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从出生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

“是负责给楚小姐接生的一个老妈妈,这老妈妈为人特别和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楚小姐生完孩子,她就走了,回了老家。”

皇甫澈和楚凌熙问了许多,也没能问出什么所以然了,那个老妈妈也只是给楚凌熙接生过而已,可能孩子的事情并不知晓。

一下子又陷入到了没有头绪的状态。

皇甫澈和楚凌熙坐在一起,同样都是眉头不展,皇甫澈担心楚凌熙这样下去不好,毕竟她坐月子才坐了一半而已。

“熙熙,你还是回家吧,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

短短几天,楚凌熙就瘦了一圈了,她茶饭不思,自然会瘦。

不等楚凌熙摇头,皇甫澈就紧接着说:“你是汤圆的妈咪,也是豆包的妈咪!豆包还没有足月,他离不开你!”

一句话让楚凌熙猛然惊醒。

是啊,她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小豆包才出生半个多月,本就是早产儿,身体虚弱,更需要妈妈陪在身边的。

“可是……”“没有什么可是,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听话,现在回家,家里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一个中毒在床的孩子,如果你再倒下来……”皇甫澈没有把话说完,他相信楚凌熙是个懂事的女孩子,她明白他的意思。

楚凌熙立即点了点头,她不能倒下!为了汤圆,为了豆包,为了皇甫澈,她绝对不能倒下!“这里的一切交给我。”

“我想我们还是去找那位老妈妈,我总觉得很奇怪,她给我接生完为什么就走了呢?

总感觉事情很蹊跷。”

楚凌熙说。

“好,我去找那位老妈妈,实在不行,我就去监狱里找丰朗。”

“嗯。”

皇甫澈派人把楚凌熙送回了家。

然后着手派人找那位老妈妈,因为老妈妈已经离开丰家很长一段时间了,找她的确费了些事,不过好在人终究还是找到了。

找到的时候,那老妈妈怯怯地不敢抬头看向皇甫澈,皇甫澈看着她冷哼一声,“你做了什么就从实招来,说不定还能饶你一命!”

“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做啊!”

老妈妈做发誓状。

“那你为什么这么怕我?”

皇甫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老妈妈哆嗦了一下,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一个老婆子,毕竟家里十几口人呢,我可以不要命,可他们不行啊!”

“那你就老实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妈妈却又变得紧张起来,然后摇了摇头,“我说了会没命的。”

她举起手来,五根手指缺了一根,“如果我说了,我们全家人就会像这个手指一样的!你就放了我吧!”

“是有人威胁你?”

老妈妈垂着头不吭声。

“是丰朗?”

听见丰朗的名字,老妈妈又是哆嗦了一下。

皇甫澈也明白了,“你放心说,丰朗已经入狱了,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了。”

“真的?”

老妈妈猛地抬起头来喜出望外。

皇甫澈阴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

“是,我不会骗你的,这种谎言轻易就能戳破,你随便问一个你能联系上的丰家的人,就会知道的。”

老妈妈沉思片刻,心里想着皇甫澈什么样的身份呢?

他绝不会撒这种低级的谎言。

“他想杀了那孩子!”

老妈妈非常急切地喊了一声。

“楚小姐当时生孩子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小姐当时被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忍了很久了,她生孩子的时候疼痛异常,好在她年轻,身体好,这才勉强把那孩子生下来。

当时是我接生的,我以为那孩子是丰家少爷的,立刻就把孩子抱出去给他看,可是……”老妈妈至今都不愿意回忆那一刻。

“可是什么?

快说!”

“他竟然要掐死那个孩子!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孩子还那样小,我自然是不同意的,我冲上前去,拼命地想要把那孩子夺过来,后来还是狠狠地在他的虎口上咬了一口,他这才松的手!”

老妈妈至今想起丰朗那狰狞的面孔,都会觉得不寒而栗。

“然后呢?”

“然后……”老妈妈就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是突然想开了还是怎么着,之后就没有动手,但是他要我马上离开丰家,再也不允许回去,也不允许和任何人提起他想要杀了孩子的事情。”

老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当时还有一大家子的人要养活他,又拿家里人的性命要挟我,如果我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还会给我一笔钱,我再三的问他是不是想等我死了以后再杀了孩子,他坚决的回答我说不是,他说自己想通了,我这才离开的。”

皇甫澈眉头紧皱。

怪不得他当时就十分疑惑,以丰朗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留着自己和楚凌熙的孩子呢?

所以孩子一出生,他就想要把孩子掐死,多亏了眼前这位老妈妈拦住了他。

可是他绝不会因为老妈妈的几句劝诫之话就放弃杀了这个孩子。

那他会怎么做呢?

皇甫澈的猜测让自己都不寒而栗。

“后来我就离开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也打听过,说那孩子活得好好的,而且丰家少爷对那孩子好的不得了。”

皇甫澈冷笑了一声。

丰朗真是会盘算啊。

他几乎已经断定小汤圆身体里的毒就是丰朗早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下在了他的身体里。

这种慢性毒药应该可以在孩子几年之后才会导致毒性发作从而死亡。

丰朗一边表现的对孩子很好,从而让楚凌熙对自己产生好感,一边早已经决定了这个孩子的死期。

孩子一死,他就可以痛痛快快的和楚凌熙生他们自己的孩子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可以走了吗?”

老妈妈因为惦记自己的家人,所以想马上离开这里。

“谢谢你当年救了我的儿子,那如果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来找我。”

皇甫澈命人给老妈妈准备了一些钱,派人把老妈妈送走了。

丰朗,你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