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白纱的鲜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发现慕心慈在看着自己,她只是轻轻地一笑。

正是这般无关痛痒的一笑,彻底击垮了慕心慈内心里的嫉妒。

她忽然指着楚凌熙大吼:“假的!都是假的!这个女人是假的!她的脸是假的!她有一块丑陋的红斑!她是个丑八怪!”

慕心慈声嘶力竭地吼叫让众人十分不解,大家都不知道这新娘子怎么就突然发了飚。

新娘子如此这般发飙也未免太有失皇甫家族的颜面了吧?

皇甫策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小慈,你在折腾什么?!”

皇甫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无论现在发生什么,他都要笑着把自己的婚礼举办结束,否则就会输的彻彻底底!

楚凌熙脸上的红斑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根本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是婚礼,是皇甫家的颜面!

慕心慈却用力甩开了皇甫策,“这个丑八怪,大家快把她赶走!赶走!”

“你疯了吗?!”皇甫策一巴掌打在了慕心慈脸上,他也不想动手,可这个女人未免太不识相了!

慕心慈错愕地看着皇甫策,“你竟然打我?”

她虽然早就知道皇甫策并不是一个温柔的男人,可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男人竟然会当众掌掴她!

“我跟你拼了!”慕心慈的婚纱着实给她挖了一个大坑,她伸出胳膊和皇甫策对峙,结果皇甫策只是稍一用力,她就直直地倒了下去,在到下去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去拉扯身边的人,一下子拉到了皇甫策,皇甫策毫无防备,也跟着摔下去。

新郎新娘身边都有伴娘团和伴郎团,于是发生了连锁效应,一拨人像是推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连着一个全都倒下去了!

最惨的自然是慕心慈了!

她的婚纱是大拖尾的奢华婚纱,鞋跟又那么高,她自己根本就站不起来,那些伴娘都自顾不暇,谁顾得上她呀。

慕心慈感觉小腹一阵疼痛,她的脸很快就变了颜色,“疼……肚子疼……”

陶静立即冲上前去,她可是越过了好几个人才来到了慕心慈的身边,“小慈,你怎么样?”

“妈,肚子好疼,好疼……”

这个时候大家才去管慕心慈,可是她的婚纱实在是太大了,想当初穿婚纱的时候,就好几个人一起帮忙的,里面的裙撑也实在碍事,大家一层一层将婚纱掀开,准备去找慕心慈的身子,那样的话或许会好一些。

可结果就看见了白纱上面的鲜红!

“血!”一个伴娘首先发现的,她吓得连连后退。

“快!快叫救护车!”

皇甫瑞看着台上乱成一团,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郑玉想要追上去,可是眼底下这么一大堆的烂事,她也得想办法处理,所以又选择留下来了。

皇甫澈也站起身来,把手伸向楚凌熙,楚凌熙挽着皇甫澈的胳膊离开了这里。

回去的路上,楚凌熙一言不发,眉头紧锁。

皇甫澈摸了摸她的头,她这才回过神儿来,“怎么了?今天第一次以我老婆的身份亮相,不高兴?”

楚凌熙摇了摇头,“慕心慈恐怕要流产,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

她当然不会同情慕心慈,她只是可怜慕心慈肚子里的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流产不久,她忽然很喜欢小孩子,很敬畏生命,可是慕心慈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

她甚至有些内疚。

“掉了也是好事,投生在她的肚子里,你觉得是好事吗?”

楚凌熙看向皇甫澈,皇甫澈的眼神里一如既往的冷淡,漆黑的瞳仁里带着一层薄薄的冷光,令人忍不住生寒。

不过楚凌熙觉得皇甫澈说的没错,投胎到慕心慈和皇甫策这个家庭里,未必是好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出生或者不能出生,富贵或者贫穷,健康或者疾病,这些都是注定的,我们左右不了,只能尽力而为。”

楚凌熙垂下头去。

皇甫澈没有理会,他知道这种事情楚凌熙自己会消化的,而对于他而言,真正的战争现在刚刚开始。

医院

陶静和慕万德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皇甫策并不在,皇家酒店的婚礼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他实在过不来。

慕万德不停地砸着墙,他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为了报仇,也不会把小慈的幸福搭进去!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陶静看着慕万德痛苦的样子急忙上前安慰,“万德,你不要太难过了。”

“我能不难过吗?白白让小慈受了这样的罪!即便是孩子生下来又怎么样?他皇甫澈站起来了!站起来了,你明白吗?他才是皇甫家的继承人,长孙都没用!”

慕万德把头撞在了墙上。

看慕万德这么激动,陶静也不敢把之前医生的话说出来。

她怕自己说出来,慕万德会怪罪自己,早知道这个样子,当初就应该听医生的在医院保胎!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谁是慕心慈的家属?”

慕万德和陶静急忙走上前来,“我是,我是!”

“孩子爸爸呢?实在抱歉,孩子没有保住,需要签个字。”

慕万德和陶静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把慕心慈送来的时候就流了那么多的血,那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

慕万德替皇甫策签了字,慕心慈被医生和护士推进了病房里。

看着慕心慈惨白的小脸蛋,慕万德的心被什么东西生生碾着的疼!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慕心慈才醒过来,她虚弱地睁开眼睛,陶静立即握住了她的手,“小慈,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慕心慈挣扎着就准备坐起来,“婚礼,我的婚礼,我要回去参加婚礼!我的婚纱还能用吗?”

陶静急忙拉住了她,“小慈,没有婚礼了,婚礼已经结束了,你刚做了手术,要好好休养。”

“什么?婚礼没有了?那怎么行呢?我的世纪婚礼,我要让好多人都看到的!怎么就没有了呢!”

慕心慈嚎啕大哭起来。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