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九 被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明、修士、妖物,这些拥有远超常人力量的存在自古以来就有,而儒家自成体系却是不到两千年以内,逐渐发展与完善,直到千年前儒家一位大德出世,才将儒家带上另外一条路,也给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开创出一条路来。

  不过说到底,时间还是太短了,千年对凡人来说很长,对修士来说却是太短了。

  真人的寿命便能达到千年,如果服用了天材地宝或者一些长生种的妖物寿命更长。

  而儒家那几个大德的威能堪比真人,还有诸多与气海元门境修士相若的大儒,寿命却与常人相差仿佛,只有一百出头,都远远比不上气海境修士。

  因此修士对儒家都是冷眼旁观,颇有一种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的意思。

  谁让他们寿命那么短呢……

  儒家没有修士那么多层次划分,在立言之前全是儒生,而能够立言,以言语引动天地便可以称得上是大儒了。

  之上还有立心、立德,当一言一行都是儒,自身便是德业之时,便可以称作大德了。

  以如儒家之兴盛,大德不到十位,每一个都是天下闻名。

  而大儒数量虽然不少,散在三个国家却也算不上多了,每一位都有一州之名望,大多不是有官身,便是身在书院,与朝廷气运相连。

  ……

  那男子一拳打下去,连车带马全没了,随后左右看了一圈儿,冲着几人就来了。

  跟执月一起来的于鸿和吉君手都摸到纳物袋上了,看那架势是要掏法器。

  “别紧张,和咱们没什么关系。”江云鹤摆摆手,在场这么多人呢,对方肯定不是为了杀人灭口来的。

  这人看起来凶横霸道的很,要是误会了就麻烦了。

  刚才那大儒死的太快,只能看出此人是元门境的修士,不过元门境也分三六九等,具体却是看不出来。

  “唉,几位兄弟姐妹,几位同道,你们给我做下证啊!”大汉走路之时步伐卖的比常人要大得多,给人风风火火的感觉。

  不过江云鹤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方的眼睛上了。

  大汉衣服算是普普通通的黑色劲装,凡人中的江湖中人比较爱穿,国字脸,络腮胡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每个人看到他的第一眼肯定都是看那双眼睛。

  一个眼珠子往左,一个眼珠子往右,俩眼珠子都快飘太阳穴上去了,跟中了七伤拳似的。

  他就是正眼看你,你也会觉得他在斜楞你。

  “兄台怎么称呼?作什么证?”江云鹤一边好奇对方的眼睛,一边问道。

  “浪翻天。”

  这名字就够浪的了。

  男子说完后陷入深思,应该做什么证呢?

  似乎是自己先动手的,也是自己把人打死的……

  思索良久,一拍拳头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刚才那马车也不看个人,水都溅我身上了。我就让他道个歉,他竟然想要杀人灭口?这人简直是丧尽天良,也就今天遇到我了,我这身板硬实,换个人他就灭口成功了。”

  浪翻天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那双黑色的靴子示意。

  江云鹤看了老半天,感叹道:“多亏你来得早。”

  再慢点儿水迹就干了。

  “看到了吧。”

  “恩,给你作证是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这永城的衙门讲不讲证据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不建议你进城。你的实力确实强横,可永州内还有郡王在。你在城门口打杀了个大儒,总是说不过去的。”江云鹤道。

  反正不管他看没看到,起码先应下再说,没必要得罪这人。

  “我赶了一个多月的路,哪有到了地方又打道回府的道理?他要跟我讲理,我就讲理。他们要是不想讲理,那就谁拳头大谁说话呗。”浪翻天嘿嘿一笑。

  郡王轻易不会出手,以大欺小说出去也不好听,至于其他人……那就要打过再看了。

  反正浪翻天觉得自己是占着理呢,也不担心。

  “兄台是荒国来的?”

  紫宸宗已经位于万生国西南,而荒国又在万生国南方。

  元门境修士赶路一个月,如果不是海外,那便只能是荒古国了。

  难怪执月都没想到此人的身份。

  “穷岭浪翻天,估计你们也没听过,不过以后肯定就能常常听到了。”

  江云鹤听这话的意思,这是一直潜修来着?如今自觉实力不弱,打算来万生国扬名了?

  “以浪兄的实力,日后定当能名传天下。”江云鹤笑眯眯道。

  “有眼光。”

  “师姐,你们远来辛苦,不如先回去休息,我陪浪兄在这呆一会儿?”

