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合法夫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个皇甫澈敞开心扉把话说清楚之后,楚凌熙感觉无比畅快,只需要搞定了欧少雄这个老头,她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这天闲来无事,楚凌熙便来找皇甫澈小聚,皇甫澈自然少不了实施生孩子的计划。

楚凌熙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总是送上门来,便宜了某个男人。

“我有事和你商量,皇甫澈,老头说只要我和你离婚,他就同意去做检查并配合治疗,要不然试试?”

楚凌熙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

“不行!”

皇甫澈拒绝地很直接,甚至都没有思考。

“怎么不行啊?

就是假离婚而已,又不是真的离婚。”

“你觉得假的离婚能骗过去吗?”

皇甫澈瞥了楚凌熙一眼。

楚凌熙吐了吐舌头,“离婚证肯定得是真的,但是咱们俩情比金坚,应该不在乎那个的吧?”

她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他一个大男人应该就更不在乎了。

“我在乎!”

皇甫澈敲了一下楚凌熙的脑袋,“再打这件事的主意,小心家法伺候!”

楚凌熙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这件事也就只能稍后再议了。

可皇甫澈却并没有打算放过楚凌熙,“欧少雄只是说让你我离婚,没有说别的?”

楚凌熙顿时紧张起来,“没……没有啊。”

“再说一次!”

楚凌熙顿时怂了,“什么都瞒不过你,说了,说让我和……唐飏在一起,不过!”

说完楚凌熙立即举起手来做发誓状,“我当时就拒绝了,而且拒绝地非常干脆,非常利落,一秒钟的考虑时间都没有!我还和他发了脾气!”

皇甫澈却对此没有兴趣,“你上次回来和我说那番话,也是唐飏让你来找我说的吧?”

楚凌熙眨巴了几下眼睛,没想到皇甫澈连这个都能猜到。

她还觉得唐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呢,皇甫澈才是蛔虫本虫!“那个……其实也不全是……”“你和他走得很近。”

皇甫澈阴鸷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楚凌熙,吓得楚凌熙大气都不敢喘。

“没有!就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想躲也躲不开啊。”

皇甫澈的眼神瞬间森冷。

楚凌熙立即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身边,“所以你就同意了嘛,我们做做戏,赶紧把这件事了了,到时候我就不用了住在庄园里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家三口团圆了啊!”

“想都别想!”

皇甫澈的威严不可忤逆。

楚凌熙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见谭杰在外面敲门,“总裁,欧少雄来了,说是接太太回去。”

楚凌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今天不是去公司了吗?

怎么杀到这儿来了!”

她急忙拿起衣服开始穿衣服。

皇甫澈心里十分不痛快,搞得他们像是偷情一样,明明就是有结婚证的!这如果真的办理了离婚证,那就更像是在偷情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怕什么?”

皇甫澈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

“你不怕,我怕呀!那老头身体不好,上次已经被我气进医院里了。”

楚凌熙嘀咕着,穿好衣服就准备逃走,“这里有没有后门啊?”

“你想逃走?”

“废话!难不成我直接下去啊?

你下去应付他,就说我根本没来过,我悄悄地从后门溜。”

皇甫澈系好自己衣服的扣子,然后走过去抓住了楚凌熙的手腕,“你是我的妻子,他没有理由阻拦我和你见面。”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皇甫澈,你你你……”皇甫澈直接拉着楚凌熙下了楼。

欧少雄就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看见皇甫澈拉着楚凌熙下来,脸色更是又暗沉了几分。

他站起身来,“楚楚,跟我回家。”

楚凌熙憨笑两声,“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说着她准备走向欧少雄,皇甫澈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欧少雄见状越发愤怒,“皇甫澈,你给我松手!”

“欧先生,熙熙是我的妻子,我们两个见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欧先生好像并没有什么正当理由阻拦吧?”

楚凌熙一副痛苦的表情。

“正当的理由?

正当的理由就是这是我的女儿,我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你!”

欧少雄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手指都要戳到皇甫澈脸上去了。

“很不巧,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

“那就离婚!马上办理离婚手续!楚楚什么都不要你的!”

皇甫澈淡淡一笑,“且不说欧先生从未养过熙熙,从未尽过一个父亲应该尽的责任,即便是欧先生从小将她养大,也没有资格来管她的婚姻大事,这都什么年代了,婚姻自由,欧先生不懂吗?”

“别说了,别说了。”

楚凌熙拉了拉皇甫澈的袖子,小声地说。

“你——你这个臭小子!”

欧少雄说不过皇甫澈,立即跺了跺脚,“楚楚,你跟我回去!”

楚凌熙是想跟欧少雄走的,最起码现在这种情况,她不走也得走,谁叫他是她亲爹,谁叫他命不久矣呢。

可皇甫澈仍旧没有松手。

“哎呀,我说我们两个感情真的很好,儿子都有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们呢?

哪有你这样的父亲,一见面就让我离婚,我离婚就能幸福吗?”

楚凌熙只好顺着皇甫澈说了几句。

“我让你跟我回家!”

欧少雄用力一跺脚,头有点儿晕,他立即闭上眼睛,用手扶住了自己的脑袋。

“别别别……”楚凌熙急忙走上前去,皇甫澈也只能松了手,“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你这老头倔死了,早点去医院检查做治疗,你就是不听!”

“走!”

欧少雄拉着楚凌熙的手腕就直接走了出去。

楚凌熙转过头来看着皇甫澈,一个劲儿地给他使眼色。

夹在亲生父亲和皇甫澈中间,实在是太憋屈了。

坐在回去的车上,欧少雄也彻底不说话了,楚凌熙瞄了他两眼,“你没事吧?

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那么不检点!”

“我怎么不检点了?

那是我老公,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受法律保护的!”

“从今天开始不许踏出庄园半步!”

欧少雄再一次下了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