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七章 动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方虽然修为比自己高上一点点,不过战斗和修为完全不同,看功法、术法、法宝,环境等等,真正的斗战高手遇到那种一心修行,哪怕差上一个大境界都未必不能战胜。

  江云鹤虽然不擅长战斗,不过有法宝傍身,看到对方的实力又不高,立刻有些心动。

  若是能拿了回去,能从其嘴里撬出不少东西来。

  不论是计元还是苏小小,都会很有兴趣。

  “也好啊。”女子一笑道。“正好我也有些乏了,不如道友放开宝船禁制,你我一同前往永城。”

  江云鹤心念一动,打开真实视界捕捉对方气息,先扔了个感冒和肺炎过去。

  随后稍稍降低宝船速度:“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见对方降了速度,女子心中一喜,伸手把玩着一缕发丝笑道:“陈秀。”

  原本陈秀手在袖子里扣着雷珠准备出手炸掉这宝船,见江云鹤突然改了口风,顿时将雷珠收起。

  这种飞舟,对于气海修士也是不菲的一笔财富。

  而雷珠的价格同样不低。

  这一进一出,就是近两万灵珠,陈秀自然收手。同时心中暗道:

  “白长了副好皮囊,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蠢货,死了也是活该。”

  “原来是陈道友。”江云鹤拱拱手。

  身后的吕风吕雨只见两人在这说话,吕风心中有所警惕,毕竟江云鹤之前说过吕家庄不安全,这才离开没多久就被人追上。

  吕风便要开口。

  结果感觉被人拽住袖子,扭头一看只见吕雨正亮着眼睛看自己,伸手比划着只有二人才能看懂的手势,吕风这才按捺下来。

  “不知道友匆忙叫我到底有何事?”江云鹤问道。

  “道友不如打开禁制,让我上去歇歇脚,到了城里再说也无妨。”陈秀笑道。

  “百年修得同舟渡,我上辈子肯定是996福报,这辈子才有这样的福分,与道友道左相逢。”江云鹤将宝船速度又下降许多,只有原本的一半。

  “百年修得同舟渡……道友此话甚有道理。可还有其他?”陈秀掩嘴笑道。

  “还有一句……千年修得共枕眠!”江云鹤眨眨眼睛。

  “唉,道友……”陈秀大羞。

  “开个玩笑,若是唐突佳人了,还请佳人恕罪则个。”江云鹤哈哈一笑,将宝船的高度向下降了些。

  “我这还带着两个孩子,若是空中打开禁制,多有不便,不如我降到下方道友再上船来。”

  “一切依道友所说。”陈秀心中提起警惕。

  虽说高空风大寒冷,不过哪怕打开飞舟的禁制,只要给两个孩子套上一个术法便可以。

  对方似乎要拖时间。

  不过陈秀丝毫不在意这点,且不说自己赶来之时同样有人从其他方向赶过来,也就比自己稍慢一些。

  只要自己出手足够快,便能先拿下他直接撤离。

  就算被拖住一时三刻,自己想走的话,也没几人能追的上。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都朝着下方落了下去。

  “道友,这个高度可以了。”在距离地面百余米时,陈秀提醒道。

  “好!”江云鹤极为痛快。

  “莫非他不是有意拖时间?”陈秀心中暗道。

  “外面风大,你俩到船舱里。”江云鹤转头冲两小道。

  “知道了。”吕风点点头。

  吕雨拽着哥哥的袖子,担心的看了一眼江云鹤,随着吕风一同钻进船舱。

  江云鹤这才打开禁制,笑道:“道友,请。”

  “小孩子挺可爱的,是道友的亲友?”陈秀从算盘上跳过来,口中说着话放松江云鹤的警惕。

  “是……”江云鹤一点头,头抬起来的时候直接从嘴中吐出一道幽光,与陈秀袖子里飞出的银光撞在一起,当即银光被撞飞,那道幽光几乎没受到太大阻碍,直接将陈秀穿了个通透。

  “法宝……道友,你是何意!”陈秀哀鸣一声,口中喷血朝着下方坠落。

  “对不起,嘴抖了。”江云鹤毫无诚意的说了句,心中有些惊讶:这么轻松?”

  然而下一秒陈秀袖子一抖,便是万千牛毛一般的细针如同梨花暴雨一般笼罩下来。

  这十万八千枚牛毛针只要有一根入了人体,便能顺着血液流入心脏大脑等要害。

  江云鹤二话不说便激活一次性防护玉佩,这东西江云鹤还有好几块,这牛毛针主要是阴毒,威力并不算强,一块抵挡气海境修士攻击的防护玉佩便全拦下,灵力罩外面密密麻麻一层细针,真跟牛毛一样。

  “好险。”江云鹤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幸亏我防护玉佩多。”

  “你以为你挡得住?”陈秀厉啸一声,身子向空中一拔,此时她披头散发,脸上根根血管浮出,仿佛随时炸开,更是如同厉鬼一般,哪还有之前的清秀模样。

  胸口之前被穿了个通透,此时只见一块块血肉在衣物破损处蠕动。

  “天星盘!”***伸手一指,那算盘上九十一个珠子飞上空中变成九十一个直径一米散发着灵光的圆球,朝着下方砸下来,仿佛陨石雨一般。

  “靠,这家伙法宝这么厉害?飞舟扛不住!”江云鹤见这威势,心中暗骂一声。

  连忙驱使阴阳梭朝着空中迎去,将那些珠子撞开大半。

  然而仍然有七八颗珠子砸下来,江云鹤只得重新激活一块能挡住元门境修士的玉佩,整个人迎了上去。

  “砰!”

  江云鹤只感觉灵力罩一颤。

  “这法宝威力没达到气海境也差不多少了。”江云鹤心中暗骂,自己从来不跟人动手,难得主动一次,就遇到个硬茬子。

  气海境修士有法宝的本就不多,偏偏这陈秀不但有,还这么厉害。

  好在灵力罩足够结实,被砸了八下只是颤动,却没有破掉。

  “靠,这家伙法宝这么厉害?飞舟扛不住!”江云鹤见这威势,心中暗骂一声。

  连忙驱使阴阳梭朝着空中迎去,将那些珠子撞开大半。

  然而仍然有七八颗珠子砸下来,江云鹤只得重新激活一块能挡住元门境修士的玉佩,整个人迎了上去。

  “砰!”

  江云鹤只感觉灵力罩一颤。

  “这法宝威力没达到气海境也差不多少了。”江云鹤心中暗骂,自己从来不跟人动手,难得主动一次,就遇到个硬茬子。

  气海境修士有法宝的本就不多,偏偏这陈秀不但有,还这么厉害。

  好在灵力罩足够结实,被砸了八下只是颤动,却没有破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