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被赶出家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逸一下子慌了神儿,不知道黎嫣这是一种什么操作。

他都已经下定决心要追求她了,可是却连她都找不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烈逸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这次打电话的仍旧是钟婷。

“阿逸,你这两天应该也冷静下来了吧?

你爸爸那边我也劝了,你回家来吧,我们好好的聊一聊。”

烈逸知道总是这样和家里杠着也不是个办法,他终究是要面对的。

所以他暂且先不管黎嫣这边,还是先把家里这边的事情处理清楚,他回了家。

烈镇就坐在家里的客厅里,阴沉着一张脸,似乎十分不满。

钟婷迎上来小心道:“你爸爸气还没消呢,一会说话的时候小心一点,先不要太坚决,这件事得慢慢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烈逸只是哼了一声,便走了进去,“爸,我回来了。”

钟婷小心翼翼的坐在了一边。

烈镇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现在脑子清楚了吧?”

“清楚了。”

“那好,现在跟我去黎家,好好的和黎家二老道个歉,然后你再好好的哄一哄姝儿。”

说着烈镇就站起身来,朝着钟婷说:“去把我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

“小妈,不用去了,我是不会去黎家的。”

钟婷急忙给烈逸使眼色,“其实我觉得这件事还不急,黎家那边还是过过再去吧,双方都在气头上,一句话不合再闹起来更不合适了。”

烈镇却直接瞪起了眼睛,“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烈逸低垂着眼眸,“爸,我不会和黎姝订婚的,我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两个不相爱,将来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混账东西!我还以为你冷静了,这两天已经想清楚了!”

烈镇指着烈逸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就是这样想清楚了?

!”

“是,我想的很清楚,我们两个强行在一起将会造成两个人的悲剧,或许也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我不希望悲剧发生,所以是坚决不会和黎姝订婚的。”

“你——”烈镇说着又准备动手,钟婷立刻把他拦下来,让他坐在了沙发上。

“阿逸,你有话好好说。”

“爸,对你来说我这个儿子算是什么?

从小到大我全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我的人生就像是你已经安排好的,按照你的安排,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谨慎,可是我一点都不幸福,之前也就算了,但是婚姻大事我一定要自己做主,一定要找一个心爱的人结婚。”

“兔崽子!你反了你!”

烈镇气的那些不接下气的,他最听话孝顺的儿子,竟然和他说这样的话。

他以为他那天一时犯了糊涂,没想到他现在更糊涂了。

“好,我给你两条路走,你说不想让我安排你的人生,现在在家族的集团里工作,担任总裁一职也是我安排的,你不想要我安排的婚姻,那事业也就不要让我安排了。”

烈镇冷静下来,“第一条路回来给我乖乖订婚,第二条路走出这个家门,自己去闯荡,卸任家族一切职位,不要向家里伸手要钱,从此靠你自己生活!”

钟婷听了烈镇的话大惊失色,“你在说什么呀?

你难不成要把阿逸赶出家门去!”

烈镇冷哼一声,“是我要把他赶出去吗?

分明是他自己觉得这个家里委屈了他,不稀罕待了!”

烈逸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要这么对待自己。

只是因为他不愿意接受家族联姻,所以他曾经的种种好都让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难道就不能看在他过去也为家里做了那么多的份上,就纵容他这一次吗?

他的心开始一阵阵发凉。

“阿逸,你快跟你爸说点好听的。”

钟婷一边说着一边给烈逸使眼色,她当然是站在烈逸这边的,只不过现在烈镇在气头上呢,还是先安抚了他要紧,终于烈逸和黎嫣的事情,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可烈逸仿佛没有看见似的,“好,爸,是你说要我做个选择的。”

“是!”

烈镇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烈逸,你可要想清楚了,别后悔,你已经是成年了,应该分得清利与弊。”

看见如此咄咄逼人的父亲,烈逸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好,那我即刻卸任集团总裁一职,离开家里,从此自力更生,绝不依靠家里一丝一毫。”

烈镇没想到烈逸竟然会选择这条路,“你——”他愤怒地盯着自己的儿子,然后慢慢点了点头,“好,这是你自己说的,马上给我滚!”

“阿逸,你怎么……”烈逸朝着钟婷点了下头,便头也不回地向外走。

钟婷拦了上去,却听见烈镇怒吼一声,“让他走!谁也别拦着他!”

听见这话,钟婷也不敢再拦着烈逸。

烈逸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哥!哥!”

刚走出去没一会儿,就听见烈逍在背后喊自己。

今天医院那边休息,所以刚刚烈逸和烈镇的话,烈逍全部听见了。

看着自己的弟弟,烈逸停下了脚步,“你也要劝我回去?”

烈逍却尴尬地笑了笑,“不是,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说到底烈逍很清楚,烈逸之所以过的这么辛苦,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这个弟弟没有替他分担。

听见烈逍的话,烈逸也是倍感欣慰,他伸出手来拍了拍烈逍的肩膀。

“你放心吧,哥,家里有我呢。”

烈逸微微一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走的是那样的决绝。

他本来想开车离开,却没有想到佣人拦住了他的车,说这车也是家里给他买的,如果他要走,那么车也不能开了,甚至还要他把钱包交出来。

烈逸转过身去朝着别墅里面看了看,他甚至能感觉到烈镇那得意的笑容。

“我为集团做了那么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连一辆车也换不回来?”

佣人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他二话没说,将自己的车钥匙和钱包丢给了佣人便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