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我和苏小小是朋友,朋友和意中人是两码事,别人若是以讹传讹也就罢了,你是凤珩,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别人就当真了。”

  江云鹤分得很清楚。

  苏小小那妖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自己一直也是致力于让苏小小把自己当做朋友。

  那妖女,他不太敢招惹,太麻烦。

  是那种下半辈子都不得安宁的麻烦。

  身后的徐浩清、向之等人都捏了把汗,江云鹤如此驳斥对方,怕是要让对方不喜,招惹了仇敌。

  虽说紫宸宗与星象宗同为正道三大宗门,可这一代的弟子,凤珩的实力却是冠绝万生国。

  人的名树的影,哪怕站在那里丝毫气息未露,几人都有些小心翼翼。

  江云鹤的天赋虽然不错,可修行时间太短了。

  “呵呵,有意思。”凤珩打量一番后轻笑一声,也不再多说,大袖一摆便消失在几人面前。

  凤珩一走,几人都松了口气。

  “师弟,说得好。”裴音给了江云鹤一个赞赏的眼神,师弟如果跟卓如梦也能分的这么清楚那就更好了。

  “回去吧。”

  回到程家,江云鹤花了些时间从几人口中得知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寻找自己这件事上,卓如梦是出了大力的。

  而裴音哪怕不喜欢卓如梦,此时也唯有找卓如梦寻求帮助了,毕竟卓家的能力还是让人信任的。

  除此之外,姬长渝派人来过两次。

  而那个假的苏小小又出手了一次,死了三个门派十三个修士,其中八个是气海境,还有五个则是涌泉境的修士,都是来增长阅历的,结果半路上就把命丢了。

  江云鹤将事情了解一番后就借口回去休息。

  一推门就看到桌边坐着的苏小小。

  “你又欠我一条命。”苏小小扫了他一眼,看不出喜怒来。

  “恩,记账上吧。”江云鹤反正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多就多吧,多欠点儿是好事。

  敷衍的话语让苏小小颇为不满,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起码把《江山图》拿到手,你再去寻死。原来我还以为你足够谨慎……你以为气海境就可以到处乱闯了?这永城内一根手指头就能按死你的一抓一大把。”

  “这次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会被困住,让你担心了。”江云鹤轻笑道。

  “哼!”

  “而且也不是没有收获。你知道仙雍国藏宝中有一个抹去神智的神明么?实力相当于真人,普通真人都不是对手。”

  苏小小闻言脸色微变。

  真人级的高手,苏小小更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你从哪得来的消息?”

  江云鹤手掌一翻,将一个册子递给苏小小。

  “庆林?我应该在哪见过……原来是他,凤斩剑庆林真人……若不是他失踪,万甲宗也不会衰落的那么快……”苏小小一边翻看一边随意说道。

  虽然上面是庆林真人的一些生平事迹,不过苏小小没有半分不耐烦。

  江云鹤实力虽然不高,为人还是比较靠谱。

  一直翻看到关于仙雍国藏宝的部分,苏小小目光顿时一凝。

  半响,苏小小将整本册子看完之后便沉默不语。

  只看其眼珠转动,江云鹤便知道她脑中正琢磨着不知道多少念头。

  “你那有一幅江山图?”苏小小思索半响后才问道。

  “确实有一幅,是庆林真人留下来的。”江云鹤叹了口气,早知道有这机缘,自己何必出卖色相去勾引姬诗泽。

  不过也不亏就是了。

  “你有什么打算?”江云鹤问道。

  这仙雍国藏宝关系到苏小小和牧青雀身上的补天机,他知道苏小小绝对不会放弃的。

  “当然是把水搅浑了……”苏小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魔门也在找仙雍国藏宝……若是牧青雀那个贱人能死在里面就再好不过了……”苏小小说着话,笑的越发灿烂了。

  “此事你就不用参与了。”苏小小道。

  “你想黄雀在后?”江云鹤反问道。

  “你实力太低,插不上手。”苏小小沉默一下说道。

  “如果你想黄雀在后,我觉得我还是能帮上一些忙的。”江云鹤笑了起来。

  “哦?”

  江云鹤手一翻,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鹅卵石被他放在桌子上。

  “别反抗。”

  随后房间内的空气微微波动,两人突然消失。

  “这是……”苏小小发现两人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有些吃惊。

  江云鹤手指一点,镜面上便出现外面的景色。

  “这是玄宝地。”

  苏小小看了看镜子,按捺住心中的惊讶,神色古怪的看向江云鹤:“你倒是信得过我,我要杀你,你以为你跑得掉?”

  只一眼,她就知道了这玄宝地的价值。

  有此物在手,几乎遇到什么样的危机,也最多被困住,而无性命之忧。

  哪怕是真人都会心动。

  “喜欢就送你了,东西给你了,没有杀人夺宝的必要了吧?”江云鹤含笑道。

  “好啊。”苏小小笑的极为灿烂。

  “我传你控制之法。”江云鹤丝毫犹豫都没有。

  苏小小仔细盯着江云鹤,见他并无半点迟疑便传授控制之法,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

  “你知道这玄宝地的价值有多大?”

  “咱俩是朋友。”江云鹤耸肩道。

  此物对苏小小价值重大,对他来说价值却没那么大。

  只是一个危急时候的藏身之处而已。

  毕竟他又没有满世界的仇敌,也没那么多危险。

  他对自己的修行天赋以及为人手段都有信心,肯定不会落到苏小小那样满天下仇敌的地步。

  最重要的,他还欠苏小小五蕴图呢。

  有了这玄宝地,五蕴图对苏小小也没那么重要了。

  若是真将五蕴图交给苏小小,自己很难跟师傅以及执月交代。

  苏小小目光闪动着沉默不语。

  突然想咬面前这家伙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