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这个人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策给各家集团的合同着实苛刻,也全部充满了霸道条款。

拿到合同之后,各家也是气愤不已,开始犹豫要不要签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出皇甫澈出院以及郑玉和皇甫策被警方逮捕的消息。

这些人突然醒悟过来,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了皇甫策这边,还不如去皇甫澈那边碰碰运气。

于是很多人开始转投皇甫澈,皇甫澈这边也拿出了合同,和皇甫策不一样的事,皇甫澈这边的合同并没有霸道条款,每一条都是双方共赢的。

大家立即纷纷签约。

皇甫澈忙碌到了很晚才回家,这天楚凌熙一直等着皇甫澈回来,要知道现在风波过去了大半,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可楚凌熙见皇甫澈还是眉头不展。

“怎么了?

你看上去情况很糟糕。”

楚凌熙给皇甫澈煲了汤,坐在餐厅里陪着他喝。

“还好。”

“一点都不好,看你眼底下的乌青,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你是不是还在发愁遗嘱的事情啊?”

楚凌熙关切地看着皇甫澈。

皇甫澈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来,“我没事,不用担心。”

“哎呀,你就和我说嘛,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楚凌熙把自己的椅子朝着皇甫澈这边挪了挪。

“你说对了,还是遗嘱的事情,如果我猜的没错,再有两天,郑玉和皇甫策就会取保候审,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去寻找遗嘱,可是我派出去的人全都找不到遗嘱在哪里。”

皇甫澈也是头痛欲裂,找不到遗嘱,他就很难把皇家集团收回来。

而郑玉和皇甫策一出来,知道目前的状况,肯定会破罐子破摔,到时候皇家集团难以想象。

“那遗嘱那么难找吗?”

皇甫澈点了下头,“皇甫家那边已经找遍了,可是就是找不到,以我对郑玉的了解,她不信任任何人,所以遗嘱一定放在她的身边,要么在皇甫家,要么在公司里,可是公司的话,很难把人安排进去。”

一边说着皇甫澈叹了口气,“这皇家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那边有很多人负责把守,不知道是不是郑玉有所觉察,她一早就安排好了。”

楚凌熙灵机一动,“这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交给凌叔叔去做好了!”

“凌风?”

他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他可是号称霓凰的传奇人物,去集团里偷一份遗嘱,对于他而言,简直太简单了!“是,我马上给凌叔叔发消息,让他过来帮我们。”

皇甫澈点了下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很快楚凌熙给凌风发了消息,凌风过来的速度也非常快,听了皇甫澈和楚凌熙的叙述之后,他答应的也十分爽快。

“这个容易,我明天就去探探。”

有了凌风的帮助,皇甫澈和楚凌熙都松了一口气。

回到卧室里,楚凌熙依偎在皇甫澈的身侧,“有了凌叔叔的帮忙,相信明天就有好消息传来了,你今天晚上睡个好觉吧。”

“但愿吧。”

“什么叫但愿啊,你这几天夜里总是睡不踏实,来回翻身。”

皇甫澈拧了拧眉头,“我晚上睡觉不踏实?”

“是啊,总是动来动去的,是不是做噩梦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了,好好休息下,今天睡个好觉。”

“好。”

皇甫澈开始惴惴不安,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睡觉怎么样,只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觉得很累,还以为自己是太累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想必是与脑袋里的淤血有关系吧。

皇甫澈侧转过身来,将楚凌熙压在了身下,“熙熙,我想要你。”

楚凌熙朝着皇甫澈抿嘴一笑,“今天这是……”不等楚凌熙说完,皇甫澈将被子一扯,吻上了楚凌熙的嘴唇。

一番酣畅淋漓的翻云覆雨之后,楚凌熙沉沉地睡去。

皇甫澈却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握着楚凌熙的手,仔细端详着她。

她才刚刚二十六岁而已,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正是好好绽放的时节,可是他呢?

留给他的日子恐怕不太多了,他需要利用这短暂的时间给她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

第二天凌风便前往皇家集团,他身手了得,又精通开锁的技能,还能机智地躲避所有的摄像头。

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成功将几个人搞定,进了总裁办公室。

最关键的就是找到这份遗嘱了。

这么大的办公室找一份小小的文件,可并非易事。

凌风开始打开文件柜,挨个进行搜查。

只可惜并没有发现遗嘱的迹象,这样一点点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毕竟这里的文件实在太多了。

凌风开始用目光进行扫视,看看哪里有可疑的地方。

结果还真的被他发现了,就在办公桌的下面摆放着一个精巧的保险柜,那保险柜很小,藏在大的保险柜后面,如果不深入地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凌风通过设备检测到,这保险柜没有安装什么机关。

他这才放心地将那个保险柜拿到了桌面上。

不过这保险柜的密码却十分精密,他需要费上一番功夫了。

忙碌了好一阵子,终于解开了密码,凌风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果然是遗嘱。

他开心地笑了笑,准备把保险柜放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声音。

“这个该死的皇甫澈,我一定要杀了他!”

正是郑玉的声音。

皇甫澈原本估计她明天才会被保释出来,却没有想到她提前一天就出来了。

凌风突然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因为时间实在是太快了,郑玉直接打开了门,凌风都来不及找个地方避开。

郑玉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办公室里。

皇甫策也吓了一跳,“什么人?

!哪里来的贼,安保!安保呢?

!”

郑玉和凌风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双方都吓了一跳。

“策儿,不要叫安保!”

郑玉立即制止了皇甫策。

“妈,你怎么了?”

“这个人我认识。”

郑玉的语调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凌风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