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又怀孕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开始楚凌熙只是觉得没什么食欲,心想或许是自己山珍海味吃太多了,也没有在意。

后来开始在早上刷牙的时候总觉得恶心,在大姨妈推迟好几天之后,她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怀孕了,毕竟这几次和皇甫澈在一起都没有采取措施。

楚凌熙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一样,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瞒着所有人。

皇甫澈如果知道的话,那肯定要杀过来了,欧少雄如果知道的话,那假离婚的事也瞒不住了。

这天楚凌熙鬼鬼祟祟地溜进了唐飏的房间里,支支吾吾半天没把事情说清楚。

唐飏都看出楚凌熙的窘态,“楚楚,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哎呀!”

楚凌熙用力跺了一次脚,“你能不能帮我买验孕棒回来?”

“什么?”

唐飏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楚凌熙越发觉得窘迫,“我……可能怀孕了,所以需要确定一下。”

跟一个大男人说这种事确实怪尴尬的。

“哦……”唐飏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我没买过这东西,也不知道买什么牌子的。”

唐飏也很尴尬,活了三十多年,确实没买过这个。

“你就随便去一家药店就行,什么牌子的都无所谓的,但是你得亲自去,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好,我明天下班回来带给你。”

唐飏虽然应下了,可这心里一直不踏实,首先是去药店买验孕棒的事,他专门挑了中午人少的时候去了药店,踌躇了许久,转了好几圈,总算是问了店员,他的脸红的像是一块红布似的,快把店员乐死了。

回到公司里,他手里拿着传说中的验孕棒,看了许久才塞进抽屉里,时不时瞄两眼,生怕被人偷走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候,这东西他又不知道如何带走,因为店员告诉他,一次的测试可能不准确,叫他多买几个,他一口气买个五个。

他没有带公文包的习惯,看着这五个验孕棒,思来想去便揣进了口袋里,一路走出公司,像是做贼一样。

开车回到欧家的庄园,手插进口袋里,心跳仍旧很快。

想他唐飏活了三十几岁了,连场恋爱都没有谈过,做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啊!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大步流星地走进去,准备上楼去找楚凌熙,刚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了欧少雄的声音。

“阿飏,这么早就回来了?”

唐飏是个工作狂,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在公司里忙一会儿才回来,很少有下班就回家的时候,所以欧少雄才会这么问。

唐飏一听见欧少雄的声音,这一紧张,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一下子把一个验孕棒带了出来。

验孕棒从楼梯上滚了几下,他慌忙跑下去,急忙把验孕棒捡起来塞进了口袋里。

“是啊,今天没什么事。”

欧少雄并没有在意,可旁边的佣人却瞧见了那地上的东西。

“欧总,我找楚楚有事,先上楼了。”

一听说是找楚凌熙,欧少雄岂有拦着的道理,急忙挥挥手,“去吧,去吧。”

他一边笑着一边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这两个孩子看来发展的不错,阿飏很少会这么早回来,一回来就去找楚楚了,看来这两个好事快了。”

给欧少雄端茶水的佣人走过来,“先生,我看刚刚唐特助口袋里掉出来的东西,像是……”“嗯?

像什么?”

“像是验孕棒。”

佣人直言。

“验孕棒?

!”

欧少雄震惊地看着佣人。

“我看着很像。”

佣人也不敢完全确定。

欧少雄回忆着刚刚唐飏的神色,的确是慌里慌张的,他一向稳重,今天却格外慌张。

“怪不得他刚刚一副心虚的样子,这个臭小子!”

欧少雄心里那叫一个气,感觉自己的女儿受了欺负似的,可是转头一想,两个人发展的快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唐飏对楚凌熙好。

佣人又凑到欧少雄跟前说,“这两天大小姐的食欲不好,吃不下什么东西,而且我还看见大小姐早上恶心想吐,我说需不需要去医院,大小姐还说没什么,就是吃的胃口不舒服了,我看那样子,像是……有了。”

欧少雄拍了一下大腿,思来想去,如果楚凌熙有了,那应该不是皇甫澈的,他一直把楚凌熙囚禁在这边,她和皇甫澈都没见过面,如果说见过,那就只有宴会那一次了。

宴会那一次,楚凌熙说是看见皇甫澈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两个人也是在那次之后离婚的。

欧少雄自然不会完全相信楚凌熙的话,他也派人调查了一下皇甫澈,发现皇甫澈身边的确有个女人陪着,他这才相信了楚凌熙的话。

那这样说来,倘若楚凌熙真的怀孕了,那就是唐飏的了。

欧少雄站起身来,绕着沙发转了好几圈。

“这件事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知道吗?”

佣人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刚才看见验孕棒从唐特助的口袋里掉出来,才猜的,从来没有和别人讨论过。”

“那这件事到你这里为止,不可以和第二人说了!这种事传出去不好听。”

楚凌熙到底是刚刚离婚,这前脚离婚,后脚就怀上别人的孩子,传出去女孩子的名声就要不得了。

“不行,我得马上给他们举办婚礼,结了婚也就名正言顺了。”

到时候把生孩子的事情瞒一瞒,勉强还能找回一些体面。

“这个阿飏也真是的!一点分寸都没有!”

欧少雄生气归生气,两个都是他最爱的孩子,他终究也是高兴的,而且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可以做外公了。

唐飏慌慌张张拿着验孕棒敲开了楚凌熙的门,然后把五个验孕棒递给了楚凌熙,交到楚凌熙手里那一刻,他如释重负。

楚凌熙看着他窘迫的样子,顿时大笑起来。

“你不是吧,买这个东西让你那么为难吗?”

唐飏尴尬地笑了笑,“第一次。”

“看来啊,你该谈恋爱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你的终身大事了,总不能因为老头对你有救命之恩,把命都给他吧,再说了,老头可不想耽误了你。”

唐飏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只可惜你已经是别人的了。”

楚凌熙立即进了洗手间,进行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