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一章 剑尖上跳钢管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庆林真人和他弟子的尸身我带走了,想来你也不喜欢在这里留两具尸体,让他们入土为安吧。”江云鹤将两具尸身收了起来。

  庆林真人连真灵都被他吞了,入土为安的机会是没有了。

  不过江云鹤觉得,还是将两人埋了比较好。

  想这么做而已,比较顺心意。

  “法宝你也要埋了?”

  “埋了吧,虽说人死如灯灭,毕竟是一代真人,其弟子也是元门境的高手,该有的体面要有,总得给人留点儿什么。”

  “你倒是舍得。”苏小小闷声道,她觉得有点儿牙疼。

  心更疼。

  虽然无忧宗是左道大教,可她的一切都是自己争来、抢来、夺来的。

  可以说她身上的东西就没有没沾着人血的。

  除了玄宝地。

  两件法宝,对于她来说也是重宝了。

  而法衣比普通法宝更贵。

  这两件法衣,加起来得有二百万灵珠,然而江云鹤却要将这两件法衣与尸身一起埋了。

  苏小小丝毫没怀疑江云鹤话语的真实性。

  毕竟这玄宝地比起两件法宝加起来还要昂贵的多,说送就送了。

  苏小小都不明白一个气海境的修士,怎么会这样的视钱财如无物。

  修士修的是什么?法侣地财缺一不可,散修为什么连突破到气海都难?因为他们没资源。

  修行需要功法秘籍,提高修为需要丹药、珍贵食材、天材地宝,与人厮杀需要法器法宝,需要术法招式,这些都需要资源来换。

  哪怕天赋再高的人,也只是对资源需求减少,而不是不需要。

  哪怕那些流传久远的修行界大族的子嗣,对于资源也有需求,见到宝物同样不会放过。

  而江云鹤,只是意外来到此地的一个普通人而已,苏小小可没忘记江云鹤当时出现时是什么样子。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她所见过的最不贪的人。

  苏小小心疼,却没再开口,东西是他的,不论他是埋还是留下都与自己无关。

  她现在烦着呢,没心情去想那些。

  两人再次出现在程府的房间中,江云鹤挥手布下一道禁制。

  “挖坑别挖太深,消息别传太广。别把郡王也引出来。”

  有玄宝地在,事情操作起来就太简单了,他怕苏小小玩个大的,那时候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何况这里还是永安郡王的地头,若是永安郡王出面,其他人都可以洗洗睡了。

  苏小小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是傻子?

  “另外,想办法让道西郡王之子姬陵也知道此事!”

  “你为了姬诗泽还真是用心良苦。”苏小小嗤笑一声。

  “和她没关系,怒龙江水君下了订单的,订金都付了,我和你说过。”江云鹤道。

  苏小小就是随口扎他一下,不过这种话对于江云鹤来说半点儿威力都没有。

  “知道了。”苏小小颇为无趣道。

  江云鹤心里一松,对于自己来说,最麻烦的就是怎么杀姬陵。

  杀他倒是不难,杀他还不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才难。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姬陵和外道魔门的人一起死在仙雍国藏宝里面,和我江云鹤有什么关系?

  “楚狂人,你知道多少?”江云鹤又问。

  苏小小闻言目光闪动一下:“你想和他动手?”

  她倒是没忘楚狂人和江云鹤的一月之约。

  “如今《江山图》已经到手,我该做的事也做完了,没有隐藏行踪的必要了。我去解决他吧。”

  “我想试试看。”江云鹤神色平静。“既然他仗着实力压我,那我怎么也得扯下他的脸皮。其实压我无所谓,直接对我师姐师弟动手,就有些下作了。”

  江云鹤看不起他。

  江云鹤以前就觉得,一个人有没有钱不重要,看心性。

  心性差,再有钱也脱不了一身屌丝习气,哪怕站在风口被吹起来,也有跌下去的时候。

  如今世界变了,江云鹤的一些习惯却没变。

  见苏小小不开口,江云鹤笑道:

  “是不是觉得我自不量力?”

  “你知道就好。”

  “做人不能太诚实,真的。”

  江云鹤大笑起来。

  “他是元门境,我是气海境,我不需要赢他,只要在他手里坚持一段时间,就足以落他脸面了。”

  气海境修士对于元门境修士来说,是一拳一个的小朋友。

  以楚狂人那么高傲的性子,若是一时拿不下自己,怕是他自己都没有脸面了。

  “以前可没发现你这么蠢,你觉得楚狂人就那么好对付?”

