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二章 膝盖中了一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怎么做到的?”回了房间,苏小小按捺不住心中疑惑问道。

  江云鹤修行进度快,四年时间从一个普通人到气海境,这可以用天赋来解释。

  可一个气海境修士在自己手底下不遮不挡,毫发无伤,这就让苏小小难以理解了。

  在无尽山时她就知道江云鹤眼力好,可眼力好还能看透别人剑招不成?

  更不用说剑势剑势了。

  兵器拳法不比其他,乃是近身搏杀之技,练到一定程度,练出神来了,便有了势。

  这个势是剑法本意,如这惊涛剑,便是要练出这惊涛骇浪。

  用剑之人有了自己的感悟,再将个人烙印注入其中,剑法便活了。

  有了剑势剑意,便算是达到一定程度了,哪怕剑不入体,这剑势剑意便可以伤人,甚至直接破碎对方的神魂。

  然而对江云鹤却连半分影响都没有。

  “大概,这就是天赋。”江云鹤道,倒不是藏私,只不过他这个解释起来太麻烦。

  “……”

  “算了。”苏小小也不在意江云鹤是怎么做到的。

  谁还没点儿秘密?

  “我虽然会用剑,也是早年随便练的,楚狂人的刀法不是我能比的,他只用刀,也只会用刀。”苏小小道。

  “明白了。”江云鹤一听就明白了。

  苏小小虽然也有剑意,但苏小小所学驳杂,没将多少精力放在剑上。

  虽然有剑意剑势,但却不强。

  只不过以她元门境的实力,这剑势剑意虽然不强,却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抗衡的。

  而楚狂人却不一样。

  “楚狂人的刀叫惊雷,擅长的刀法倒是比较多,如雷狱刀、斩龙刀、十方魔刃,听说他近年自创了三式刀法……他的资料都放在明面上,然而能在他手下讨得了好的却没有几个。”

  江云鹤微微额首,刀法固然重要,还是要看刀是谁在用。

  如楚狂人这种用刀高手,哪怕再普通的刀法到了他手中都能绽放出惊人的威力。

  “其实,你倒是挺适合用刀剑的。”苏小小说完后看了江云鹤一眼道。

  江云鹤其实也知道,他能看到人的数据变动,常常能提前看透对方的变化,确实适合走一剑破万法的路子。

  “没兴趣。”江云鹤微微摇头,若是要练剑,他有庆林的感悟,进展必然不会慢。

  不过他对打打杀杀兴趣不大。

  对于他来说,最有价值的还是填充数据库,数据库越大,他的优势越大。

  如苏小小一剑刺自己左臂或者其他人一剑刺自己左臂,剑招不同,发力不同,然而目标却相同,因此数据变化之时他便能从中找到相同之处。

  相同之处越多,他越是能提前看穿。

  他解析的这些数据,并不是单一的东西,并不是石头和铁就互不相关,数据越多,关联越大。

  当记录了足够的数据之后,他便能从中找出规律来。

  去掉繁茂的枝叶,只剩下主干。

  到那时,便是一法通则百法通。

  甚至他能从中找出这个世界的根本来,也就是所谓的道。

  当然,他距离那种程度还很远,哪怕随着神魂强大,真实视界和解析记录大量数据给他带来的负担越来越小,距离那种程度仍然遥不可期。

  在那之前为了自保,他也得学杀伐的手段。

  不过近身搏杀的技巧都需要经年苦练,否则哪怕学会了也没什么威力可言,反倒不如术法一类只要被他解析出来,便能从他手中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

  苏小小走后,他又整理了一下在玄宝地的收获。

  凡人之剑分破铜烂铁、精钢、百炼、宝剑,法宝自然也能分出上中下来。

  如掌月真人赐下的阴阳梭便是中品的法宝。

  这次得来的凤斩剑是庆林真人所用之物,乃是上品,不过对于他来说意义不大。

  幽泉扇,扇子一扇便是九幽之风,销魂蚀骨,若是实力不够的修士被扇上一下,浑身血肉都要被那幽风被刮成碎末,就如被千刀万剐一般。

  就连骨头也如同千万年风化一样。

  这宝物同样是上品的法宝。

  覆海魔猿图,乃是封印了一只覆海魔猿,有翻江倒海之能,算得上中品,威力却是不凡。

  注入的灵力越多,放出的魔猿实力越强,完整的覆海魔猿是能接近真人级的高手。

  当然,在水上是覆海魔猿,在陆上是扑街魔猿。

  以他的灵力,放出的魔猿也就是气海境。

  从那女子处获得的两件法宝,一把是寒龙枪,内里封印了一条蛟龙的神魂,乃是中品法宝,威力不凡。

  这把枪倒是可以卖掉,不过他暂时不缺灵石,倒是可以留着研究一下那蛟龙神魂。

  他早想研究了,可惜他无法解析自己的神魂,如今倒是有了机会。

  那荡魂铃倒是颇合他的心意。

  和这些东西比,那些灵珠倒是不算什么了,大概在六十万左右。

  纳物袋中的那些材料,价值比起灵珠还要高一些,具体多少他也不清楚。

  他最感兴趣的则是那两本《人纪钞奇术卷》,略微翻看一下,里面种种奇门术法,如厌胜之术,当初苏小小用来咒旸山君的赤明妖法便在其中,还有些蛊毒瘟疫一类。

  翻看片刻,江云鹤便将《人纪钞奇术卷》收起来,拿出荡魂铃打出一连串的手势。

  之前用灵力温养了几天,如今可以分出神魂注入其中了。

  这种手法各门各派都有,无非快慢问题,江云鹤花了些时间便完成,心念一动,荡魂铃无风自响,明明就在眼前,那声音却如同在天边传来一般。

  几乎是前后脚,江云鹤刚讲荡魂铃收起来,卓如梦就从窗户翻进来。

  他这就没个走门的。

  “我感觉我像是做贼。”

  不等江云鹤开口,卓如梦就闷声道。

  “自信点儿,把感觉和像去掉。”江云鹤轻笑一声。

  卓如梦咬牙切齿的跳到江云鹤背上一口朝着肩膀咬下去,那架势仿佛想要咬下一块肉来一样。

  她是真的咬,那牙齿连精钢都能咬碎了,何况是咬在人身上。

  江云鹤脑门都冒汗了。

  “偷就偷吧,我心甘情愿被你偷。”

  “哼哼。”卓如梦闻言总算松嘴,趴在江云鹤背上也不下来,偷笑道:“这是你说的啊!”

  “当然。”江云鹤双手向后托住,脚下一动,两人就到了街上。

  其他人怎么样他不知道,反正他是不介意背着个姑娘上街。

  总比两人在房间腻歪要强。

  “江兄……”姬长渝看着背着卓如梦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江云鹤,不知道现在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前几日他就派人来请过江云鹤,结果程府的人也不知道他在哪。

  一开始他还没太在意,可昨晚火鸦军封街这样的架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让人上程府一打听,便知道江云鹤失踪了几天刚刚出来。

  结果还没上门就撞上。

  “姬公子。”江云鹤诧异了一瞬间,便笑呵呵的打招呼。

  换成其他女子,早就从他背上跳下来了,这个世界风气虽说开放,但这种行为还是少见,修士之中更是少有如此做派的。

  卓如梦搂脖子搂的更紧了。

  “这是……”姬长渝眼角抽动一下,刚睡了我妹妹,这就背着另外一个女人招摇过街,我现在该不该生气?

  “她膝盖有伤,行走困难。”

  姬长渝:(;¬_¬)

  卓如梦:“……”

  “……她膝盖中了一箭。”

  姬长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