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做了一个春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具男只觉得心头一紧。

“怎么这么说?”

“昨天晚上我跑到他房间去睡了,别误会啊,我就是害怕打雷,不过这事应该怨你,我喊了你好几声,你没听见!”

楚凌熙急忙解释着,“好了,说正事,我今天早上发现皇甫澈的胡子有问题!植物人的胡子是会正常生长的,即便是他是植物人,可能比普通男人长得慢一点,可也是需要刮胡子的,这些天只有我照顾他,可是他根本就不需要刮胡子,他的胡子明显就是刮过的呀!”

楚凌熙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来回踱步,“他该不会真的是装的吧?可他为什么要装呢?”

“是我。”

楚凌熙猛地停下脚步,“你?”

“胡子是我刮的,这是林叔之前交给我的工作。”

“原来是你呀!”

楚凌熙抚着自己的胸口,一颗心终于踏实下来了。

“你早说呀!我都吓死了!”

面具男轻笑,“为什么吓死了?”

“我昨天跟他睡了一夜好吗?而且我还做了一个……”

说到这里,楚凌熙立即打住。

面具男勾起唇角笑笑,“做了一个什么?”

楚凌熙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没什么!”

做春梦这种事,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得出口呢?说出来都要丢死人了!

面具男却凑近了楚凌熙,“你……该不会是梦见……有人吻你了吧?”

“我才没有!”楚凌熙立即大声否认,“你别瞎说。”

面具男失声笑了出来,果然被他猜对了。

看来昨晚她虽然睡着了,可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昨天晚上他真的是想要了她,她的身子和他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可是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你笑什么?我就是没有!你别瞎说!”

面具男笑得更厉害了。

“喂!不许再笑了!你听到没有不许再笑了!”

楚凌熙顺手拿起旁边浇花的水壶朝着面具男就喷了过去,“不许笑!我才没有做那种梦呢,绝对没有!你不许告诉别人!”

面具男拿起另一个水壶干脆和楚凌熙来了一个水壶大战,直到两个人浑身都是湿哒哒的,这才罢休!

“好了,不跟你闹了,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吧!”楚凌熙有点自暴自弃地把水壶丢到了一边,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面具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唇角再一次忍不住勾了起来。

这样的玩闹带来的结果就是楚凌熙感冒了。

已经是初秋了,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天晚上风还那么凉,两个人又弄的浑身湿透,楚凌熙一早上起来就感觉自己喉咙里疼的厉害。

本以为像之前那样多喝水就没事了,谁知道下午的时候竟觉得头重脚轻的,拿起体温表一测试,竟然三十九度五了!

楚凌熙没有找到林崇,也不知道去哪里能拿到一些感冒药,她想起皇甫澈的房间有药箱。

又担心把感冒传染给皇甫澈,于是戴着口罩去了皇甫澈的房间,可药箱里没有治疗感冒的药。

她站起身来的时候,忽然感觉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