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葬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也并不理会这些流言蜚语。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没有宾客过来,郑玉和皇甫策都累了,佣人过来劝他们去吃点东西,他们也就就坡下驴,赶紧到后面歇着去了。

郑玉和皇甫策在休息室里吃着饭。

“这饭做得也太简单了一点吧?

连点肉星都没有!”

皇甫策在自己的碗里扒拉了一下便把筷子丢到了一半。

“策儿,你别忘了,现在你爸爸刚刚去世,能有一口饭菜不错了,这个时候做的饭怎么能有肉星呢?

你多吃一点,这几天累坏了,等丧事办完了,再好好补回来。”

郑玉一边吃着一边又把筷子拿起来递给了皇甫策。

皇甫策皱着眉头拿起筷子,只好接着吃。

“妈,你就是太小心了,现在又没人,让厨房的人偷着给咱们做点吃的,又能怎么样呢?”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觉得没事,可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那皇甫澈看着没事,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打主意?”

郑玉小心翼翼地说。

皇甫策立即凑近了郑玉,“妈,你说咱们的计划能成吗?

也不知道我爸临死的时候和他说了什么,大哥这个人太聪明了,我怕……”“能不能成也要一定成!”

郑玉的眼神里迸发着恨意,“不管你爸临终前说了什么,都不作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凭什么作数?”

皇甫策先是一惊,随后大喜,“妈,怪不得当时你让我们全都出来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呢,这样一来,无论我爸交代了他什么事,没有证人,随便他说什么,我们都翻脸不认!”

郑玉看着皇甫策,放下筷子整理了一下皇甫策的衣服,“策儿,你要记住,你才是皇甫家的继承人,没有人能和你抢!”

皇甫策心中一阵痛快,他马上就要继承皇家集团了,这次是真正的占有!灵堂里,终于有佣人走过来拍了拍皇甫澈的肩膀,“大少爷,您也去吃点东西吧,您都跪了一整天了,也该吃点东西了。”

皇甫澈朝着身旁看了看,是个年轻的佣人,脸生,没见过,这佣人倒是有良心,这皇甫家上上下下的佣人全都不理会他,唯独这个还知道喊他去吃饭。

“不必了。”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啼哭传来,“爸爸——”灵堂里立马就热闹起来了。

原来是皇甫玥回来了,皇甫策的双胞胎妹妹。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国外留学,只有过年才回来那么几天,皇甫瑞一咽气,就立刻给皇甫玥打了电话,皇甫玥一刻都没有耽误,就坐飞机回来了,可什么都没有赶上。

皇甫玥在灵前磕了几个头,便换了孝衣,跪在了皇甫澈的旁边。

她挽住了皇甫澈的胳膊,“大哥,爸爸怎么突然就……”“年纪大了,他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皇甫澈简单地回答着。

皇甫玥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我今年过年回来的时候,爸爸的身体就不是太好。”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其实她和皇甫瑞哪有什么感情呢?

皇甫瑞对皇甫策这个儿子都很少会多看一眼,更何况皇甫玥这个女儿了,皇甫玥的教育一直都是郑玉在安排,等她大一点就立即安排出国读书了,回家的次数很少。

所以皇甫玥对父亲的角色一直都十分模糊,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他笑过,甚至他从来没有抱过她。

灵堂上到底还是要哭一哭的。

皇甫玥腻在皇甫澈的身边,“大哥,我听说你都结婚了,那嫂子怎么这么没规矩,竟然都不过来守灵!”

虽然不在家里,可关于皇甫澈的事情,皇甫玥知道的清清楚楚。

“她刚生完孩子。”

皇甫澈回答说。

皇甫玥本想好好数落一顿,结果一听说楚凌熙刚生完孩子,到嘴边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那嫂子生了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

皇甫澈淡淡地回答着。

皇甫玥心里那叫一个不痛快,这个女人是母猪吗?

生了一个又一个,这都两个儿子了!她从一开始知道皇甫澈和楚凌熙的事,就一直觉得两个人会分手,结果孩子竟然都生了两个了。

这几年如果不是郑玉一直拦着不让她回来,不让她掺和家里的事情,她恐怕早就要去会会那个楚凌熙了!皇甫澈终于抬起头看向了皇甫玥,“玥儿,你旅途劳顿,先去休息一下吧,这下半夜了,不会有人来的。”

听见皇甫澈这么关心自己,皇甫玥心里暖暖的,“大哥,我不累,我在这里陪着你。”

虽然皇甫澈一直和皇甫策没什么感情,可皇甫澈对这个妹妹倒是不错,皇甫玥小的时候总是远远地看见皇甫澈读书学习,而她和二哥却可以肆意玩耍,那个时候还什么都不懂,总觉得皇甫澈很可怜。

于是经常偷偷地偷一些点心亦或是好玩的玩意拿给皇甫澈,一开始皇甫澈不理会她,时间久了,她总是锲而不舍给他送东西,那些东西他都没有见过,皇甫澈对这个妹妹也就越来越好感了。

皇甫澈在这个家里,说话最多的就数皇甫玥了,后来皇甫玥去读书,他们兄妹也不常见面,倒是偶尔能在微信上聊上几句。

“去歇着吧。”

皇甫澈又把头转了回去。

没过一会儿,郑玉和皇甫策就回来了,“玥儿回来了?”

“妈,二哥。”

皇甫玥站起身来走向了郑玉和皇甫策,“二哥,你也真是的,让大哥一个人守灵,你自己偷懒去歇着。”

她忍不住替皇甫澈抱不平。

“你是哪头的?”

皇甫策质问着。

郑玉急忙说:“策儿,你也休息好了,快去换你大哥吧。”

皇甫策只好重新跪在了灵堂前面。

三天之后,皇甫瑞的尸体进行了火化,然后举办了盛大的葬礼。

葬礼一结束,皇甫澈就准备去医院看看楚凌熙和自己的孩子,结果却被家族里的长辈喊住了。

“这葬礼刚结束,你又跑去哪儿!你究竟眼里还有没有你爸爸?

你爸爸去世了,这皇甫家总要安定下来,是时候该公布遗嘱了。”

皇甫澈不想和这帮人争辩,只好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