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我们俩离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欧少雄好半天没有回过神儿来。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一个已经判处了死刑的罪犯,突然间被无罪释放了。

欧少雄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生病了,楚凌熙绝对不会到这边来的,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认下自己这个父亲。

现在她也没有叫自己一声爸爸。

倘若她知道自己根本没病,八成会立刻转身就走吧。

“医生,你确定我的肿瘤真的是良性的?”

医生笑了笑接着说:“十有**吧,不过万里还有一呢,要等到手术的时候才能真正的确定,究竟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欧先生,其实你真的很幸运,像你这种情况不知道确诊多少例恶性肿瘤了。”

欧少雄不知道这是不幸还是幸运。

“不过欧先生,这肿瘤已经长得很大了,已经压迫到你的脏器,必须择日手术,不然也会对你的身体产生很多不良的影响。”

欧少雄点了点头。

“另外在这些检查里,我们发现你现在有许多老年病,血脂偏高,血糖偏高,血压也偏高,典型的老年病三高,需要格外注意身体了。”

欧少雄这些全都没有听进去,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和楚凌熙交代。

“那好,我们现在就可以确定一个手术的日期了,这手术还是越早越好。”

这边的唐飏和楚凌熙已经到达了大峡谷,既然都出来了,那就好好的玩一圈。

楚凌熙大老远就看见了湍急的瀑布,这样的场面她还只从书上和电视里见过。

内心早已经心潮澎湃,忍不住想要再靠近一点了。

唐飏一路上给楚凌熙讲了很多的注意事项,以及这里的一些小故事。

“楚楚,你看上去好像很兴奋。”

“当然兴奋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出来旅行过呢,不瞒你说,我从小就一直被困在慕家做佣人,生活费都成问题,更别提出去玩儿了,这是我的第1次。”

楚凌熙早就不记得和皇甫澈度蜜月的日子了。

“好啊,那我今天就好好陪你玩一玩。”

两个人刚刚走到景区,准备买门票的时候,就看见一辆酷炫的黑色跑车停靠在的那里。

阳光的照耀下,那辆酷炫的跑车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彰显着王者的气势。

楚凌熙自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不要紧,就看见了坐在车里的男人。

怪不得觉得这车的气势有些眼熟,除了皇甫澈,估计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楚凌熙只好灰溜溜的走了过去,“皇甫澈!”

皇甫澈从车上走了下来,“这么巧。”

楚凌熙差点栽倒在地,什么叫这么巧?

她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肯定是小汤圆偷偷的告诉了皇甫澈,所以皇甫澈马上就杀过来了。

可是楚凌熙又不敢拆穿他,“是啊是啊,这么巧。”

皇甫澈一把搂住了楚凌熙的肩膀,看向唐飏的眼神充满了杀气,“唐先生,谢谢你带着熙熙过来。”

楚凌熙尴尬的笑了笑,今天怕是和唐飏玩不成了。

“那我们就先去玩了,唐先生,请自便。”

说着皇甫澈搂着楚凌熙的肩膀直接朝着售票处走了过去。

楚凌熙回过头来,一脸歉疚地看着唐飏,唐飏却仍旧温润如玉的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皇甫澈强行把楚凌熙的脑袋扳了过来,“今天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没有看够吗?

要不要我放你回去,你再多看两眼。”

楚凌熙哪里敢造次,让皇甫澈办理了离婚手续已实属不易。

“嘿嘿,他哪有你长得帅呀!你才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看都看不够!可要把你给看住了,不然就拿个小狐狸精给叼走了,我多吃亏呀。”

楚凌熙边说着,一边搂住了皇甫澈的腰。

皇甫澈瞄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们好像已经离婚了,你这么亲密合适吗?”

楚凌熙看了看皇甫澈,顿时就松了手,“也对啊,已经离婚了,那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反正我现在不受法律的约束,我现在回去去找唐飏好了。”

一边说着楚凌熙转身就准备回去。

“你敢!”

一声令下,楚凌熙立即灰溜溜地回来了。

“不敢不敢不敢,咱能不能别提离婚的事了,反正都是假的,今天就好好玩嘛,好不容易见一次。”

楚凌熙撅着嘴巴,一副哀求的样子。

皇甫澈哼了一声,拉着楚凌熙就走了进去。

这一天自然玩的尽兴,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回去的时候,楚凌熙还是和唐飏在一起。

回去的路上,楚凌熙一个劲儿地向唐飏道歉,只不过唐飏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回到欧家庄园,楚凌熙又恢复了一个刚刚离异女人的状态,只是家里的气氛让人觉得有些窒息。

小汤圆跑过来告诉楚凌熙,“妈咪,外公在你们出去以后就出去了,下午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我和他说话,他都不理我。”

楚凌熙和唐飏相互对视一眼,“该不会检查的结果不太好吧?”

唐飏摇了摇头,晚餐的时候,欧少雄倒是出来了,面色仍旧有些难看。

楚凌熙也是紧张兮兮的。

“我的手术安排在了下周。”

欧少雄突然宣布。

楚凌熙猛的抬起头来,“你去医院了?”

欧少雄冷哼了一声,“你们难道没有猜到我去医院吗?”

楚凌熙一阵囧,的确是猜到了。

“那医生是怎么说的?”

“和之前说的一样,安排下星期做手术,你们做好准备吧。”

欧少雄说完就站起身来走出了餐厅。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和楚凌熙说,也是担心一听说自己是良性的,楚凌熙就会离开,所以暂时决定隐瞒下去。

楚凌熙和唐飏则捉摸不透,“唐飏,以你对老头的了解,这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

唐飏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次真的有点猜不着了,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毕竟欧总决定手术了。”

“这倒是……”楚凌熙只能准备下星期的手术了,但愿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