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毫无头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亲自审问张妈。

他一直念及张妈伺候他们好长时间了,又懂的事情多,所以才敢放心地把楚凌熙交给她来照顾,没想到她竟然下毒手!皇甫澈看着那张善良的脸,真的很想撕掉那脸上的面具!张妈莫名其妙被抓回来,心里一直忐忑,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先生,太太说放过我了,怎么,怎么又把我抓回来了呀?

太太不是已经平安生产了吗?”

皇甫澈冷笑一声,“平安生产那是太太吉人自有天相,和你有什么关系,张妈,我待你不薄,太太对你更是像长辈一样敬着,你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张妈急忙磕头,“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我那儿子一直在老宅做事,结果那天夫人发脾气,命人打残了他的腿,我的儿子腿废了!就是因为太太的事惹的夫人发了脾气,所以我的儿子腿废了。”

皇甫澈和楚凌熙都知道张妈爱子如命,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非不分。

“那夫人说只要我替她办成了这件事,就给我好大一笔钱,让我和儿子养老去,我年纪大了,本想太太生完孩子就辞职的,却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还成了残疾,所以我……”张妈又继续磕头,“对不起,对不起,先生,你看在我这么大岁数的份上就饶了我吧!”

“闭嘴!”

皇甫澈听着她的哭声,觉得吵死了,“我问你,郑玉只让你在太太的饮食里加山楂,还有没有叫你做别的事?

!”

张妈收住哭声回答说:“有,就是让我随时汇报太太的情况给她,还有你的。”

“还有吗?”

张妈把头摇地像是拨浪鼓一样,“没有了,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你给我仔细想想!”

皇甫澈冷冷道。

“真的没有了啊,先生,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有半句假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那我提醒你一下,有没有让你在小少爷身上下手?”

张妈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摇下来,“没有!绝对没有!我那么疼爱小少爷,怎么会对他下手呢?

先生,我真的没有啊!”

张妈的确很喜欢小汤圆,小汤圆乖巧懂事,没有人不喜欢。

到了张妈这个年纪,都要抱孙子,对小汤圆这么大的孩子正是喜欢的时候。

“你再好好想想!想不出来,我会让你儿子和你一起想。”

皇甫澈站起身来。

张妈顿时下破了胆子,抱住皇甫澈的大腿哀嚎着:“真的没有啊,先生,我真的没有!”

她很清楚皇甫澈这是准备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儿子就是她的命啊!皇甫澈将张妈一脚踢开,便离开了,他要保镖们继续审问,并把张妈的儿子也控制起来。

做完这一切,皇甫澈回到了医院里,楚凌熙还守在床边,看见皇甫澈回来。

立即走上前来,“怎么样了?

张妈说了没有?”

皇甫澈摇了摇头,“她说不是她,我会叫人继续审问,你回家休息一下吧,你现在还在坐月子。”

楚凌熙却坚决不同意,“汤圆这个样子我怎么忍心回家呢?

如果不是张妈的话,那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我们想错了?”

就在两个人毫无头绪的时候,烈逍走了进来,“澈哥。”

“阿逍,怎么样了?

医生那里有没有找到中毒的原因?”

皇甫澈急切地问。

烈逍摇了摇头,“专家已经进行了多次会诊,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汤圆现在的症状的确是中毒,而且这种毒性非常大。”

一听到这里,楚凌熙又开始紧张起来,“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能确定中的是什么毒?

如果不能确定中的是什么毒,那有救吗?”

烈逍看向楚凌熙,“嫂子,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专家们都肯定这是一种中毒的现象,是更倾向于一种慢性混合性毒药,具体是什么毒现在的确没有定论,至于解毒,只能采用一种常规的治疗方法,如果知道是什么毒,那就好办了,你们仔细回想一下,汤圆自出生到现在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皇甫澈和楚凌熙面面相觑。

皇甫澈是在汤圆三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儿子的。

而楚凌熙因为丢失了皇甫澈的那段记忆,这段记忆里又包括她生孩子,所以她完全不记得汤圆出生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又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他们共同选择了不让楚凌熙去回忆起那些事情,没有想到汤圆会出事。

烈逍见这两个人面色凝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是发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皇甫澈只好回答说:“汤圆是三岁之后回来的,我连熙熙怀孕的事都不知道,而熙熙因为曾经被人做了催眠,已经忘记了和汤圆相关的记忆。”

烈逍这才想起之前楚凌熙被催眠的事情,“这可就有点棘手了,几位专家共同推测,这慢性毒药至少有一年,甚至可以追溯到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慢慢中毒了。”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澈突然面色阴沉下来,“丰朗应该知道。”

楚凌熙也已经想到了,她只是不想提起丰朗罢了丰朗这个人,皇甫澈和楚凌熙都不愿意提起来,但是今天不得不提起这个早已经快被他们遗忘的人。

“他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因为交不起罚金,所以判的重。”

楚凌熙看向了皇甫澈,她心里很清楚,皇甫澈应该再也不想提起这个人了,可是为了汤圆也没有办法,“你有办法找到他吗?”

“有。”

皇甫澈点了下头。

“可是我觉得他不会做这种事的,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呢,会不会是当时在他们家里的佣人什么的,我们不如先找一些原来丰朗家里的佣人来问一问?”

皇甫澈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他也不愿意去找丰朗。

于是很快就找到了原来在丰朗家里的一个佣人,因为丰朗入狱,丰家也彻底败了,这些佣人也全都散了,这一个还是好不容易找到的。

“这件事我的确不清楚,但我知道有一个人应该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