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一章 翻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觉得办“赏宝会”这种事儿挺傻的。

  就像是某个富二代在拍卖会上拍到了好东西,回来后立刻遍邀狐朋狗友炫耀一下一样。

  不过这个世界可没有酒会这种纯交际性的活动。

  因此同样的目的就被放在了一层层的外衣之下,比如这种赏宝会。

  姬诗泽的诗会也算是其中一种,不过诗会更类似于同好会,反倒是没那么多的目的性。

  “等等。”执月喊住江云鹤,站到身前将他本就很平整的衣领整了整。

  衣领不是目的。

  执月只是想做这种亲昵的动作而已。

  拒绝了程家提供的马车,两人一路闲逛过去。

  “等等。”江云鹤路过街边的铺子,闻到包子香气,冲执月低声说了一声,过去扔了一块碎银子。

  将十个包子塞到纳物袋里。

  虽然有点儿馋,不过江云鹤从小就没有在街上边走边吃东西的习惯。

  “对了,那天我还想问,为什么叫万山君?”江云鹤闲聊之时谈起执月上次用的纸人,这术法的名字让他觉得有点怪。

  “这门术法需要抽万山之气,召唤出徘徊在时光中的山君真灵印记,最后大成之时有万山之力。”执月淡淡道。

  “这么夸张?”江云鹤想不出有万山之力会是什么样的。

  “据说如此,不过很久没人练成过了。所需要的材料太多太难得,山君真灵印记也不是那么容易召唤的。”

  江云鹤微微点头,神明不是无敌的,也不能如同神话传说中那般翻山倒海,如山君这种封地神明消亡并不稀奇,哪怕在仙雍国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神明湮灭在历史之中。

  而这些神明哪怕湮灭,也会留存一些印记在这个世界。

  这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

  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无论时光如何洗刷,这些痕迹总是存在在时光长河当中。

  想要将这些印记召唤出来,可想而知不是随便什么术法便能做到的。

  江云鹤若有所思道:“这《人纪钞》不知道是谁传下来的,似乎很擅长和真灵有关的术法。”

  无论是诅咒还是疫病,都涉及到这方面。

  而执月得自其中的符纸类术法,竟然也涉及到这点。

  执月想了想:“确实如此。”

  她也看过江云鹤的那本《人纪钞奇术卷》,不过她对诅咒和疫病这种偏门术法不太感兴趣。

  “时光长河之中惊才绝艳之人何其多,可惜都湮没在时光之中了。”执月感叹一声。

  “是……唉?那是蛟龙吧?”江云鹤倒抽口凉气,差点儿就带出来个“卧槽”俩字。

  前面路口一条直径超过两米的大蛇从路上游过去,哪怕郡城百姓见多识广,这么大的蛟龙仍然引起一片惊慌,几乎就是鸡飞狗跳。

  大蛇看起来是游过去,实际上距离地面还有半米的高度,身下带了两个爪子。

  其背上还坐着一个络腮胡子的男子。

  执月皱了下眉头:“是引龙池的许钰。”

  说完转过头来看着江云鹤认真道:“你小心他。”

  “他是你的崇拜者?”江云鹤下意识笑问。

  这名字他没听过,不是万生国的修士,不知是武国还是荒国的。

  执月摇摇头,眉毛皱的更紧了。

  “他有十六个小妾。”执月道。

  江云鹤耸耸肩,男人么,土财主都有好几个小妾,何况是修士。

  “他那十六个小妾原来都是男儿身。”执月又道。

  (⊙_⊙)?

  江云鹤有点儿茫然的扭头看执月。

  “就是你想的那样。”执月点点头。

  “???”

  虽说这个世界各种奇人多不胜数,不过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江云鹤还是有点懵逼。

  那个许钰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从他十六个小妾都是“女身”上看来,他应该是喜欢女人,这点……存疑。

  不过他是觉得男人才了解男人?所以找了十六个男人给变成女人后娶回家门?

  真TM会玩。

  江云鹤惊叹不已。

  江云鹤心中已经有了个形象。

  张扬,霸道,变态!

  难怪执月提醒自己要小心他。

  从对方的方向看,弄不好和自己二人一样去姬长世的府上。

  “他是武国修士?引龙池是什么地方?”江云鹤问道,万生国内有名有姓的修士名字、特点他都背下来了。

  另外两国他只知道名声最大的几个,和一些比较出名的门派,毕竟打交道的机会比较少。

  虽说修士行动范围很大……不过修士还是有自己的舒适区域的,在其他国家搅风搅雨容易被人围殴。

  尤其是那些名声在外的天才,说不定就被人盯上了。

  “引龙池在滨城以东的龙渊,据说那龙渊下面有真龙骸骨,而引龙池则是以养蛟龙闻名。每百年都会有蛟龙从引龙池中流出,许钰是引龙池这一代的传人,本身实力与同阶相比算不上出众,引龙池在功法上比较一般。但其还有一只实力达到元门的共生蛟龙。

  引龙池的修士自身实力一般,可加上蛟龙的实力,也不可小觑。”

  江云鹤听了之后心中有数,这就是龙骑士了。

  或者说是蛟骑士。

  不知道他的蛟龙能不能化人,是公是母……江云鹤脑海中不知为什么就冒出这么个念头。

  不过刚才游过去的那条应该不是那只共生蛟龙,刚才那只有气海境的实力,比江云鹤稍高一些。

  江云鹤突然发现自己的实力还不如一只坐骑……

  就这么一路到了姬长世的府邸门口,还没拿出请帖,便有一个搭桥境黑衣修士上前:“见过月仙子与这位道友,两位请随我来。”

  姬长世的府邸比姬诗泽的要大多了,面积上起码要大出两倍,一队队满身盔甲的低阶修士,更是带着一种森严感。

  府邸的最中央是个大殿,一进大殿便看到两排矮桌,一些修士正坐盘在那谈笑,一个瞎子正悠然自得的拉着二胡。

  “原来是月仙子来了,有失远迎,还请落座。”坐在上首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声音洪亮,带着金铁之音。

  执月目光在场中扫了一眼,脸色便冷了下来。

  场中矮桌都是单人单桌。

  她的位置显然是左手第三个。

  左手第二张桌子后面坐的是姬陵。

  一身绿衣的梦女正坐在第四张桌子后面。

  然而这些矮桌都是单人单桌。

  也就是说,执月坐上首向下第三位,而江云鹤要在他处。

  倒不是说不想和江云鹤分开坐,只是姬长世这么安排,显然是没将江云鹤放在眼里,也就是没将她放在眼里。

  她和江云鹤一起坐下首,那更是笑话,连门派的脸面都丢了。

  至于此时离开,同样是让人看了笑话。

  执月只是沉默一下,脸色冰冷,浑身寒气直冒,直接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如同铜钟大吕,砸在大殿之内。

  所有修士都看了过来。

  坐不能坐,走不能走,那便只能大闹一场了。

  “不知月仙子突然发怒,是我有哪里怠慢了不成?”姬长世不紧不慢道。

  执月还没开口,梦女突然出声道:“我就是觉得,他凭什么坐在那?别说月姐姐,我也不太开心呢。”

  梦女看向正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姬陵。

  “他配么?”

  姬陵和姬长世二人的脸色都变得铁青。

  谁也没想到,梦女突然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