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不欢而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英南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烈逸办公室。

烈逸只当他又在发神经了,老实说江英南的确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也很有长性,唯独对待女孩子方面,他是个三分钟热度,睡过一晚就被他甩了的女孩子多的能排好几条街了。

所以烈逸压根没把江英南的话当回事。

在这个时候烈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屏幕,他立刻接了电话。

“喂,小妈,什么事?”

“阿逸,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啊?

回家一趟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烈逸就觉得一阵头疼,“小妈,老实说,是不是我爸让你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的,今天晚上肯定又有鸿门宴。”

“额……”对方明显有些尴尬,“你这孩子太聪明了,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你爸约了你黎伯父和黎伯母,准备商量一下你和黎嫣的婚事呢。”

这件事烈逸的父亲已经和他说过好几次了,他的年龄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谈婚论嫁了。

原本烈逸以为,自己会按照家里的意愿,实现家族联姻,所以要把自己的婚姻大事置之度外,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有些不愿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见皇甫澈和楚凌熙很幸福,他也想找一个深爱的女人让自己的人生有点意义,总之他现在很排斥黎嫣,尤其是黎嫣对皇甫澈死缠烂打,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

“阿逸,你也别怪小妈,其实小妈也觉得你到了这个年纪,也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好,我知道了,晚上我回去。”

烈逸还是同意了,他不想让小妈为难。

晚上的时候烈逸故意迟回来了一会,主要不想和自己的父亲烈镇多聊结婚的话题,因为今天烈逍值班,所以没回来。

烈逸前脚回家,黎家的人后脚就到了,黎嫣跟在父母身后,平添了几分乖巧。

烈逸已经不记得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一见面就想起她曾经赤着身子跨坐在皇甫澈身上的样子,让烈逸十分不舒服。

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黎嫣和烈逸都是闷头吃饭,默不作声。

只有烈逸的父亲烈镇和黎嫣的父亲黎仲道相谈甚欢,烈逸的小妈钟婷似乎也察觉出了这怪异的气氛,她和黎嫣的母亲盛莲安并不熟悉,所以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黎嫣似乎食欲很好,一直吃着喝着,这嘴巴就一直没有停下,烈逸时不时看她两眼,好像没吃过饭似的。

盛莲安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些失礼,桌子底下一个劲儿地踢着她的脚,可是黎嫣却毫不在意。

直到黎嫣吃饱了,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一桌子的人都在看着她。

她抬起头来朝着在座的各位微微一笑,“烈伯父,烈伯母,你们家的菜太好吃了,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

钟婷立即笑了笑,“嫣儿,好吃你就多吃点。”

黎嫣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不过我总不能因为一口饭就把自己给卖了吧?”

这句话一出,现场的人个个脸色僵硬。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盛莲安急忙尴尬地笑了笑,试图掩饰过去。

“我在这里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我从一开始就非常反对什么家族联姻,这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兴这个了,大清朝都灭了好多年了不是?”

“嫣儿!你给我坐下!”

黎仲道狠厉地说。

可黎嫣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所以我是不会嫁给烈逸的,我和他不合适,我从十六岁开始交男朋友,交过的男朋友数都数不过来,我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我,烈逸他和我不合适,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黎仲道猛地站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黎嫣的脸上,“你给我住口!”

黎嫣乱交男朋友这件事,黎仲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正因为这女儿不省心,所以这婚事的事情一拖再拖,好不容易她最近消停了,黎仲道这才准备和烈家商量结婚的事情。

来之前他还纳闷呢,黎嫣今天竟然无比配合,什么都没有说就跟着来了,结果她是来造反的!这一个耳光让现场鸦雀无声。

谁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场景。

黎嫣从来没有想过一向把自己当成掌上明珠的父亲,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一个耳光。

她迅速逃离了这里。

烈逸看着这一切,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也没办法,毕竟刚刚黎嫣拒绝了他,他现在追上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吗?

黎仲道和盛莲安急忙向烈镇以及钟婷道歉,道歉也显得那么尴尬,这一家人便急忙离开了。

这场晚餐搞得不欢而散。

烈镇叹了口气,“阿逸,这黎嫣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交了很多男朋友?”

烈逸猛地抬起头来,“我……不是很清楚。”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回答,好像是在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她瞎说的,我之前听说这丫头性子倔,一直和黎仲道对着干,八成是不想结婚,所以故意那么说的。”

钟婷急忙道。

烈镇叹了口气,“这孩子是被黎老兄惯坏了,这黎家的集团都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她都不懂得为家里分忧。”

烈逸这才看向自己的父亲,“黎家的集团出了什么问题?”

“资金流的问题每家集团都有,黎家外表上光鲜亮丽,可资金早就出了好几次问题,拆了西墙补东墙,早晚有一天会有补不上的,而且黎老兄病了。”

“什么病?”

“没有仔细打听,他也打马虎眼,但是我猜肯定是治不好了,不然他不会这么着急,他就只有一个女儿,想要坐稳集团,必须给女儿找个靠山,不然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支撑起这么大的家业,而且这家业还有漏洞。”

烈镇接二连三地叹气,“可怜黎老兄这一辈子叱咤风云,晚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烈逸听了也惊住了。

黎嫣一向线条比较粗,怕是她根本不知道她爸爸生病的事。

不知怎的,他开始同情那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