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那方面的药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一觉醒来,感觉脑袋沉沉的,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他揉了揉太阳穴,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猛地转头看向身旁。

空的。

楚凌熙已经不在了。

昨天晚上他还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发生了什么,他记得清清楚楚,一开始他只是生气,生气楚凌熙的隐瞒,生气楚凌熙究竟爱不爱他。

可后来当他触碰到她的身体,他的理智就完全垮塌了,三十年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在那一瞬间根本没办法理智的思考。

皇甫澈迅速下床,坐上轮椅冲出门去就大喊一声:“熙熙!”

佣人张嫂看见他如此慌张急忙过来回答说:“少奶奶在厨房呢。”

皇甫澈的心这才慢慢沉静下来,原来她没走。

“只是……”

“只是什么?”

“少奶奶可能有心事吧,我跟她说话,她也不理我,就是一个人在厨房里坐在板凳上分豆子,把红豆和绿豆分开,谁跟她说话都不理。”

张嫂看着楚凌熙的样子怪心疼的,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的情景,皇甫澈记得发生过一次,他以保镖的身份差点强了她,第二天她就是在厨房里分豆子,像是个机器人。

“我知道了。”

皇甫澈返回卧室里,穿戴整齐之后下了楼,经过厨房的时候,看见楚凌熙背对着门口,就像上次那样机械地分着豆子。

他转动轮椅,本想过去安慰她几句,可心想她现在肯定不愿意理会自己,于是直接出了门。

还是彼此都冷静一下吧。

来到公司里,皇甫澈进了总裁办公室,发现秘书谭杰竟然还没有来,他立即打电话给谭杰,电话里传来谭杰支支吾吾的声音,“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你说我有什么吩咐?都几点了你还睡!还不来公司!”

皇甫澈朝着手机就是一通吼。

“总,总裁,今天,今天是周六啊。”

皇甫澈这才意识到原来今天是星期六,怪不得公司今天这么安静。

他挂掉电话,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他一只手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记得自己昨天是有多么的粗暴,还能感觉到她浑身的颤栗。

他昨天晚上伤到她了。

皇甫澈再一次拿起了手机,打电话给江英南,江英南同样也是支支吾吾的没睡醒。

“哥,什么事啊?”

皇甫澈沉默片刻道:“有没有那方面的药膏?”

江英南听见皇甫澈的话几乎瞬间清醒,“嘿嘿,哥,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有有有,多着呢!”

“不是!我说的是女人用的,昨天晚上我可能伤到她了。”皇甫澈是真不愿意和江英南说这些事,可是除了他,估计也找不来第二个人问了。

“我去!哥,小嫂子吧年纪还太小,你不能硬来啊!”

“少废话,到底有没有?!”

“有,我把图片发给你。”

“这件事要保密,否则你知道后果。”

皇甫澈挂了电话,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江英南很快就把图片发了过来。

好一阵子,谭杰终于来了,虽然星期六被叫起来挺冤枉的,但是没办法啊,谁叫他伺候的是这位爷!

“总裁,今天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吗?”谭杰怯怯地问,一看皇甫澈的脸色就不好看。

“去慕家。”

皇甫澈带着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慕家,因为是星期六,慕万德也不需要去工作,整个慕家的别墅也是安静极了。

当皇甫澈带人闯进去的时候,佣人紧急去慕万德的卧室里,慕万德穿着睡衣就跑下来了,看见皇甫澈也是吃了一惊。

“我也不跟你废话,户口本拿出来。”

慕万德面露难色,没想到皇甫澈竟然急到了这个地步,竟然找到家里来要户口本了!

“这个实在不好意思,我之前解释过了,小慈的学校正在用户口本办理小慈出国比赛的手续,所以,大少爷,您还是再等等吧。”

皇甫澈立即给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保镖走上前去,一左一右压住了慕万德,将他按在了茶几上。

谭杰走上前去,“慕先生,这户口本我们家总裁要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今天如果不给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保镖强行将慕万德的手按在了茶几上,另外一个保镖拿出了一把匕首。

听到声音的陶静和慕心慈也下来了,两个人看见慕万德被压在了茶几上也是吓得不轻。

慕万德憋红了脸,“皇甫澈,这里是我家,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又怎样?”皇甫澈仍旧是冷淡的样子。

他想要做一件事,还没有做不成的。

“我数到三,户口本不拿到,他们就会切掉你一根手指。”

陶静和慕心慈吓得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慕家的佣人更是吓得全都躲到了别的房间里。

“皇甫澈!户口在我学校里,你这么逼我爸爸,也是拿不到的!你快放了我爸爸!”慕心慈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皇甫澈挑了挑眉,“哦,是么?”

“是!是这样的!户口在学校里,今天星期六不办公,等星期一,对,星期一的时候,我带你们去拿,现在先放了我爸爸好不好?”

皇甫澈压根不理会慕心慈,“一,二。”

陶静吓得噤若寒蝉,慕心慈更是高声喊道:“都跟你说了,星期一就给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

慕万德也没有刚才的气魄了,“星期一,小慈说的没错,星期一一定会给的,一定会给!”

“三!”皇甫澈数到了三。

保镖立即举起了匕首。

“不要!”慕心慈尖叫着闭上了眼睛。

只听见一声惨叫!

慕万德的小拇指只能切断了!

当睁开眼睛看见爸爸断掉的小拇指,慕心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慕万德疼得差点晕了过去,额头上的汗滴落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再数到三,你拿不出来,就轮到食指了。”

“皇……皇甫澈,你,你,你欺人太甚!”

慕心慈呆呆地看着那一节断指,“我拿,我拿。”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