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风说着将包间里的柜子打开,里面有一个麻袋,他把麻袋拉了出来。

欧少雄和唐飏面面相觑,这欧家的庄园可从来没有来过贼。

这贼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小贼大概是内贼,你们回去好好审问丢了什么东西。”凌风将麻袋打开,看见里面的楚凌熙吓了一跳。

“丫头?”

欧少雄和唐飏也一眼就认出了楚凌熙!

“丫头,醒醒,醒醒!”凌风拍着楚凌熙的脸,他下手实在是太重了,害的楚凌熙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凌先生,你认识她?”

“这正是我要找的侄女!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欧少雄站起身来,“你要找的侄女,就是皇甫澈的妻子?”

“正是!”

唐飏把手里的资料打开,那上面赫然是楚凌熙的照片!

这世上竟有如此巧的事情?

“这孩子已经认我做干爹了。”

凌风皱了皱眉,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楚凌熙和凌风的关系,欧少雄也没有过分地追究楚凌熙为何要跳墙出去,凌风不适合出现在欧家的庄园,欧少雄便安排了酒店,让他们叔侄二人叙旧。

楚凌熙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只觉得脖子疼得厉害,像是落枕了似的。

“别动!”凌风拿来了一条热毛巾敷在了楚凌熙的脖子上。

楚凌熙一看眼前的人,眯着眼睛疑惑地望着他,“你是……”

“丫头,你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凌风轻笑着。

楚凌熙看着凌风的脸,一些片段逐渐在她的脑海中清晰起来,她似乎不认识眼前的人,可是又觉得和他很熟悉。

这种感觉和她脑袋中之前出现一些零碎片段时很像,但是这一次脑海中的片段比任何一次都清晰。

“真的不记得我了?”凌风疑惑地看着楚凌熙,“我是凌风,你爸爸的好朋友,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的好朋友……”

那些记忆慢慢拼凑起来,在老家的院子里,她和凌风交谈,他们一起去祭拜自己的爸爸,那些片段突然间变得很熟悉。

“火凤霓凰,凌风叔叔?”

“对!你想起来了!”

凌风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楚凌熙的脑袋,“我还以为我这一掌劈下去,把你的脑袋给劈傻了呢,那我可就没办法和阿钦交代了!哈哈!”

楚凌熙却笑不出来,“我的确不太记得你了,但是我好像知道你是谁。”

“发生了什么事?”凌风这才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楚凌熙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把自己被人催眠的事情告诉了凌风,后来又把自己被欧佳凝弄得脸上的红斑无法退却,她又和皇甫澈吵架的事情通通告诉了凌风。

当楚凌熙把自己经历的所有都告诉凌风的时候,她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凌叔叔,好奇怪啊,我竟然会那么信任你,可是我对你的记忆真的不多,我只知道你是爸爸的朋友。”

楚凌熙也觉得非常疑惑,为什么别的片段,她努力想都想不起来,而对于凌风的片段,却在看见他的时候就逐渐清晰起来了呢?

不过她来不及去思考这些问题,“凌叔叔,你应该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吧?你告诉我!”

“自杀。”

“自杀?”楚凌熙更加疑惑了。

那一瞬间,楚凌熙忽然想起一个画面,她一边哭着一边读着一封信,那封信好像是爸爸写给她的。

“对,自杀,因为他知道你和皇甫澈在一起了,他希望你幸福,这些你能想起来吗?”

楚凌熙努力回想着那封信的内容,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她用力摇了摇头,只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好,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凌风抓住了楚凌熙的肩膀,“或许皇甫澈做的是对的,忘记过去,然后创造新的记忆,对你来说才是正确的选择。”

楚凌熙长出一口气,她何尝不知道皇甫澈是为了自己好,只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她心里很不舒服。

“皇甫澈这个小子还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你爸爸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敢豁出命去,让你们在一起的。”

凌风忍不住感慨说:“丫头,虽然你爸爸不是你亲生的爸爸,但是他绝不会害你,所以你还是回到皇甫澈身边吧。”

楚凌熙错愕地看着凌风,“你说我爸爸不是我亲生的爸爸?”

凌风看着楚凌熙那诧异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她连同这一块的记忆也一同被催眠抹掉了。

“看来你这催眠对你的影响不小,不光抹去了皇甫澈的记忆,很多记忆也一起抹掉了。”

“凌叔叔,我爸爸不是我亲生的爸爸?”

楚凌熙发现自己的心竟然没有那么痛,根据她的经验,说明她曾经经历过这个时刻。

“我还帮你找过一些你亲生父亲的线索,是你自己销毁了。”

楚凌熙松开了凌风的手臂。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自己曾经被莫名其妙绑架了,对方没有要钱,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她醒过来的时候,就在一个仓库里,还是她自己跑回了家。

还有陶静一再劝自己离开,说自己留下来会死,还有欧佳凝觉得自己留下来对她的威胁!

难道说……

“丫头,你在想什么?”凌风察觉出楚凌熙的不对劲儿。

楚凌熙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不是爸爸的女儿,我很难过。”

楚凌熙不确定凌风和欧少雄的关系,不敢轻易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没什么好难过的,你爸爸这辈子能有你这样的女儿,也是他的福气了。”

凌风或许是年纪大了,看着楚凌熙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凌叔叔,你和欧少雄是什么关系啊?你们好像很熟?”

“这个说起来话长了,几年前,我被人追杀,是欧先生救了我一命,为了报答他,我一直暗中保护他,直到前几日救了他一名,这情分才算还了,我一向不想欠人人情,可追查到你在m国,我在这边人脉太少,就不得不请他帮忙了。”

“那凌叔叔,你有别的事情吗?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还在找"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