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当然是干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丰朗竟然已经站在了门口。

丰朗的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楚凌熙啊楚凌熙,我竟然没有想到,你愿意跟着我过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楚凌熙慢慢站起身来,将那个小白瓷瓶紧紧地握在手里,“不然你以为我跟着你,是真的想要给你为奴为婢吗?

丰朗,你也配!”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也没有继续伪装下去的必要了。

“我也配?”

丰朗自言自语着。

“你口口声声说什么爱我,可是却一直都在害我!丰朗,你不要执迷不悟了,我和皇甫澈说话算数,这解药我已经找到了,我们会放你一条生路的,将来你好好走你的路,不要再来招惹我们!”

丰朗却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说着丰朗慢慢走向了楚凌熙,楚凌熙慢慢后退着,“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

楚凌熙已经退到了床边,“你不是早就对我没有兴趣了吗?

你看我脸上的红斑,你也下得去手?”

“是,我看见你的脸就觉得恶心,可是只要想到,我今天如果睡了你,你就会因为对不起皇甫澈而痛苦一辈子,皇甫澈因为自己的女人被我睡了也会痛苦一辈子,我就高兴的睡觉也能笑出声来,哈哈……”“别过来!”

楚凌熙一个闪身,丰朗却扑了一个空。

楚凌熙刚准备跑出房间,丰朗就一个箭步从过去,先是从楚凌熙的手里抢夺那瓶解药。

楚凌熙当然不会松手,可是丰朗的力气到底是比她的力气大多了,没一会儿,丰朗就从她的手里把解药抢走了!丰朗迅速站起身来,将那个白瓷瓶举在了半空中。

“把解药给我!”

“好啊,想要解药的话,那就乖乖过来,把衣服给我脱干净,好好伺候我!”

丰朗的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容。

他就是要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痛苦,也不枉费他当初那么爱她。

楚凌熙看着那瓶解药踌躇不前。

“丰朗,[思路客小说网.slkxs.xyz]你别乱动!”

“我乱不乱动,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告诉你楚凌熙,这解药就只有这么一瓶而已,如果我摔碎了,你儿子的命,哼哼……”丰朗转动了一下小瓷瓶。

“别!”

“那就乖乖地,先把衣服给我脱了!”

丰朗咬着牙恶狠狠地说。

楚凌熙咬了咬牙,“你非要这么做吗?

好歹我们自小相识,你非要这么对我吗?

!”

“对!我就是要这么对你!谁叫你不知好歹,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对皇甫澈死心塌地的!这就是报应!”

楚凌熙看着丰朗那副狰狞的面孔,她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丰朗不折磨死她誓不罢休。

“如果我今天陪你睡了,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把解药给我?”

“没错,只要你让我今天舒服一次,你以前是怎么伺候皇甫澈的,今天就怎么伺候我,我就把解药给你,怎么样?”

丰朗将楚凌熙松了口,心里也开始激动起来。

楚凌熙点了点头,“好。”

她慢慢地走了过去,走到了丰朗面前,丰朗的手里还举着那个小白瓷瓶,楚凌熙将自己的外套脱掉,里面只穿了一件打底的吊带,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

她伸出手来却解丰朗的衣服,丰朗看着她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楚凌熙的手慢慢下移,移到了丰朗的腰间去解丰朗的腰带。

丰朗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嘴上说已经不喜欢楚凌熙了,可心底里还是期盼着什么。

这个世界上只有求而不得的东西对于一个人来说才是最珍贵的。

就是现在!楚凌熙趁着丰朗呼吸急促之际,猛地去够那个小白瓷瓶!没想到丰朗早有防备,一巴掌打在了楚凌熙的脸上,这一巴掌力道极大,楚凌熙直接被打倒在地!“臭娘们!就特么知道你不怀好意!”

丰朗似乎有些恼怒,“我现在就摔了这瓶解药,看你还怎么救你儿子!”

“不要!”

眼看着丰朗高高举起那瓶解药,楚凌熙立刻大吼出来。

丰朗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既然还想要解药,那就快点!给我脱!先把你自己的衣服脱干净!一件也不许给我剩下!”

丰朗朝着楚凌熙怒吼着。

这一次楚凌熙心里很清楚,她算是彻底把丰朗惹怒了。

楚凌熙默默地从地上准备爬起来,不料丰朗再一次大喊道:“不许起来!就在地上给我脱!敢剩下一件衣服,我立马把这解药摔得粉碎!”

楚凌熙愤恨地看着丰朗,她眼前那个温润如玉的朗哥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丰朗,我以前还真是看错了你!”

“究竟是你看错了我,还是我看错了你!”

丰朗冷笑一声,“少废话,把衣服脱干净再来和我说话!”

楚凌熙先是将自己的鞋子脱掉了,然后扯掉了袜子。

她的动作很慢,她一边脱着一边在想办法。

可是脑袋里一片混沌,她不敢轻举妄动了,丰朗随时都有可能把那瓶解药摔碎的。

难道真的要和他睡一次吗?

可是睡了之后就能保证他会把解药给自己吗?

丰朗飞起一脚踢在了楚凌熙的腿上,“臭娘们,你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给我脱!你如果再敢墨迹,我马上摔了!”

楚凌熙不敢怠慢,只好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就在她慢慢把自己的裤子退下去的时候,丰朗看着那白皙的腿,忍不住喉结滚动。

可楚凌熙突然又把裤子穿上了,“你不就是想睡我吗?

你不就是想看着我和皇甫澈痛苦吗?

没错,你今天睡了我,我和皇甫澈这辈子也到头了,既然如此,我总要救我儿子的命吧,不然我下半辈子怎么活?

你先把解药给我。”

“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讲条件?”

“是,我信不过你,丰朗,你必须把解药给我,要不然左右我这辈子完了,也没有意义了。”

“臭娘们!脱!要不然我真的把解药摔碎了!”

丰朗说着再一次高高举起了小白瓷瓶。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丰朗的手臂吃了痛,那小白瓷瓶瞬间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