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吓了一跳,雪梨汁溅在了她的腿上,还好已经不烫了。

“出去。”皇甫澈转动轮椅回到了书桌前。

楚凌熙也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看见自己原本丑陋的妻子突然变成了美人,是个男人都应该感到高兴的吧,可皇甫澈却……

她只好慢慢退出了房间。

皇甫策开车离开依云小镇,骂了一路的娘终于把车开回了他自己的别墅,慕心慈刚好在别墅里等着他,因为总去酒店不方便,干脆皇甫策就把这边的钥匙给了慕心慈,慕心慈没事的时候经常会过来。

一进门慕心慈就迎了上来,“回来啦?人家好想……”

“你”字还没有说出口,皇甫策一巴掌将慕心慈打倒在地。

慕心慈趴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皇甫策,这一巴掌直接把她的脸打肿,她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别墅里的佣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你怎么了啊?一回来就打人!”慕心慈痛哭起来。

“你还有脸哭!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奇丑无比吗?她特么的长得比你还漂亮呢!而且是个牙尖嘴利的丫头!”

皇甫策这下可是丢了大人了!

不但挨了两个耳光不说,还要给皇甫澈道歉,还要担心受怕他们会把录像带给皇甫瑞看,他这下可是失算了!

“什么?”慕心慈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不可能啊,不可能的!”

慕心慈捂着脸跑到了怒气冲天的皇甫策面前,小鸟依人地靠在他身上,皇甫策用力一推便把她推到了一边。

佣人上了一杯茶便悄悄退下了。

“你是说我妈妈之前那个继女长得很漂亮?”

“是!非常漂亮!”皇甫策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真的是漂亮极了,他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甚至没出息地被她迷住了。

不过想起自己挨得那两巴掌,他真恨不得把那丫头生吞活剥。

皇甫策冷静下来,把在书房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慕心慈。

慕心慈怎么也无法把这些事和楚凌熙联系在一起,“你是不是被骗了?我那个姐姐和我长得是有几分相像,不过她上学的时候上化学课不小心把脸给烧了,过了好几个月才康复,之后脸上就留下了好大一块红斑。

我妈还带着她去医院了,我可是亲耳听见医生说那红斑哪怕是做整容手术都不可能去掉的。”

皇甫策仔细回想,那女人和慕心慈的确有那么几分相似,她的皮肤却好得很,根本没有什么红斑。

“她的确长得像你,只是没有你说的斑。”

“该不会是皇甫澈觉得她太丢人了,所以找了一个女人来吧,这年头整容做的那么好,找一个眉眼像的还不容易?”

皇甫策转头一想似乎这也有些道理,他很快就发觉自己被那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给骗了!

如果那房间里真的有摄像头,他们完全没必要说出来,自己做的越是过分,对他们的好处就越大,他们偷偷摸摸地把录像带交给皇甫瑞,不是更好?

又何必拿这个威胁他呢?万一他为了拿到录像带不惜一切代价,他们不就完了吗?

“这个死丫头,下次让我逮到她,一定剥了她的皮!”

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皇甫策抱着慕心慈上了楼,他心里窝火的很,必须发泄一下,慕心慈捶打着他的胸口。

“你讨厌,你进门就给了人家一巴掌,这笔账怎么算?”

“这次一定好好疼你!”皇甫策说着把慕心慈压在了身下,慕心慈忽然抵住了皇甫策的胸口,“你把替嫁的事情告诉了皇甫澈,那他该不会还让我嫁过去吧?”

“他敢!他如果敢觊觎我的女人,我就整死他!”

慕心慈搂住皇甫策的脖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可要好好对我。”

“好,现在就好好对你,让你欲仙欲死!”

——

自从发生了白天的事情,楚凌熙就没见过皇甫澈,晚饭她做了很多好吃的菜,皇甫澈也没有吃,这让楚凌熙也十分难过。

饭没吃几口就回了房间。

不知怎么的,她似乎能感觉到这次的事情很严重,所以抱着公鸡诉苦那一套八成是不好使了。

楚凌熙托着下巴苦思冥想,“怎么哄一个男人这么难啊?”

她从来没想过她楚凌熙这辈子竟然会在哄男人这个坎上过不去了!

正想着,门开了,皇甫澈回来了!

楚凌熙灵机一动顿时大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当地,她也不怎么哭,早就忘了该怎么哭了,于是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装哭。

“行了,别装了。”皇甫澈皱着眉头瞥了她一眼。

楚凌熙立即停止了装哭,“我装的那么不像吗?”

皇甫澈没有理她,楚凌熙顿时起身来到了皇甫澈身边,“你还生我的气呢?”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知道。”

“错哪儿了,说!”

“我不应该那么对你弟弟的,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弟弟,我不该打他,而且我不应该把事情弄的这么难看,和他结了仇,他只会变本加厉的报复。”

楚凌熙回来仔细想了想,就想出了这两条,其它的实在想不出来了。

“错!”皇甫澈更加生气了,一声吼吓得楚凌熙一哆嗦。

“我说的不对吗?”

“不对!”

皇甫澈伸手一拉,楚凌熙没想到他的力气竟然那么大,一下子就把她拉到了他的大腿上,拉进了他的怀里。

“他是我弟弟不假,从他想要让我死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在乎了!你说的也没错,和他结了仇,他只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可是我也不在乎!”

楚凌熙眨巴着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看着皇甫澈,“那你在乎什么啊?我究竟错哪儿了?”

“错在你的隐瞒!”

皇甫澈幽深的目光仿佛要把楚凌熙吞噬,“他今天把替嫁的事情告诉我了,你不是慕心慈,还有这里。”

一边说着皇甫澈指了指楚凌熙脸上的红斑。

楚凌熙吃惊地看着皇甫澈,她没有想到皇甫策会说出替嫁的事情。

皇甫澈本就知道替嫁的事情,只是不高兴的是楚凌熙一直没有说,这次借着她容貌的事情刚好一起算账。

“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