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恍惚间看见了皇甫澈。

油腻男伸手去解楚凌熙的衣服,雪白的皮肤刺激了油腻男的眼睛,他的口水甚至都淌下来了。

“别怕,今天哥哥好好疼你。”

楚凌熙用力推了退他,“你不是说结婚之前不会碰我的吗?别这样!别这样,皇甫澈!”

“皇甫澈?小妞儿,你可真有意思,竟然还惦记着皇甫家的大少爷了,他双腿残疾,没办法疼你,还是哥哥来疼你吧!”

只听见“咣”的一声,油腻男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就嗅到了一股甜腥的味道,他伸手顺着自己的脑袋一模,满手都是血!

油腻男一转头就看见几个保镖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身后。

皇甫澈定睛一看床上的楚凌熙,衣服被解开了两颗扣子,皮肤若隐若现。

“把他给我拖出去!”

保镖们立即把油腻男拖了出去。

皇甫澈立即把楚凌熙的衣服穿好,然后坐着轮椅走了出去,油腻男大概也是知道自己惹了事。

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皇甫澈出来看着这个男人,眼神里的冰寒能杀死人!

“衣服是你解开的?”他的腔调不像是在质问,更像是一句陈述句!

“是是是,我该死!我不该脱她的衣服!饶了我吧!我也是受人蛊惑,是有个姑娘让我这么干的,我就是想捡个便宜!求求你,放过我吧!”

“剁了他的手。”皇甫澈的面色平静的如同一汪死水。

“啊?别!千万别!”

“阉了他。”皇甫澈再次下达命令。

保镖们带着油腻男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一声哀嚎,又是一声哀嚎就没了声音。

皇甫澈坐在轮椅上抱着楚凌熙出了酒店。

楚凌熙这样一颠簸,清醒了一些,抬了抬眼皮,好像真的看见了皇甫澈,“皇甫澈,没有结婚,你不能碰我,你答应过我的。”

她再想要抬眼皮说什么的时候,就觉得眼皮重的可以,再也抬不起来,昏睡过去。

皇甫澈真恨不得把她拉起来臭揍一顿。

车子载着皇甫澈和楚凌熙回到了他们在龙泽小区的家里。

进了卧室,皇甫澈从轮椅上站起来,将楚凌熙直接抱进了浴室里,“噗通”一声直接丢进了浴缸里。

“给我清醒清醒!”

楚凌熙“咚”的一下撞到了头,再加上水的作用,差不多醒了大半。

她本来就只喝了几口柳橙汁,药物不多,现在也差不多药效过了,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皇甫澈就开始给她洗澡!

“给我洗干净!”皇甫澈愤怒地搓着楚凌熙的身子。

楚凌熙知道自己闯祸了,一声不吭,皇甫澈见她这副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愤怒地将搓澡巾扔进了浴缸里,“自己洗!”

说完他就走出了浴室。

楚凌熙乖乖地洗完澡,穿上浴袍就走了出去。

皇甫澈坐在床上生着闷气,楚凌熙怯怯地走了过去。

“我错了。”楚凌熙声音低沉,低着头眼皮上抬观察皇甫澈的脸色,那脸黑的和锅底一样,这次怕是闯下大祸了。

“错哪儿了?”皇甫澈又恢复了往日里的高冷和平静。

“错在不该骗你说今天晚上做机器人,不该去酒吧,不该蠢的让人下药,还差点,差点……”

楚凌熙也是一阵后怕,幸亏有皇甫澈,不然她今天就要**了!

她其实是有所防备的,因为今天姚嘉嘉说慕心慈一直鬼鬼祟祟的,所以她今天特意用药水去掉了脸上的红斑,躲过一劫。

原本以为那些安保人员已经把慕心慈带走了,没想到她竟然没走,竟然还给她下了药,可她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下药的,毕竟酒吧里那么多人。

“错!”皇甫澈怒吼一声,吓得楚凌熙一哆嗦。

“为什么去酒吧做兼职?你很缺钱吗?”

“缺。”楚凌熙当然缺钱了,她在皇甫家的这段时间又没有收入,之前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她在学校里总是要吃饭的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要?!”

她竟然还是把他当成一个外人!

“我……”楚凌熙不知道如何回答,“花自己的钱多踏实啊。”

从上大学开始,慕家就不给她钱了,她开始自己打工赚钱,虽然很辛苦,但是她甘之如饴,花自己的钱终于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皇甫澈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我是你的男人,你花我的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皇甫澈也是被楚凌熙弄的没了脾气,看见她裸露出来的皮肤有的都快搓破皮了,想到他刚刚实在太粗鲁了,便朝着她招了招手。

“过来!”

楚凌熙却站着没动。

“我让你过来!”

“我不敢过去。”

“为什么?”

“怕你打我!”楚凌熙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了,她看着皇甫澈的样子,真的是一副随时要打人的样子啊,她可不敢过去。

“我不打你。”

楚凌熙这才磨磨蹭蹭地走到了床边,皇甫澈拿了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别感冒了。”

“嘿嘿,你不生我的气了吧?”

皇甫澈顿时又板起脸来,楚凌熙立即把自己的笑容收起来。

“以后不许去酒吧了,我会让阿南在酒吧里做个澄清,把今天的事情说清楚的,还有,今后不许再对我撒谎!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凌熙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让皇甫澈有气也生不起来了。

“笑一笑嘛,不要生气了。”楚凌熙壮着胆子摸了摸皇甫澈的脸。

因为药效的余热让楚凌熙的脸红扑扑的,皇甫澈看着这动人的模样,心有点痒痒的。

“我以后保证听你的话,你不要生气了哈,睡觉吧,我明天还要上课呢。”楚凌熙拉了拉皇甫澈的胳膊。

皇甫澈一个翻身将楚凌熙压在了身下,嘴唇附在了她的嘴唇上。

楚凌熙一开始也是吓了一跳,但是毕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她也算是老手了,慢慢地都习惯了,开始试着回吻皇甫澈。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