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只要我跑得够快剑气就追不上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清早,江云鹤让人放了张椅子在程府大门口。

  刚入辰时,清晨的雾气还没散去。

  江云鹤拿着那本《大海以东,两百万里》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神态悠闲。

  昨天好不容易才说服师姐和那三位生怕自己出了一点儿意外恨不得以身相待的师弟,让他们不出来拖累自己。

  江云鹤觉得自己这架势,这气质,这相貌,就差个BGM就是主角了。

  赌王出场的那个就挺好。

  “这家伙不太守时啊!”

  江云鹤足足坐了一个时辰,太阳都挺高了,晒的慌。

  本来就看不上楚狂人,如今更看不上了。

  实力虽高,手段却下作,而且还不守时。

  人渣。

  不过这书还挺有意思,东海以东有群岛,上面是傲胜国,风俗与三国都大不相同。

  不知是不是水土的关系,那里女多男少,比例相差极大,而且是女性为尊,该国女子各个貌美如花,身姿窈窕。

  那的女人若是看上男人,便将其五花大绑抢回去,三天之后才放出来,男子走留随意。

  若是喜欢极了的,前脚放走,后脚再抢回去。

  江云鹤对此地风土人情颇为神往。

  自己有幸来到这个世界,有机会就应当多走走,多看看。

  世界这么大!

  ……

  一个时辰前。

  火鸦军驻地。

  “你要这身出去?”柳泽看着一身红衣的火公子问道。

  “恩,江云鹤是我请来的,别人找到他头上,我总不能视而不见,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过我不能表露身份,这样出去倒是正好。”

  “也是,江云鹤不会说出苏小小的下落的。那楚狂人手段颇狠,落到他手里的人没几个囫囵的。”柳泽点点头。

  折磨人的手段太多了,楚狂人手段又格外狠辣,这也是计元所担心的。

  “你去不去?反正也没几个人见过你。天天在这呆着也无聊,三把剑的楚狂人,好大的名头,我倒是想见识下。”火公子眼睛眯起来,目光闪动中带着锋锐。

  (之前记错,写楚狂人是用刀的,改过来了。是用剑的。)

  ……

  一身黑裙的女子坐在花园当中,冷眼看过去:“为了你那个小情人,你想让我出手?你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我们两个的关系若是暴露出来,你第一个倒霉。”

  “不需要你出手,也不用你现身,只要给他一个威慑,让他心有顾忌,免得他做的太过。永城中这么多人,谁知道你是谁?”姬诗泽淡淡道。

  “呵,女人。”黑衣女子冷笑一声。

  “你不是?”姬诗泽淡淡反问。

  “你真以为他喜欢你?那小子滑着呢。”黑衣女子眼中带着讥讽。

  “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姬诗泽不为所动。

  “你求我,我挺想看看你求人的样子,你求我说不定我就答应了。”

  “三片养魂花瓣。”

  “咱俩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以为我是在乎那些外物的人?四片。”

  “……,好。”

  “你想把他拉过来?”女子突然问道。“他的身份倒是可以,能做到不少事情。”

  “想要借助他的身份,未必要将他拉过来。”

  “……你中了厌胜之术!”黑衣女子陷入深思。

  ……

  江云鹤眉宇间一动,抬起头来,就看到背着三把剑的楚狂人。

  楚狂人看到江云鹤一人一把椅子坐在那的架势,心中顿时就明白了。

  随即冷笑道:“本以为你是聪明人的,真以为我不会拿你如何?上次看在紫宸宗的面子上给了你机会,看来你不想把握住。”

  说话之间,他感应着周围,他觉得苏小小应该就藏在附近。

  说到底,他根本就不在意江云鹤。

  既然这样,那我就逼你出来,或者看看面前这小子的嘴是不是真的那么硬。

  正道三宗的弟子之间争斗也不少,只是轻易不会杀人。不过不能杀人,不代表没有办法,只要不死,对方便说不出什么来。

  “我本来以为你是聪明人的,不会说这么多废话。”江云鹤将书合上,收入纳物袋里,不忘了把椅子也收起来。

  虽然面对元门境的高手,不过江云鹤仍然稳如老狗,动作不慌不忙。

  他追不上我。

  应该追不上我吧?

