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八章 邪禅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看了一会儿下方的情况便把心放回肚子里。

  之前他还是多少有些担心的,毕竟这些人都是他邀来的,若是有了折损,多少有些不妥。

  不过之前他便点出了那几个外道的法宝,这几人敢请命出战必然是有自己的把握。

  展方和昭华两人乃是道侣,精通合击之术,昭华直接用法宝定住李原的哭丧棒,展方一柄长剑杀的李原狼狈不堪。

  李原眼看情况不妙,那面笑道人被三下五除二收拾掉,且不说上面还有诸多修士观战,再这样下去不过三五个回合自己便要被斩落剑下。

  “你们欺人太甚。”李原被展方追的狼狈逃窜,一咬牙从兜里掏出一个珠子,转身一扔:“爆!”

  那珠子顿时炸成一团绿色云雾,小半片天空都被覆盖进去,外面顿时什么也看不到,甚至什么都感知不到。

  不过片刻间,便听到其中传出一声轰然雷鸣,随后便是一声惨叫。

  然而这惨叫的主人不是李原,而是原本追杀的展方。

  “夫君!”昭华本遥遥指着一个倒扣在空中的圆钵,那哭丧棒便在圆钵中乱撞,此时听到展方惨叫,顿时浑身都是一抖。

  “啊……”

  展方惨叫。

  “啊……”

  继续惨叫。

  “啊……”

  江云鹤差点儿冲下去看情况,结果听着听着,那展方的叫声是挺惨,然而中气十足,抑扬顿挫,怎么看也没什么大碍。

  转瞬间那绿色烟云转瞬间如同见了阳光的冰雪一般化去,只见展方在一处山坡上不停的打滚。

  不远处方圆数百米都成了焦土。

  江云鹤见状,跟着昭华下去查看,只见展方身上看不出伤势,却是疼的惨叫不断,根本顾不上二人。

  昭华手印连掐,两个术法扔到展方身上都是毫无用处。

  “这是……”昭华不知想起了什么,猛的扯开展方衣领,只见他颈部下方一点有着一块几乎难以察觉的针眼大小伤势,周围泛着青黑色。

  “果然是怨魂针!”昭华恨恨道,神色却是轻松不少。

  江云鹤想了想,似乎在哪本书上看过。

  这是一种外道中人也少有人用的歹毒法器,其对材质要求不高,却是要用一千个死人的怨气制成。

  这些死人必须饱受折磨而死,其怨气在特殊手段下化为一种汁液,再将其炼制成怨魂针。

  这种怨魂针扎到后剧痛无比,哪怕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本身伤害并不大。

  不过若是两人交手之时突然中了怨魂针,几乎就是任人宰割了。

  好在展方见对方爆开那一团绿云就知道是对方反扑,直接用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否则展方此时已经是尸体了,哪还有活蹦乱跳惨叫的机会。

  昭华出手禁住展方的声音,只见他惨叫却没有声音传出,随后又收拾了李原的家当,甩出一条白绫,卷起他回船上了。

  此时另外一边也已经结束,黄皮洞主的黄风口袋只要张开,其中阴风便削人骨肉,然而却没能奈何得了武勇,最后夺路而逃,火鸦军出手阻拦,被那风一吹就浑身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连火鸦都被吹散了,眼睁睁看着西雍逃掉了。

  首战对方二死一逃,剩下的十几个人除了几个人跑掉外,大部分都被火鸦军和柳泽拿下。

  江云鹤刚回船上,昭华便来告辞:“之后我二人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先回去了。”

  “二位道友路上小心。若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一定要开口。”江云鹤道。

  “自然,我夫君起码要歇息几日,我二人便在城中等候了。预祝各位大胜而归。”昭华露出一个笑容,展方虽然痛楚,但伤害不大,只是遭些罪。

  收获了一个气海境修士的身家,她方才看了一眼,倒也是丰厚,这趟也没白来。

  昭华也不与计元打招呼,直接放出法器便带着展方离开。

  琳琅阁的法器倒是有些特别,是一本书,其中一页翻开后祭出,便能带人飞行。

  江云鹤瞥了一眼,那书起码有七八页,也不知其他书页有什么作用。

  二人离开几乎没造成什么影响,下方打扫的火鸦军也没有归来,而是四散开前往几处村寨。

  宝船直接前往下一个目标。

  “接下来就要有劳道友了。”计元突然传音给执月。

  “下个目标是谁?”一直抱着剑盘坐在船楼中的执月问。

  “千窟山主,邪禅师道论。此人我亲自出手,还要请道友在旁压阵,防止此人逃掉。只要打掉他,这一片的外道贼子便成了散沙,无法聚拢后反扑。”

  执月微微应下,继续闭着眼睛。

  梦女就故意在她前方不远处晃来晃去,看着心烦。

  梦女扭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开口道:“一会儿可不止是邪禅师。”

  执月睁开双眼,眼中清冷,见梦女只一句话便不再开口,也将眼帘再垂下,心中却是提高了警惕。

  梦女回头看了看她,又开口传音给计元和江云鹤,分别交代些许,让其有个准备。

  片刻后,宝船再次停下。

  “姑娘们,此战便要劳烦大家出力了,回去后我请大家喝酒。此处邪禅师乃是千窟山山主,自有计将军与执月应对,我等只要应对那些气海以及搭桥境修士便可。

  下面的全是邪魔外道,我等不需要与他们讲江湖道义,到时一同出手便是,争取最短的时间解决那些外道。”

  江云鹤终于找到机会把那句话说出来了。

  “好啊,记得你说的。”

  “让他们看看我的厉害!”江云鹤说完,周围一片香言软语,欢呼雀跃。

  之前一战开了个好头,虽然展方遭了对方的手段,却也没多少大碍,这些姑娘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此时战意正高,摩拳擦掌准备展示一番自己的手段。

  计元在船楼中看着这一幕,微微点头。

  正是为了此时这个局面,他才会先拿那三个洞主开刀。

  虽说因此让对手有了准备,不过自己等人联程赶来,几乎没有耽误,对方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做出什么应对。

  随着宝船落下,下方山头上腾空而起数十个修士,随后一个声音传上来:“各位远来是客,不如坐下来谈法论道,也算是一场佳话。”

  计元长声笑道:“谈法论道就免了,邪禅师也是禅师,我自认辩不过你,还是手底下论高低吧。”

  “虽说世间一切皆有定数,可人力未必不能改变。施主又何必执意走上命运所划定的路线,自寻死路呢!”最后一句话猛的放大,如同霹雳一般,震的人耳膜直响。

  “下面那秃驴,最爱和人辩佛法。当年便是去青台寺辩论,然后将满门的和尚杀了个精光,还说对方已经入了魔佛之道,他所为乃是助其超脱,回归本流。”梦女传音道。

  “谁生谁死,打过才知道。”计元大喝一声,身体跃上空中,身后浮现一对金色火羽,随机一抖,便如同万箭齐发一般,无数火羽如同利箭一般射向下方。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下方传来一声悲天悯人的长叹,一只如同琉璃一般晶莹的大掌向着空中一扫,便将那火羽扫落大半。

  “这山中生灵无数,施主何必祸及于他们。”

  随着话音,空中云雾渐渐浓厚,转瞬间下起淋淋小雨。

  “禅师说的不错,不如你我去旁边打过。”计元长笑道。

  “罢了,罢了,便随施主的意,让和尚我送施主去见我佛。”

  山腹之中一个穿着百衲衣,面色凄苦,浑身带着金光的和尚踏出,脚下步步生出灰蓝色的莲花,一步步踏空朝着远处走去。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