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错乱的记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我好痛啊!”

“皇甫澈,救我!”

“皇甫澈,你在哪儿啊?”

……

皇甫澈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他一头大汗,朝着外面看过去,月光洒满了整个房间里,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床边仍旧是空的。

属于楚凌熙的位置仍旧是空的。

皇甫澈从未想过他会如此思念一个人,如此依赖一个人。

以前他觉得自己离开谁都可以活着,后来有了楚凌熙,他以为自己依赖的是她的好手艺,直到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依赖的是她这个人而已。

皇甫澈缓了一下神儿,又睡不着了,他走出房间,经过儿子的房间,听见里面传来了声音。

“妈咪,你别走,妈咪!”

皇甫澈急忙推开了小汤圆的房间的门,进去一看,小汤圆张牙舞爪的,应该是做噩梦了。

小汤圆也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皇甫澈把他抱在了怀里,小汤圆看见皇甫澈又大哭起来。

“爹地,我要妈咪,妈咪怎么还不回来?”

皇甫澈轻抚着小汤圆的脑袋,“妈咪很快就回来了。”

“你这都是骗小孩子的话,妈咪是不是不回来了?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不许哭!”

小汤圆抽泣着,忍住自己要掉下来的眼泪,“爹地,我想妈咪,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妈咪被人欺负,我想打跑那些坏蛋,可是却打不跑。”

他们父子竟然做了同样的噩梦。

他梦见楚凌熙一直朝着他喊救命,可是他却怎么也拉不到她的手。

不行!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必须马上把她找回来!

“爹地明天就动身去m国,然后把妈咪接回来,好不好?”

“好!我也要去!”

“不行,你不能去,你太小了,我还要派人保护你,汤圆,你乖乖的在这边,爹地一定会把妈咪带回来的。”

小汤圆只好点点头。

他还太小,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添乱。

第二天皇甫澈便开始着手准备去m国的相关事宜。

烈逸却十分不解,皇甫澈怎么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是担心她因为丢失了一段记忆,被有些人利用。”

皇甫澈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就突发奇想要去找楚凌熙的。

楚凌熙丢失了那么重要的一段记忆,而且还在m国,和欧佳凝有接触,她太危险了!

一旦她丢失记忆的事情被欧佳凝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欧佳凝闹了一次绝食晕倒之后,父女的关系又恢复到了从前,这也给欧佳凝提了一个醒,她这大小姐的位置并没有那么稳固,做错事也是要挨耳光的。

可是这件事已经让欧少雄很反感了,她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能做,这也让她很着急。

于是陶静再一次来劝欧佳凝。

“凝儿啊,你看你这次办的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是收手吧,你把解药拿出来,我马上给凌熙,让她马上走,她一走,我们就太平了!”

陶静苦口婆心,自从楚凌熙来了之后,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那天欧佳凝那么一折腾,她更是需要吃安眠药才能睡好觉。

欧佳凝思虑片刻回答说:“好啊,妈,那你去说吧,只要她愿意走,我可以把解药给她。”

一听见欧佳凝松了口,陶静那叫一个心里痛快,“好好好,我马上去说!”

陶静立即来到了温泉室这边,楚凌熙正忙着,看见陶静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陶静只好把她拉到了一边。

“我是你妈,你连话都不愿意和我说了!”

楚凌熙却一脸不屑,“你也知道你是我妈呀,有话就快说吧。”

“小慈已经同意了,只要你愿意走,她就会把解药给你,你马上收拾东西准备走吧。”

楚凌熙诧异地看着陶静,脸上忽然有了笑容。

“你笑什么?”

“她和你说的吧,然后让你来找我。”楚凌熙冷哼一声,“我这红斑根本就没有解药,她说的话,也就你信!”

陶静拧着眉头看着楚凌熙,“不可能,小慈不会骗我的!她说有解药就一定有解药,你收拾东西赶快离开,她一定会把解药给你的。”

楚凌熙却笑了笑,“那就先把解药拿出来,我再走也不迟啊。”

说完楚凌熙就准备回去继续干活。

陶静一把将她拉了回来,“你这个孩子怎么就那么拧呢!你在这里就是等死!小慈现在心狠手辣,你如果不走,她不会放过你的!”

楚凌熙却甩开了陶静的手,“你什么时候会为我着想了?”

从小到大她都只会偏袒欧佳凝而已。

“你还不是为了她是欧少雄的女儿,可以给你带来锦衣玉食!”

陶静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的确是为了自己的好日子,可是她也是在为楚凌熙着想啊。

这样下去大家都没有好处的。

“凌熙,你就听妈的话吧,好吗?就当妈求你了,你走吧,不然她真的会杀了你的。”

“她为什么会杀了我?除非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这样一想,楚凌熙越发觉得奇怪了。

为什么欧佳凝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她好像真的很怕自己留在这里,很怕自己和欧少雄接触。

这个女人该不会真的有什么秘密吧?

“她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反正她就是欧少雄的女儿!”

“你们一直都在跟我腔调,她是欧少雄的女儿,我从来没有反驳过,你们究竟在心虚什么?”楚凌熙步步紧逼。

陶静吓得六神无主,“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快走吧!”

说完她就准备逃走。

楚凌熙喊住了她,“你等等!我有话问你。”

说着楚凌熙拉住了陶静的胳膊,“我爸爸在监狱怎么样了?”

听见楚凌熙的话,陶静更是吓得六神无主。

“他,他,他不是死了吗?”

“死了?”楚凌熙惊恐地看着陶静,“怎么回事?我爸爸怎么会死的?!”

楚凌熙一脸不确信地看着陶静。

这个样子的楚凌熙把陶静吓到了,难道不是楚凌熙和皇甫澈一起给楚钦办的丧事吗?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问?

陶静吓得甩开了楚凌熙的手跑开了。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