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很想念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兄,师兄!”徐浩清在院子里大喊大叫。

  江云鹤睁开眼睛,眼圈发黑,面颊消瘦。

  手下的东西很丰润,江云鹤气的拍了一下,这混蛋昨晚就跟疯了一样,自己差点儿就看不见今天的太阳。

  到时候自己墓志铭估计得写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什么事?”江云鹤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个瓶子来,先扔嘴里两颗造化丹,他最近在考虑定制一批不同水果味的,吃着不容易腻。

  “师兄你的声音……”

  “没事,昨晚修仙过度。这么早喊我有什么事?”江云鹤爬起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腰要断了。

  一双手臂直接从背后环抱住他,差点儿把他再拉回床上,气的反手一巴掌又抽过去。

  “嘤嘤嘤。”

  “你是嘤嘤怪啊?”江云鹤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发出这声音的。

  “师兄,你没事吧?大师姐到城外了,裴师姐让我通知你一起去迎接。”徐浩清没明白修仙怎么会这么虚弱,除非走火入魔。

  紫宸宗的大师姐只有一个。

  江云鹤愣了愣,沉默一下道:“我知道了,你们在大厅等我。”

  “你早知道是不是?”

  “现在你吃干抹净了,打算怎么办?”卓如梦在背后轻笑着道。

  “是你吃干抹净了吧?”江云鹤知道她这两天为什么这么疯了,执月来之前并没有通知,他也没想到执月这么早就到了。

  “找机会再说吧,很多事情在适合的时机说出来才能被人接受,你这么聪明,肯定该明白这点。”

  卓如梦委屈的哼哼几声。

  方才下肚的两颗造化丹化成热流补充着江云鹤的身体亏空。

  江云鹤内心无限向往着自由的香甜空气。

  离家出走的念头在心中不断膨胀。

  这个一直就有的想法此时跟施了化肥似的茁壮成长。

  裴多菲·山陀尔那句“若为自由故,什么都可抛”简直说到了他心底。

  这么美丽壮阔有着无数神秘与精彩的世界,沉溺于儿女情长不如多去看看大好河山。

  江云鹤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升华了。

  灵魂LEVEL +1。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要从白走到黑……

  差点儿唱出来。

  很快他就将这个念头收了起来,还是从长计议。

  转身在卓如梦脸颊上揉了揉:“乖,听话,我先走了。”

  片刻后江云鹤出现在大厅。

  “师弟,你是……”裴音看到眼圈发黑的江云鹤都惊了。

  如果是五分钟之前那一副面颊消瘦的模样,估计她得更惊。

  “最近修仙没达到预期效果。”江云鹤觉得《天地阴阳交征大法》的效果没达到预期。

  “师弟,勤勉修行是好事,但也不能太过急切。尤其是你最近研究的那门术法多有奇诡之处,非是正道,不如拿去给师傅看看。大师姐此次应当已经突破至元门,便是那楚狂人再来找麻烦,也不惧于他。”

  裴音顿时想到自己听说的了,江师弟正在修炼一种极为诡异的术法,其诡异之处看看另外三个师弟就知道了,看见江云鹤跟老鼠看到猫似的。

  而那些奇门诡术很多都进展神速威力巨大,然而也常常有着各种负面作用,一个不甚便会损伤根基,伤了神魂、神智受到影响的也不在少数,严重了甚至会陨落。

  不少外道中人残忍嗜杀、心性扭曲都是受到功法的影响。

  看江云鹤这虚亏的仿佛夜夜修仙的模样,裴音便有些担心。

  以江云鹤的天赋,过上数十年顺其自然就能进入元门境,完全不需要急功近利的弄险。

  ……

  一路出了城,江云鹤脑中转着各种念头,一直到看到那个站在远处的三个人,江云鹤的心顿时安定下来,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化作一道流光落在当先的女子面前。

  “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原本执月给人的感觉就清冷而疏离,如今突破了元门,给人的感觉更加离尘了。

