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这个女人该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我们在聊生孩子的事情呢,妹妹好像对生孩子的事很感兴趣,所以我就给她一一讲解。”

楚凌熙挑衅似的瞄了皇甫玥一眼,“妹妹是有男朋友了吧?

是打算结婚了吗?”

皇甫玥张着嘴巴,没想到楚凌熙竟然来这一套!“是么?”

皇甫澈似乎也有些好奇,“在哪儿交的男朋友?

国内还是国外?”

那一刻皇甫玥只觉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

皇甫澈竟然如此自然地问她男朋友的事情,他竟然一点都不在意!“哪有的事,大嫂真是乱猜。”

皇甫玥尴尬地笑了笑。

“我哪有乱猜,你一直追着我问生孩子的事,我还以为你是准备生一个呢。”

楚凌熙继续说。

“我……只是好奇罢了,大哥,我有了男朋友,你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那到时候我和你大哥给你把把关,像你这样的高材生,又是皇甫家的千金,可不能随便就把自己嫁出去。”

楚凌熙再一次抢过话来说。

皇甫澈似乎也嗅到了这言语中的火药味。

原以为楚凌熙性子好,会喜欢皇甫玥这种留学归来的女孩子的,却不成想会是这样。

“玥儿,你大嫂刚生完孩子,需要休息,不能总陪着你说话。”

皇甫澈立即准备下逐客令了。

“那大嫂去休息吧,大哥,我们许久未见,再好好聊聊?”

皇甫玥这才高兴呢。

“我有一个视频会议要开,来日方长,以后再聊也不迟。”

皇甫玥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她明白皇甫澈这是要赶她走,大概他是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火药味了,所以立即让她走。

她这个大哥怎么就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呢?

!“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改天再来。”

皇甫玥到底也不是脸皮厚的人,既然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那就只好走了。

“我送你。”

皇甫澈亲自送皇甫玥出门,皇甫玥刚好亲密地挽住了皇甫澈的胳膊,她还挑衅似的朝着后面的楚凌熙看了一眼。

人都走了,楚凌熙也不必继续伪装。

立即大步流星地上来了楼。

虽然她今天并没有输给皇甫玥,可皇甫玥那些话她是听进去了。

楚凌熙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松松垮垮的身材,她的皮肤也黯然无光,这几天夜里熬夜喂奶,更是有了黑眼圈,眼袋也比之前大了。

她撩起自己的衣服,肚子上那一坨肉更是刺眼。

现在的她,活像一个大妈!不!连大妈都不如!楚凌熙生气地把衣服放了下来。

皇甫澈走进卧室里,看见楚凌熙的表情急忙走了过去,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怎么了?”

“没和你妹妹多说两句啊?”

楚凌熙的语气阴阳怪调的,是谁都听得出有问题。

“熙熙,是不是玥儿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

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她。”

楚凌熙翻个白眼,她就没说一句让她高兴的话?

她根本就是来挑衅的!楚凌熙有点想不通,她不就是皇甫澈的妹妹吗?

好端端地挑衅自己做什么?

搞得好像是情人似的。

“没说什么。”

楚凌熙不像像个怨妇一样,把刚刚皇甫玥说的话说出来,那样好像显得她很小气。

其实她也清楚,皇甫玥说话很高明,把她的话说出来,落在别人耳朵里,那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说不定还会有人说自己太多心了,说皇甫玥并没有恶意。

这个女孩子果真厉害!“玥儿很小就出国了,一直居住在国外,可能说话比较偏西方,直来直去的,她如果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你也不要怪她,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她是个孩子吧。”

皇甫澈安抚着楚凌熙。

楚凌熙却转过身来看向皇甫澈,“孩子?

你说她是孩子?

她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

皇甫澈这才意识到皇甫玥竟然都二十八岁了,“竟然都二十八了,我印象中她还是个孩子。”

“比我还大了三岁,那我是什么?

我也是孩子!我这个孩子给你生了两个孩子了!”

楚凌熙说着用手指戳着皇甫澈的胸口,眼泪“吧嗒吧嗒”就向下掉。

皇甫澈不知道楚凌熙怎么突然就哭了。

哭的他有点不知所措,急忙把楚凌熙抱在了怀里,“怎么了这是?

好端端地哭什么?”

楚凌熙忽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凭什么她要让着一个比她还大了三岁的女人?

她也不知道[红薯小说网.hongshuzw.biz]怎么就变得这么脆弱,竟然才说了几句话就哭了起来,她向来不喜欢理会像皇甫玥那样的女人的。

楚凌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情绪平复了一下,“没什么,就是觉得嫁给你太冤了,二十五就给你生了两个孩子!”

皇甫澈一阵心疼,她才二十五岁,正是大好青春,应该像皇甫玥那样肆意享受这二十几岁的时光,可是她已经给他生了两个孩子。

“那我们不生了。”

楚凌熙看向皇甫澈,“你不是打算生四个的吗?”

“你若不想生,那就不生了。”

皇甫澈擦去楚凌熙脸上的眼泪,“不哭了,孩子睡了,你也去睡一会儿吧。”

楚凌熙不想和皇甫澈争执下去,于是躺在床上准备睡了。

皇甫玥回了家,一进家门就开始大发脾气,随意丢着东西!“贱人!这个贱人!”

皇甫玥一边丢着东西一边咒骂着。

楚凌熙竟然敢和她那么说话,想她虽然和皇甫澈不是同一个妈妈所生,可她到底是皇甫澈的妹妹,她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个女人!“该死!你该死!”

皇甫玥发疯似的嫉妒,皇甫澈从来都是一个不怎么接近人的人,他生来冷漠,却唯独自己,能靠近她,这一直是让她骄傲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和楚凌熙如此亲密。

她心里很不舒服,仿佛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这是怎么了?

一回来就发脾气?”

郑玉听见声音从外面走了进来。

皇甫玥急忙收起自己的坏脾气,“妈。”

“玥儿,我正要找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去?”

皇甫玥突然灵机一动,“妈,我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