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临终遗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最后跪倒在床边,握住了皇甫瑞的手。

他的手枯槁地不成样子,像是干枯的树枝,失去了一切生命的迹象。

皇甫澈从未想过自己与父亲再见面竟然就是最后一面了。

上次见面还是在他的婚礼上,如果不是楚凌熙,他还见不到皇甫瑞呢,只可惜那次婚礼成了闹剧,他和父亲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后来因为汤圆见过一次,也只说了那么几句话而已。

皇甫澈回想着当年他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和皇甫瑞在书房里对峙。

那一幕仿佛还在昨天。

“澈儿,我的儿,终究是我错了。”

皇甫瑞的声音十分清晰。

皇甫澈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我不该把利益看的太重,这世间钱不是万能的,什么家族,什么集团,终究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情才是真的。”

皇甫瑞微笑着看着皇甫澈,皇甫澈也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脸上布满了沧桑的皱纹,那是岁月的痕迹。

“你说的对,我没有把你当成儿子,把你当成了机器人培养,是我的错,倘若我早一点明白,或许我现在含饴弄孙,自得其乐。”

皇甫瑞苦笑,“澈儿,你可以原谅我吗?”

皇甫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父子也斗了好几年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很心软,所以最终也没能分出胜负。

“没关系,终究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澈儿,你终究是我的儿子,在我临终前还有一些话要告诉你。”

“你说。”

“我的书房里有一个暗室,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那里有我写的遗嘱,等我的后事办完,你就去把遗嘱拿出来。”

“好。”

“你和策儿都是我的儿子,我一心只想培养你,却忽略了策儿,我后悔的是如果当初好好的培养你们两个,或许我现在的结局就不是现在这样了,说这些都晚了。”

皇甫瑞摆了摆手继续说:“策儿从小嫉妒你,嫉妒你是家族的继承人,嫉妒我只培养你一个人,所以他做了很多的错事,终究是我的错,你们两个终究都是兄弟,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原谅他。”

皇甫澈点了下头。

“我知道你自从有了楚凌熙,就没有那么强的胜负欲了,所以皇家集团你想要便要,不想要就算了,我只有一点,如果集团交到策儿的手上,他如果不能成事,你还是要把集团接手过来。

这集团已经有百年多的历史,如果在我手上毁掉,那我无言去面对我们家的列祖列宗,就当做是我的遗愿吧。”

“我明白。”

皇甫瑞最后看向了皇甫澈,“澈儿,你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他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完了,只想听听儿子还有什么要说的。

皇甫澈低沉着眼眸,却不知从何说起。

皇甫瑞知道皇甫澈对自己的怨恨太多了。

是自己这个父亲毁了他的一生。

就在他以为皇甫澈什么都不会对自己说的时候,皇甫澈突然说开口了。

“爸,熙熙要生了。”

这一声“爸”包含了太多太多。

皇甫瑞咧开嘴笑了笑,“我……又要做爷爷了?”

“是,你又要做爷爷了。”

“真是太好了,只有汤圆一个小家伙也是怪孤单的,正好可以做个伴。”

皇甫瑞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孩子还没有取名字呢,爸,你给他取个名字吧?”

“汤圆的名字取了吗?”

“也没有。”

“他的名字我早就取好了,只是怕你不同意,所以一直没有和你说,就叫他皇甫怀谦吧,至于刚出生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就叫皇甫瑾昂,女孩就让楚凌熙自己去取吧。”

“好。”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澈的手机响了起来,皇甫澈本来不想接电话的,见是烈逸打来的,心里想着,说不定楚凌熙那里有什么事,于是就接了电话。

“阿逸,是不是熙熙……”“生了,生了,哥,是个儿子!”

“爸,你听到了吗?

熙熙生了,这个儿子,你又多添了一个孙子。”

皇甫澈看向皇甫瑞的时候,他睁着眼睛面带微笑,好像没有呼吸了。

“爸,爸,你听到没有?”

皇甫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手一下子就垂了下去。

皇甫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

另一边的医院里。

楚凌熙躺在产床上,似乎已经耗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整个生产的过程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是死了,然后又活了过来。

皇甫澈还没有过来。

良久良久才反应过来,孩子好像没有哭声。

“医生,孩子怎么不哭呀!你抱过来给我看看。”

“皇甫太太,不要着急,我们正在想办法。”

助产士急促地回应说。

“什么叫想办法?

是不是孩子有问题,你先把他抱过来给我看看!”

楚凌熙挣扎着就要起身。

“先不要动,你刚刚生产完,不能动气!不要着急,否则容易大出血的,我们这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助产士急忙按住了楚凌熙。

可是迟迟听不到哭声,楚凌熙怎么能安心的躺在床上呢?

“孩子,我的孩子!”

楚凌熙看见一个医生拎着孩子的脚,把整个孩子倒放了过来。

“不要这样会伤着他的!”

楚凌熙挣扎着就准备下床去,可是她连骨头都是软的,根本没办法下床。

“不行,还是不哭,马上送到新生儿科,叫那边的医生进行急救!”

医生最终还是下达了命令。

“我的孩子……”楚凌熙虚弱的叫着。

可是没有人理会她,毕竟现在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楚凌熙被强行按到了床上,在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可怕的念头。

“皇甫澈呢?

皇甫澈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烈逸这边看着孩子被带走,也急忙问了一下情况,又给皇甫澈打了电话。

“阿澈,你怎么还没有过来?

孩子被送去新生儿科了,好像是有点问题!你马上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