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不让宠,那就强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陶静的眼神有些闪躲。

这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他给了你多少钱?”楚凌熙直言不讳。

“什么多少钱?”陶静有些不解。

“皇甫澈让你来编这些谎话骗我,究竟给了你多少钱?”

楚凌熙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陶静啊陶静,你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为了钱,你竟然可以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

陶静的脸色变了变,“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就是不信呢,赶紧收拾东西和皇甫澈和好,你好,孩子好,我也好,大家都好,真不知道你这丫头哪根筋不对,那么好的男人都不要!”

楚凌熙拿起自己的包,她已经不想再看见陶静这副嘴脸,“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他交代你的事情没有办成,怕是这笔钱,你拿不到了。”

说着楚凌熙抬腿就走。

“你给我站住!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骗你干嘛?!”

可楚凌熙却丝毫没有理会陶静的话,径直离开了咖啡馆,头也没回。

有一口气堵在她的胸口,就是怎么都出不来!

皇甫澈为了粉饰太平,竟然想出让陶静来说谎话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她以为皇甫澈再也不会做出那种勾当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是做了!

楚凌熙开车的路上,越想越恨,不,她咽不下这口气。

一脚踩车,她的车子停在了路边,楚凌熙立即拿起了手机,“帮我在帝城找一个律师,我要最好的律师!”

天鹰集团

自从上次被楚凌熙从家里赶出来之后,皇甫澈一直什么心情都没有,他颇为苦恼,当年的事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了他和楚凌熙的心上。

烈逸和江英南看着皇甫澈这个模样,也都替他着急。

皇甫澈的手机响了起来,“你说什么?”

他眉头紧锁,“我知道了。”

说完直接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阿澈,该不会是嫂子又……”

“她在找律师,准备告我。”

“我去!”江英南竖起了大拇指,“嫂子真不愧是女中豪杰啊,就是厉害呀!连你都敢告啊!”

烈逸在江英南的后脑勺上轻拍了一下,“平日里你鬼点子最多了,现在不出主意,竟说风凉话!”

江英南拍了一下大腿,“这种事情有什么难的?”

皇甫澈和烈逸一起看向了江英南,江英南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那你说说,有什么好办法?”

江英南一脸得意地看着皇甫澈,“哥,知道有句话吗?脸皮厚,吃个够,在男人和女人这件事情上,这句话是绝对的真理!只要你脸皮厚一点,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皇甫澈蹙了蹙眉。

“嫂子现在不原谅你,你就对她好,往死里对她好,她杀人,你给她递刀,她放火,你给她堆柴火,她想干什么,你就由着她,总之一个字,就是宠,不让宠,那就强宠!”

江英南一边说着一边敲着桌子。

烈逸斜了江英南一眼,“你这算什么鬼主意?”

“我这可都是经过许多次实验得出来的结论啊,这女人啊,最逃不过的就是对她好的男人,尤其是像嫂子这样的,从小受过不少委屈的,哥,你听我的没错!”

“好了,你们两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皇甫澈大概是被这两个人搅的更心烦了,所以直接下了逐客令。

“哥,你这脸皮得厚一点,放下你的架子,不丢人!”

烈逸急忙把江英南拖了出去。

皇甫澈轻轻地按揉着自己的眉心,脑袋里仔细回想着江英南的话。

下午的时候,谭杰带着楚凌熙直接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里,看见楚凌熙亲自上门,皇甫澈也吓了一跳,直接取消了下午的会议。

楚凌熙过来大摇大摆地坐在了皇甫澈的对面,“皇甫澈,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卑鄙!”

“什么?”

“你当年杀了我爸爸,伪造成自杀,还伪造他的笔迹写了遗书,现在竟然还用钱收买我妈,让她骗我说我不是爸爸亲生的女儿,哼,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样一个卑鄙小人!”

皇甫澈一脸疑惑,他压根没有找过陶静。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好,你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你就继续装吧,我们来谈一谈你喜欢的话题吧。皇家集团有我百分之五的股份,这百分之五的股份一直是在你手里的,我已经请了律师,律师会帮我打官司的,我要把这股份要回来。”

楚凌熙的脸冰冷至极,好像对这个男人已经没有半分情分。

“还有,这几年这份股份握在你的手里,应该每年也分了不少钱吧,这些钱你通通给我吐出来!”

皇甫澈看着楚凌熙冰冷疏离的脸,无言以对。

他的心很痛,不知道如何抚平楚凌熙心里的伤痛。

“还有,你现在住的龙泽小区的房子是我的,我请你马上搬离那里,并且你住的这几年按照市场价,要付我房租,一分都不会少!”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

皇甫澈不在乎钱,他在乎的是楚凌熙,楚凌熙突然不讲情面说明她心里没有他了。

“是!”楚凌熙站起身来,“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我家里找我,再有下一次,我会告你私闯民宅!另外,不要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找我的律师。”

说完楚凌熙迈开长腿离开了皇甫澈的办公室。

他不仁,那就别怪她不义。

楚凌熙要和皇甫澈斗到底。

皇甫澈看着楚凌熙离开的背影,没有挽回,也不知道该如何挽留。

楚凌熙回到了马路对面的乾坤集团的大厦,刚坐在办公室里,就接到了律师事务所的电话。

“你好,楚小姐,实在抱歉,您这个官司,我们不能接。”

楚凌熙顿时急了,“为什么不能接?这个官司很有难度吗?所有的理都站在我这一边。”

“抱歉,我们真的不能接。”

“你们是忌惮皇甫澈的势力吧,只要我拿回我的股份,皇甫澈就再也不是昔日的皇甫澈了,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

对方挂了电话。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