  这一点执月身后的两人一路行来感悟最深不过,明明与执月一路行来,却总感觉她离二人有千万里。

  不过让两人惊异的是,此时的执月身上带着一种鲜活的气息,仿佛落入了凡尘一般。

  执月看了江云鹤许久,那双眼睛仿佛有许多话要说。

  “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我很想念你,有很多话想说。”江云鹤轻笑道。

  “你看起来气血不足……”执月伸手在江云鹤脸上轻轻抚摸一下。

  “好在没伤根基。”

  “没事,最近在研究一门术法,大概心神耗费过大。”江云鹤抓住她的指尖,轻轻揉捏一下。

  又将目光投向其身后二人,一男一女,都是穿着紫宸宗的月白色长袍。

  “是归入宗门的师弟师妹吧?这么帅的师弟和这么漂亮的师妹,我肯定见过,是在几个月前的宗门大会上吧!感觉离开宗门几个月,错过了好多。”

  “于鸿(吉君)见过师兄。”

  男的是于鸿,女的是吉君。

  两人进入灵机院之前在紫宸山也听过江云鹤的传闻,又见一直清冷疏离的执月与他的关系,都对他有些好奇。

  “这个江师兄也不像门中那些师兄说的那么差么。”

  “这个江师兄和门中那些师姐说的一样,人很好。”

  裴音与徐浩清几人在江云鹤化作流光赶来之时,故意放慢了脚步,让两人先说话。

  不得不说几人很明智。

  此时方才赶到:“恭喜大师姐!”

  裴音喜道:“师姐终于突破了。”

  “我觉得少了些修饰词。”江云鹤一皱眉,对徐浩清三人道。

  “什么?”三人一脸茫然。

  “得说恭喜大师姐突破天际,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威临江湖。看看,加点修饰词感觉就好多了,不然干巴巴的,一点儿水分都没有,就一句恭喜,怎么能越众而出?”江云鹤逗趣道。

  “啊?”三人目瞪口呆。

  江云鹤耸肩,这几个家伙捧哏也不会,拍马屁也不会,没什么前途了。

  “乱说话。”执月眼角带笑,轻锤他一下。“初入元门而已,哪来的法力无边?让人听到便是麻烦。”

  “一路行来肯定累了,先回去说话,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看看你喜不喜欢。”

  “肯定是喜欢的。”

  ……

  昨晚下了小雨,很多地方都积了积水。

  一辆四匹麟马拉着的马车从远处赶来,即将进城的时候车轮溅起了些许积水落泼向一边。

  一个正准备进城的男子目光随着溅过来的污水,然后伸脚向前迈一步,刚好有些许污水溅到脚背上。

  男子顿时露出一个狞笑,一伸手,一个数丈方圆的手掌便朝着那马车扣了过去。

  “给我回来,有车了不起啊?溅我一身水就想走?有没有点儿公德心啊!”

  “我有一笔惊鬼神。”车中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顿时一道白光从车中飞出,刚刚将那手掌撞开。

  “难怪这么霸道,原来是大儒。不过大儒了不起啊?大儒就可以横行霸道了?我就不信这世间没点儿公道王法了。我看你能不能挡得住,镇,镇,镇。”

  那大手化作一座五个指头的大山,每随着男子一声“镇”,那山上的光芒便亮上一分,三声过去,已是一座散着金光的五指山。

  五指山还没压下去,马车前的几匹马便长嘶一声,脊背仿佛要被压塌一般。

  “我这一笔可撑天地。”

  “我这一笔神鬼易辟。”

  “我这一笔可斩人鬼。”

  随着三笔点出,那散发着金光的五指山被牢牢顶住,随后一抹白光朝着男子脖子上一绕,男子脑袋便掉了下来。

  “好好好,本想着你给我道个歉赔个钱就算了,今天我要打死你啊!”男子脑袋掉下来后还大笑,一手拎着首级另一只手捏着拳头就锤了过去。

  这一锤仿佛带着天地之威,任何人看到这一拳只能想到四个字:“威猛无匹”

  “咦?”马车内先传来一声惊疑。

  “我说,天地万法不加我身。”虽说惊奇,不过马车内的人仍然信心十足。

  “轰!”

  马没了。

  车也没了。

  永城近百米高的城墙先是一震,上面出现一个磨盘大小的拳印。

  “好威猛的拳法。”远处江云鹤几人从头看到尾,谁都没想到那个马车中的大儒就这么被一拳打死了。

  “这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