  我是王药王庙跑还是往王府跑?

  眼睛一瞥,就看到青灵童子坐在远处一栋小楼屋顶看热闹,丝毫都不掩饰身形。

  楚狂人扭了下脖子,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不过我会让你开口的。”

  指尖一弹,便是四道剑气,直奔江云鹤肩膀和膝盖,一出手就要把江云鹤废了。

  元门境已经可以沟通天地,远不是气海境修士所能比的。

  楚狂人更是精修剑道,四道剑气快捷无比,更是在空中就化作四把长剑散发着无穷锐意,就连地面上都被这锐意划出一道道痕迹。

  “好快!这剑意,比真正的剑还要锋利”江云鹤眼角一跳,不过他的动作更快,手指射出剑气需要在体内压缩,并且与自身剑意相结合,这个在体内发生的变化,在江云鹤眼中极其显眼,就像是一堆0和1突然挤压成了Φ。

  如果要他看不到,除非他眼瞎。

  几乎在楚狂人弹指的瞬间,江云鹤脚下一点,身形只是一晃便出现在两丈之外。

  四道剑意无声无息的将远处程家一处墙壁穿了四个孔洞。

  “速度不错,不过实力太弱。”楚狂人随口点评,江云鹤瞬间躲开略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转念一想对方既然敢将自己的话当做耳边风,肯定多少有些依仗。

  如果你的依仗只有这些,那就让你知道,元门境的修士根本不是你那些小计俩所能抵挡的。

  楚狂人伸出五指,一道道剑气在空中化作一道道长剑纵横交错,发出布帛撕裂的声音,几乎一瞬间就覆盖了江云鹤身周数丈。

  江云鹤这次直接扭出了一个Э。

  楚狂人的剑气仿佛跨越了空间,当你看到再想躲就来不及了,只能挡。然而江云鹤在楚狂人出手的一瞬间就变成了这个造型。

  看起来就像是在打假赛一般。

  “咦!”某处房间之中,黑衣女子看到这一幕略微有些惊疑。

  江云鹤有卓家血脉?

  除了卓家还有哪门功法有这种仿若预知一般的效果?

  江云鹤脸上微微有些疼痛,一丝鲜血从脸上流下来。

  虽然躲过那几道剑气,然而那剑气锋锐无比,在一尺外飞过仍然在他脸上留下一道伤痕。

  可想那剑气若是落到身上会怎么样。

  楚狂人皱了下眉头,没想到连着两次出手都被躲了过去。

  “倒是小看你了。”五指连弹,一道道剑气横飞,仿佛机枪一般追着江云鹤的身影在地面墙壁各处留下一道道孔洞。

  这次江云鹤可不敢凹出一个造型,身形几乎化作闪电在院子里翻转腾挪,新换上靴子,速度比起普通元门境修士还要快上不少。

  “果然,只要我跑的够快,哪怕元门境高手我也能55开!”江云鹤眼睛紧盯着楚狂人,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英明无比。

  “轰隆!”江云鹤身后,程家院内的影墙轰然倒塌,接着又塌了一座院墙,远处的正厅也摇摇欲坠。

  江云鹤手一翻,便多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铃铛。

  只是一摇,场中便多出一阵铃铛声。

  “不知死活。”楚狂人感觉那铃铛声化作一个个重锤砸在自己的神魂上,眼睛一眯,目光如剑一般。

  虽然只是让他的神魂有一瞬间的震荡,却让他心中大怒。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弹出的剑气竟然奈何不了江云鹤,对方竟然每次都如同预知一般在自己刚刚有所动作之时便恰到好处的躲开。

  自己竟然二十息都没拿下那小子。

  而且可以预见的,自己不用剑,恐怕短时间内都拿不下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子。

  这让他如何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