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有心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欧家庄园楚凌熙这两天真的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说服欧少雄进医院做检查。

她是把所有的道理都讲给他听啊,但是欧少雄就是油盐不进,而且还仗着自己生病,开始发脾气,楚凌熙一旦提起医院和检查,他就立马变了脸色。

这天欧少雄又在草地上开始练剑,一招一式倒也像模像样。

楚凌熙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坐在草地上便开始自己吃了起来。

欧少雄练完出了一身的汗,正想着吃点什么解解渴,就看见楚凌熙端着一盘水果已经吃了大半。

“你这丫头!水果不是给我端来的吗?

你自己怎么吃上了?”

欧少雄把自己的剑交给佣人来,到了楚凌熙身边,同样做了下来,从楚凌熙的盘子里拿了几个草莓来吃。

楚凌熙也不说话,一个一个接着吃着水果。

“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劝我去医院了?”

每天听楚凌熙说去医院的事,他这耳朵都起茧子了,可是她不说了,他又有点儿不习惯。

“说了也白说,你又不听我的话。”

楚凌熙一副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你早点死了更好,这样我就可以继承你所有的财产了,反正我和你也没啥感情,你早一天死,我早一天解脱。”

欧少雄立刻在楚凌熙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你个混账东西!竟然咒我死!”

楚凌熙也不还手,也不吭声。

欧少雄忽然开怀大笑,“哈哈哈,你这丫头真是个鬼机灵,之前在我面前唠叨知道没有用,开始变换策略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容易上当!”

楚凌熙把一颗草莓塞进了嘴里,朝着欧少雄竖起了大拇指,“厉害!我输了。”

欧少雄的脸上荡漾着得意的神色,“年轻人,这么快就认输了吗?”

“不认输能怎么样?”

楚凌熙嘴里咀嚼着草莓吱吱呜呜的说。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楚凌熙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欧少雄,感觉这老头一肚子坏水。

“你要是能把我哄高兴了,我就听你的话,去医院做检查,配合医生的治疗。”

楚凌熙把头一低,“老头,你当我是傻子吗?

你这话说了等于白说!高兴这个词,太过于主观了,到时候你想高兴就高兴,想高兴就不高兴,我拿你有什么办法?”

欧少雄伸出手指戳了戳楚凌熙的脑袋,“不愧是我欧少雄的女儿,就是聪明!”

楚凌熙翻了个白眼。

“好!那我就直截了当的告诉你,我临终之前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一放心不下你,皇甫澈那小子我信不过,集团的事我也怕你处理不清,二放心不下阿飏,阿飏是我一手带大的,他为了我,为了公司付出了太多,拖到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

楚凌熙似乎已经察觉到欧少雄想要干什么了。

“所以呢?”

“这件事情非常好解决,你马上和皇甫澈离婚,然后嫁给阿飏,一箭双雕!我所有的心事就全弄掉了,死了也能瞑目了!”

楚凌熙再一次朝着欧少雄竖起大拇指。

“你答应了?”

“我答应你个头啊!你做梦去吧!”

楚凌熙把水果盘放到欧少雄的腿上,“随你便!”

说完她怒气冲冲的就回到了别墅里。

欧少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仍旧有些得意,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不过这都是为了她好。

她即便是现在不同意,将来也会同意的。

欧少雄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楚凌熙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步,她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才会留在这里,欧少雄从来没有管过她一天,她干嘛要在乎他的死活呢?

可是她到底是个心软的人,就是下不了决心离开。

楚凌熙掏出手机来给皇甫澈发消息,想要让皇甫澈把自己接走,写到最后还是把消息删除了。

她决定出去走走透透气,她这边的小阳台上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迎着风,晒着太阳,倒也惬意的很。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好像是做卫生的佣人过来了。

“你说咱们这大小姐脸上有那么大一块红斑都要愁死了,这将来可怎么嫁人呀?

虽然到时候先生会把这大片家业留给她,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别回头家业被人夺了,人也被人弃了。”

“这哪用得着你操心呀,咱们这位大小姐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嫁进了豪门。”

“是吗?

我的天哪,我竟然还不知道,不过大小姐这脸已经毁了,人家还能要她吗?

哪个豪门里的太太不是如花似玉的?

不少富豪年纪大了,还要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充当门面呢。”

“说的也是呀,小姐本来长得挺好看的,就是这脸上的红斑,我刚看见她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呢!”

楚凌熙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心里没命的疼着。

她不愿意上去说什么,人家说的也是事实,她们两个说的还算好听的。

她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脸上的红斑还在,这些议论就会一直陪伴着她,陪伴着皇甫澈,陪伴着汤圆,陪伴着将来她每一个孩子。

她把手机拿了出来,把手机当成镜子来看自己的脸。

脸上的红斑真的很吓人,遮住了她整整半张脸。

“两个不好好做事,在聊什么!”

一声呵斥传来。

两个佣人急忙道歉,然后立即离开了这里。

唐飏走到了这边的阳台上,楚凌熙刚把自己的手机收进了口袋里。

“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楚凌熙装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你好像有心事。

他们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楚凌熙的唇角带着一抹苦涩,“他们说的是事实啊,没关系,听得多了我就习惯了。”

唐飏其实觉察得出来,楚凌熙看上去好像没什么所谓,可是她真的很介意。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介意的。

“是和皇甫澈发生了什么吗?”

楚凌熙惊讶于唐飏能一眼看穿她的心思。

“没关系,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我只是想做一个倾听者。”

楚凌熙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