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解药没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要!”

楚凌熙眼睁睁看着那小白瓷瓶从丰朗的手里脱落。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接,可是还是太慢了!那枪响来的太突然了。

等她冲过去的时候,那小白瓷瓶还是应声落地,里面的解药是液体状的,瞬间洒落在地面上。

楚凌熙就那样看着解药在自己眼前没了!丰朗抓住自己的手,只见一伙人迅速冲了进来,瞬间就把他包围起来,皇甫澈是后来才进来的,跟着的还有凌风。

手腕受伤的丰朗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迅速就被保镖制服了。

这一次他又栽了,可是他却大笑起来,那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仍旧显得那么狂妄无比!“皇甫澈啊皇甫澈,没想到我又输给你了!你特么是我的克星吗?

怎么总是和我作对!”

“大概是吧。”

皇甫澈冷言冷语。

他是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丰朗。

“好,我这辈子输给你也不算丢人,那你就直接给我一枪,给我个痛快!”

丰朗看着皇甫澈说。

“我不会杀了你的。”

“你不杀我,你想要干什么?”

丰朗觉得皇甫澈这次一定不会留着自己的性命的。

皇甫澈转过头去,“来人,把他送去无人岛。”

“无人岛?”

丰朗听说过这个地方,无人岛说是无人岛,其实上面是有人的,那是一座十分宽广的岛屿,只是也十分荒芜,那是一个逃难的地方,因为位于公海,所以是许多逃难的人最愿意去的地方。

那个地方十分荒芜,而且因为位于公海,没有哪个国家有权力治理,经常会有海盗出没,经常半夜就听见一阵枪声,有些人熬不住就直接跳海而亡。

那是一个整日都在担心自己会死的地方,是一个充满了绝望和恐惧的地方。

那里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给你生的希望,又让你一直充满着绝望。

“那里最适合你。”

皇甫澈缓缓地说。

“不!我不去!皇甫澈,你杀了我!杀了我!”

丰朗曾经坐船经过那里,亲眼看着海盗朝着那里的人扫射,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去。

“你不是不怕死吗?”

丰朗当然不怕死,但是他如果死在皇甫澈的手里,最起码还能留下点尊严,可在那无人岛上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你杀了我!”

丰朗想要冲上去,却被保镖按住了。

“我会派人看着你,不让你自杀,你就在那里惶惶度日吧,什么时候不幸遇上了海盗,什么时候你就解脱了,把他带走。”

“不——皇甫澈,你杀了我!我求求你,你杀了我!”

丰朗哀嚎着,声音却越来越远。

楚凌熙看着地上那洒掉的解药终于回过神儿来,“别把他带走!去问他解药!解药啊!”

皇甫澈看了楚凌熙一眼,只是定定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你听见没有?

找他要解药啊!”

楚凌熙朝着皇甫澈大喊着。

皇甫澈却直接转身走向了外面。

凌风走上前来,“丫头,别着急,汤圆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

怎么会?”

“我刚好来找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查看了一下汤圆中毒的情况,刚好我手里就有这种蛊毒的解药,汤圆用了解药,现在已经慢慢恢复了。”

楚凌熙看着凌风慢慢爬起来,“真的?

凌叔叔,你说的都是真的?”

“哎呀,我的傻丫头,自然是真的,叔叔还能骗你!”

凌风把楚凌熙从地上扶了起来,“给汤圆吃了解药,我和皇甫澈就立马赶来这边救你了,在路上的时候,医院那边来了电话,说情况大有好转,不过中毒太深,还需要在医院里观察一段时间。”

楚凌熙开心地眼泪溢了出来,就在那小白瓷瓶落地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再也没办法救汤圆了。

“只不过……”凌风欲言又止。

“怎么了,凌叔叔?”

“你和皇甫澈之间是不是吵架了?

这一路上他脸上都很难看。”

楚凌熙这才把皇甫澈想起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她和丰朗在这里孤男寡女的,那桌子上还有安全套,就放在非常明显的位置上,那些情趣用品是丰朗和那些女人用的,也全都丢在了床上。

皇甫澈看见这些东西,心里自然不痛快。

再加上自己这次过来这边,还是没有和他商量的前提下,皇甫澈这次必定是生了大气。

看来他们夫妻之间真的需要好好沟通一下了。

凌风见楚凌熙不开口便叹了口气,“你这丫头也真是的,怎么能一个人冒险呢,这不是还有男人在吗?

再说了,这么大的事,你也应该通知我一声,叫我来想办法!”

凌风也忍不住数落着,“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见楚凌熙脸色也不好看,脸还有些肿胀,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好了,都过去了,左右汤圆也没事了,在这里休息一下,叔叔还有一些话要说。”

这边的院子被皇甫澈的人围住了。

因为天色也晚了,准备在这里睡一晚再走。

皇甫澈始终没有和楚凌熙说一句话,晚上的时候叫保镖给楚凌熙送来了饭菜。

两个人边吃边聊,凌风从口袋里把一瓶药水拿了出来,“丫头,我找遍了很多地方,也没能找到治疗你脸上红斑的药,只有这个,你可以试试看,看看有没有效果。”

楚凌熙把那个药水接了过来,“谢谢凌叔叔。”

“先别谢我,这药水不一定有效果,一会儿你就去试一试,如果没有效果,我再继续去找。”

凌风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息可见他找这药水有多不容易。

“好。”

“还有你被催眠的事情,我询问过了,都说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彻底把过去忘记,重新开始。”

楚凌熙一点也没有意外,“好,凌叔叔,真的麻烦你了,催眠的事情,就既来之,则安之好了。”

“好孩子,人生就是要这么豁达才对。”

吃过饭之后,在凌风的催促下,楚凌熙终于洗了把脸,将那些药水涂抹在了自己的红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