  “他是用刀的。”江云鹤直言。

  若是苏小小这种手段多变的,江云鹤连想都不会想。

  偏偏楚狂人是个用刀高手,江云鹤觉得自己未必没有机会。

  自己是气海境,境界低,灵力少,这是劣势。

  不过自己有真实视界,更有远超其他修士的神魂。

  所谓的神魂,用现世的话来说,更接近精神力。

  比如说元门境之后,神魂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可以阴神出游,而精神力也有着精神体、灵体一说,双方虽然有所差别,但最终殊途同归。

  如今神魂之力虽然难以完全发挥,却能让自己的真实视界更加强大,足以看透元门境的高手,且更加敏锐快速。

  再加上自己的速度,江云鹤还是颇有些信心。

  “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元门境的手段。”苏小小笑容灿烂,声音软糯。

  江云鹤却从里面听出了危险的信号。

  “如果你用剑的话。”江云鹤道。

  他也确实想见识一下元门境的手段。

  虽然从庆林真人的记忆中看到一些,可毕竟不是亲身经历。

  不过苏小小那些奇门手段就算了,很多手段范围极大,或者是极为诡异,防不胜防。

  对于同级的高手,那些小手段未必有效果,却极为克制江云鹤。

  若是用剑的话,倒是可以见识一番。

  “好。”苏小小道。

  苏小小也是会用剑的,而且一直背着一把剑,不过她手段太多,用剑的时候倒是极少。

  两人落到程府的练武场上,此时几个程府的弟子在此处练武,见到江上师出现,连忙见礼。

  “我用一下此处。”江云鹤微微点头道。

  其他人立刻退开,见江云鹤没让众人离开此处,便壮着胆子在远处观看。

  他们也对这些上师的手段很好奇。

  不少人都偷看苏小小,不知道这个还带着一点儿婴儿肥的娇俏少女是什么人,这永安城中就没有比她更美的女子了。

  江云鹤不丁不八的站在那,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前伸,这姿势没什么意义,就是好看。

  “出手吧。”江云鹤打开真实世界,眼中无数数据流过。

  其实他不太喜欢用真实视界来看姑娘,缺少了美感。

  数字的美他还GET不到。

  苏小小没用背后的剑,伸手一抓,一个弟子手中的剑顿时飞来。

  脚下不动,手中长剑一抖,远处偷看的弟子顿时脸色发白,一个个面露惊色。

  只见周围的院墙、假山全都不见,一片漆黑色的大海涌起无数滔天巨浪,向着众人拍来。

  那一道道巨浪高不知几十上百丈,连绵起伏,被狂风席卷着带着无边巨力,一个浪头砸下哪怕是巨石也要被拍成粉末。

  天地之威,人力难以抗衡。

  谁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带点儿婴儿肥的少女一出手就如此恐怖。

  哪怕站在远处观看,都觉得这一个巨浪拍下来就要粉身碎骨。

  此时在江云鹤眼中又是另外一幅画面了。

  漫天的数据。

  在巨浪即将拍到江云鹤之时,江云鹤瞬间就不见了,仿佛被巨浪吞噬了一般。

  然而一瞬间江云鹤就在数丈之外出现,除了苏小小,没人看到江云鹤是怎么动的。

  就连苏小小都吃了一惊,之前在白龙大泽外江云鹤是凭借着阴阳梭来带自己逃脱,之后在水君府邸中也没展示过速度。

  此时一动手才发现,江云鹤的速度竟然不比自己差多少。

  “有些意思了。”苏小小轻笑一声,巨浪突然炸开,漫天大水如天河倒挂一般席卷而来。

  眼看江云鹤被卷入其中之时,只见他整个人再次消失。

  苏小小早有准备,那倒挂的天河落到海面上便再次炸起席卷过去,而这一次的速度却是快了一倍,几乎转瞬之间便扑到江云鹤面前。

  只要江云鹤被卷进去,哪怕是神仙也逃不出来,只有躲。

  然而江云鹤的动作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见他身形左右晃动,仿佛化作在狂风暴雨之中弄浪的海燕一般,无论这天威有多恐怖,他总能找到一丝缝隙从中钻出。

  半响,苏小小收剑而立。

  无论狂风还是巨浪尽皆消失,之前的天威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练武场中没有半点痕迹留下。

  场地周边的几个弟子却是两股战战脸色苍白,几乎连站都站不住。

  这还是苏小小的剑势聚敛一处,否则这些程家子弟早就心神破碎而亡。

  元门境高手用剑,又岂是这些弟子所能在近处观看的,看一眼就得死。

  苏小小目光颇为奇异,江云鹤给自己的惊喜还真是不少。

  这一套惊涛剑算不上上品,但从自己手中使出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挡的。

  而江云鹤在前两招时还以躲避为主,接下来就完全是找到剑势中的缝隙,哪怕有一丝空间他都能找到,并且抓住。

  可以说是剑尖上跳舞了。

  而且自己的剑势剑意足以破碎普通修士的心神,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从头到尾,没发一招,没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