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生孩子才是正经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心里多少有些难以释怀。

唐飏微微一笑,“你不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还是担心皇甫澈过不了吧。”

楚凌熙把头转向了唐飏,“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竟然会这么了解我。”

她低垂着眼眸,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可以说服我自己,让我自己坚强一点,不去在乎那些流言蜚语,可是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有丈夫有儿子,我不得不去在乎他们的感受,我所遭遇的,他们也同样会遭遇,甚至会更多。”

唐飏看着楚凌熙忧心忡忡的面庞,他还从未见过她如此忧郁的样子。

“只有善良的人才会处处为他人着想,其实我觉得你自己想多了,他们都是你深爱且深爱着你的人,或许他们并不在意。”

楚凌熙低垂着眼眸淡淡一笑,“我知道,可是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她甚至不太敢和皇甫澈讨论这个问题。

“据我所知皇甫澈现在就在这边,好像是说要拓展国外市场,其实我觉得他是为了你来的,可能也是担心你。”

楚凌熙这才转过头去看向唐飏。

“你别误会,我可没有跟踪你们的意思。

其实我接触过很多豪门子弟,他们都不太擅长表达感情,或者表达的方式很让人费解。

我不知道皇甫澈和你的相处是怎么样的,如果你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可以和他开诚布公的聊一聊,你们两个能走到今天,已经经历了很多,何不敞开心扉的好好聊一聊呢?”

楚凌熙把唐飏的话记在了心里,自从她失去了那段记忆之后,她和皇甫澈真的还没有好好聊过。

或许,他们的确该好好聊聊了。

“其实大道理我也懂,我也知道皇甫澈对我很好,他很爱我,可是以后呢?

我的脸变成了这样,谁也说不好以后。”

唐飏却笑的更轻松了,“既然你不知道以后,那还烦恼什么呢?

现在开始担心明天的事,今天岂不是浪费了。”

楚凌熙恍然大悟,这么简单的道理,她竟然忘了!“谢谢你,唐飏,和你聊了以后我顿时茅塞顿开,哈哈。”

“能帮到你我很开心。”

唐飏会心一笑。

楚凌熙第二天趁着欧少雄去集团,就立即赶往了皇甫澈所在的别墅,不过很不巧,皇甫澈不在,她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直等着。

脑袋里想了很多的事情,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终于听见了汽车的声音。

皇甫澈远远地从车窗里看见坐在门口的楚凌熙就立即叫司机开快一点,他三步并作两步快,“怎么来也不说一声?”

“皇甫澈!”

楚凌熙一下子坐起来,像只猴子一样一下子窜到了皇甫澈的身上,像个人体挂件一样挂在了皇甫澈的脖子上。

皇甫澈担心她摔着,急忙抱住了她,不过她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挂在他身上。

皇甫澈就这样抱着他进了客厅,又直接上楼进了卧室。

“来了多久了?”

“很久很久,久到要想死你了。”

楚凌熙的嘴巴出奇地甜。

“油嘴滑舌。”

不过他倒是喜欢的很。

来找我什么事?”

皇甫澈才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无缘无故跑过来说甜言蜜语。

“想你了所以来找你。”

楚凌熙说着就在皇甫澈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皇甫澈的表情仍旧是冷冷的,这蜻蜓点水的一啄,让他直接吻上了楚凌熙的嘴唇,他就那样抱着她,亲吻着她柔软如花瓣一般的嘴唇。

当皇甫澈准备抱着楚凌熙去大床的时候,楚凌熙却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皇甫澈。

“怎么了?”

“皇甫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看着我这张脸,你也吻得下去吗?

你和我亲热的时候,心里不会有什么障碍吗?”

其实楚凌熙很早就想问了,她每天早上洗脸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时候都会觉得反胃,更何况是皇甫澈呢。

“这是什么鬼问题?”

楚凌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我换种方式,你真的不介意我脸上的红斑吗?

真的不介意我这么丑吗?”

皇甫澈似乎有些不悦,“问了好多次了。”

“你多回答几次又怎么样?”

“浪费时间。”

对于皇甫澈的不解风情,楚凌熙多少觉得有些心塞,只要她脸上的红斑还在,她就会像问“你爱不爱我”这样一直问“你介不介意”。

可他却连多回答几次的耐心都没有。

见楚凌熙似有些不悦,皇甫澈用下巴蹭了一下她的脸,让她抬起头来。

“我最后一次回答你,听好了。”

皇甫澈的眼神无比认真,充满了一个君主的威严,“不介意。”

楚凌熙是有些欣慰的,“哪怕别人总是在你背后指指点点,说你的老婆怎么丑,你也不介意吗?

他们还会说你的老婆不仅丑,还是个……荡妇。”

听到这话,皇甫澈顿时皱起眉头,“胡说什么?”

“我都知道了,婚礼上的事情,我全都知道,很多人都觉得你是在做戏,觉得我是个……荡妇。”

楚凌熙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你都不介意吗?”

“不介意,”皇甫澈坐在了床上,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熙熙,不要去在意别人怎么说,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楚凌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所以你让汤圆和我说了杨甜甜妈妈的事情。”

这件事瞒不过她,她知道皇甫澈也是想安慰自己。

“我和汤圆都不介意你的脸,在我们眼里,你还是从前的你,没什么区别。”

楚凌熙一下子搂住了皇甫澈的脖子,扑进他的怀里,“皇甫澈,我好爱你。”

“还有,不需要因为自己的脸就有什么愧疚,觉得亏欠我们什么,从而卑微地做出一些妥协和忍让,像以前那样就好。”

皇甫澈又补充了一句。

“好,哪怕你明天要抛弃我,今天我也会用生命来爱你。”

对于“抛弃”这个字眼,皇甫澈自然不喜欢,可他也不想去许诺什么永远、一辈子,觉得那太过于矫情了。

“别胡思乱想了,生孩子才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