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真假遗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玉是一副凄惨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颜色,显得苍白无力,还带着未干的泪痕,一身黑色的校服,让她看上去纤瘦了不少。

“我一个妇道人家,实在是做不了主,还请族中的各位帮忙主持。”

郑玉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沙哑。

族中和皇甫瑞一个平辈的人名叫皇甫谦,辈分中算他最大了。

他坐在了正中央的位置上,手里拄着拐杖,“本来是轮不到我来主事的,族中我辈分最大,那今天我就来主一次事,这阿瑞生前,皇家集团一直是交到了策儿的手里,澈儿早就和家族分崩离析,所以这家族应该还是交给策儿打理,就是不知道阿瑞生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遗嘱?”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郑玉身上,毕竟郑玉一直跟随在皇甫瑞左右。

虽然她年纪轻,也不是原配,毕竟跟在皇甫瑞身边这么久,如果有什么遗嘱也应该给她。

郑玉迟迟没有开口,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皇甫澈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知道遗嘱在哪,你们稍等片刻。”

说完皇甫澈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直接上了楼。

他来到了皇甫瑞生前的书房里,打开墙上的一面字画,里面有一个暗格,将暗格里的东西轻轻转动,一个书架便慢慢移动开了。

皇甫澈小的的时候一直在这里读书学习,这里有个暗室的事情只有他和皇甫瑞知道。

他直接把里面的遗嘱拿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对皇家集团失去了兴趣,所以皇甫澈连看也没有看,就直接拿了出去。

不管皇甫瑞究竟是如何安排的,他都听从安排。

皇甫瑞直接把遗嘱交给了皇甫谦。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遗嘱上。

皇甫谦清了清嗓子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宣读遗嘱了。”

房间里安静极了,听不到任何声音,所有人都想知道这遗嘱究竟写了什么。

郑玉和皇甫策相互对了个眼神。

皇甫澈则神情黯然。

遗嘱里对财产进行了一些划分,这些财产都是皇甫瑞名下的财产,有一些古董字画,也有房产地契,还有一些现金。

这些东西的划分基本上皇甫澈百分之三十五,皇甫策百分之三十五,皇甫玥百分之三十。

这倒是有些让郑玉意外,皇甫瑞一向不怎么看重皇甫策,更别提皇甫玥了,皇甫策竟然可以拥有和皇甫澈相同的财产分割,就连皇甫玥拥有了百分之三十。

只有皇甫澈心里明白。

皇甫瑞这是死前想通了,他觉得亏欠了这一儿一女的,所以死后多给他们一些钱作为弥补。

最重要的就是皇家集团的股份了。

“我在皇家集团共拥有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在我身故之后,这些股份全部由我的长子皇甫澈继承。

我的次子皇甫策和女儿皇甫玥拥有他们之前的股份不变,皇甫澈可以根据分红,每年以现金的形式作为补偿给我的次子和女儿。

另外,我以皇家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任命皇甫澈为下一任总裁人选。”

所有人都诧异万分!皇甫瑞是老糊涂了吗?

生前已经和皇甫澈闹成了那个样子,竟然还是把自己的股份给了皇甫澈!而且是全部!即便是他再不看重皇甫策,也不可能一点股份都不给他啊!这太奇怪了!皇甫澈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皇家集团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和父亲已经和解。

“澈儿,你爸爸已经死了,你难道要让他在地底下也不得安宁吗?

你还有一丁点儿的良心吗?

!”

郑玉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皇甫澈。

皇甫策也直勾勾地盯着皇甫澈,只是不吭声。

皇甫澈一言不发。

郑玉站起身来,解开自己的腰带,从自己的腰封里取出了一份皱皱巴巴的文件,“这个才是真的遗嘱!”

众人更是惊诧不已!皇甫澈微微蹙了蹙眉,他心里很清楚,父亲不可能留两份遗嘱,所以郑玉一定是在撒谎!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我的这份遗嘱是我的老公生前交给我的,为了避免被有些人夺走篡改,所以我的老公一直让我放在身上,没错我装了这个遗嘱整整小半个月了,谁也不会想到这么重要的东西会一直被我带着!”

说着郑玉把遗嘱交给了皇甫谦,皇甫谦急忙打开,这上面的字迹的确很像是皇甫瑞的,只是在身上放的久了,纸张有些皱巴巴的,连同字迹看上去也有些歪扭。

“澈儿,我本来不想拆穿你的,我和策儿本来就对皇家集团没什么兴趣,只要给我们母子一条活路就成,没想到你竟然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这遗嘱我事先看过了,是你爸爸立遗嘱的时候让我看的,因为我年老色衰,所以你爸爸特意留了百分之五的股份给我,玥儿是女孩子,也需要一些傍身,所以留给了她百分之三,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你和策儿一人一半。

而总裁的人选也继续由策儿担任,毕竟你已经离开集团那么久了,还处处和家族作对!”

郑玉一边哭着一边说:“我是个女人,我从来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和你争什么,只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过平平常常的日子,所以我知道你会准备一份假的遗嘱,只要这假的遗嘱能给我们母子一条活路,我就不会把真的遗嘱拿出来,可是你竟然——”她擦掉脸上的眼泪,“是你逼我的,澈儿,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爸爸是怎么去世吗?

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如果不是你一次一次气他,一次次让他吐血,他也不会……”说着郑玉痛哭起来。

皇甫谦把那份郑玉拿出来的遗嘱交给其他人看。

大家纷纷点头。

“按照阿瑞的性格,这份遗嘱才应该是真的,都是他的子女,他不可能把所有的股份都留给你!”

皇甫谦指着皇甫澈说,“你这份遗嘱绝对是假的!”

“就是!你这个不孝子!都是你把你爸爸气死了,你竟然还做了假的遗嘱!”

郑玉抹着眼泪,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皇甫澈。

所有人都在等着皇甫澈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