  “你们先回去吧,我与师弟在这等会儿。”执月扫了几人一眼。

  “我也不累,陪师姐一起等会儿吧。”

  “我们这些日子一直在永城养着,都养胖了。”几人纷纷开口。

  执月皱眉,看向几人:“……看我眼神。”

  左眼写着累赘,右眼写着快滚。

  这浪翻天现在看起来是没什么恶意,可谁知道他什么心思,万一真翻脸,他们二人也容易脱身。

  “好吧,于师弟和吉师妹赶路多日,先带他们回去休息了。”裴音当即便道。

  浪翻天不慌不忙的在一边呆着,仿佛刚才杀人的不是他一样,那俩眼珠子都快看不到了,也不知道在瞅什么,反正他的目光给人的感觉挺迷的。

  几人刚走,上百个光着膀子露出一身新旧伤痕,拎着狼牙棒的摩崖道兵从城墙上高高跃起,跨过千米落到三人周边,如同下饺子一样。

  然而诸多摩崖道兵刚刚落下,如同一张看不见的大网一般,三人周围的灵力顿时消散大半。

  如果说平时空气中的灵力如同水一样,那此时就变成了水蒸气。

  摩崖道兵乃是炼制而成,却是专为捉拿追捕修士的队伍,这便是他们的手段了。

  普通修士被这么一围,用出的任何术法都要弱上三成威力。

  一个青衣修士从空中落下,目光在几人脸上转了一圈,先是皱了下眉头,“东鹿先生是你们杀的?”

  哪怕一个元门修士也要慎重对待,更不用说此处有两个了,他只得按捺下直接动手拿人的打算。

  “你是说刚才那个贼子?嘿,人是我杀的,他们是给我作证的。”浪翻天晃晃脑袋,一会儿用左面的眼珠子看人,一会儿用右面的眼珠子看人,然后另一个眼珠子就朝一边儿瞥,弄的跟眼观六路似的。

  “他叫东鹿?你认识?你该不会因为认识就徇私枉法栽赃陷害吧?”浪翻天摇头晃脑,说出来的话着实不好听。

  “我二人乃是紫宸宗弟子,在下江云鹤,这是我师姐执月,刚刚从宗门抵达此处,我是来接人的。恰逢其会见到事情经过,被这位浪翻天浪道友请来说明事情原委。”江云鹤拱手道,几句话就说的清清楚楚,让青衣修士微微点头。

  摩崖道兵中只有正副统领算是完整的活人,正统领摩崖上人,副统领便是面前的徐平。

  除此之外,其他人都是炼制出来的,几乎没有了正常人的感情,只知道听命行事的机器。

  徐平微微额首,紫宸宗的弟子没牵扯进来就好。

  尤其是其中一人还是元门修士。

  现在只剩下一个,那便好办多了。

  比面对两个元门修士要好办。

  “你是什么人?与东鹿先生有仇?”徐平看向浪翻天,皱眉问道。

  “他那马车溅我一身水,我就要他道个歉……”浪翻天还是原话说了一遍。

  “就这?”徐平狐疑的看着浪翻天,心中猜测他说的真假。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听说过没?对于他来说,溅到别人也无所谓,可想平时也是沽名钓誉之徒,可惜这次遇到了我。就他那点儿实力,我逗他玩呢,没想到他竟然跟我下狠手,我脑袋都掉下来了,还不打死他?”浪翻天继续眼观六路,给人泼脏水也是一套一套的。

  不过从某个方面来说,倒是也没错,起码他一开始下手不重,否则早就一拳打死了。

  “不管谁是谁非,起码的过场要走,你在城门口杀人,还是永州有名的东鹿先生,得先把你带回去。”

  “哈,到了你们那,我还不是任由你们搓圆搓扁?你以为我是傻子?到底该怎么算,你在这说明白。”

  江云鹤看浪翻天那动作像是翻白眼儿,不过翻白眼的动作幅度比较大,眼珠子直接从太阳穴挤出来了。

  真从太阳穴挤出来了。

  只见两边太阳穴上各有一个眼珠子,那场景比鬼片还惊悚。

  “不论你是否有理,都得回去秉公直断,断无在此放你离去的道理。”徐平看浪翻天那眼珠子也眉头直抽抽,冷声道。

  “不去。”浪翻天那眼珠子还在从太阳穴往头顶上翻。

  “是非曲直你不是知道么?哪怕是回去走个过场也得走一遍。”

  “不去。”

  “那就没办法了,拿下,带回去。”徐平冷声道。

  “喏!”

  轰然一响。

  江云鹤看了一眼周围,自己和执月也被围在其中。

  若是打起来,自己二人必然会受到牵连。

  “不如先让我俩离去如何?”江云鹤道。

  “此时断无放开阵势的可能,还请两位助我拿下此人,必有重谢。”徐平颇有深意道。

  江云鹤眼皮向下搭拉,他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二人被坑了。

  这徐平是故意的,将自己二人裹挟进来协助他们抓住浪翻天。

  就这么大一个圈子,自己二人如果出不去,必然会被两方面波及到。

  尤其徐平这一开口,浪翻天在交手之时必然会顾忌自己二人,甚至会主动出手。

  徐平给了自己二人两个选择。

  第一,在圈子里被双方交战波及,直接硬挺,两面都要防备,比直接出手还危险。

  即便这样,浪翻天也要分心顾忌。

  第二,就是帮助徐平拿下浪翻天。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便是两人相助浪翻天,直接杀出去。

  只是徐平不觉得两人会选。

  毕竟两人都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按照几人所说的话,两人与浪翻天互不相识。

  为了一个互不相识的人,得罪朝廷和郡王府?

  徐平相信二人知道孰轻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