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大吵特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嫣一副大人的口吻。

在父母接连住进医院之后,她真的成长的很快,面对这个双胞胎的妹妹,她也不得不拿出一个长辈的口气。

“姐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和阿逸哥真的没什么的,我知道你们吵架了,所以就和阿逸哥说,你快过生日了,所以让他趁这个机会哄哄你,阿逸哥说他不擅长给你选礼物,所以才带着我去给他做个参考的。”

黎姝显得那么局促不安。

黎嫣看着黎姝的样子,目光忍不住落在那条钻石项链上,总觉得半信半疑。

是她的生日,可同时也是她的生日啊!“那你对他是什么感情?

记得之前你是非常满意这场婚事的,而且你差一点就嫁给他了。”

“我……姐,你应该知道的,我那个时候一心想着和阿豪私奔,所以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啊,我那个时候就想着气气你,让你和家里的关系变得紧张,最好把你赶走,所以我才……”黎姝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头都抬不起来了。

这倒是实话。

“那你发这条朋友圈是做什么?”

黎嫣把手机拿出来找出黎姝发的那条朋友圈。

“这个是我去阿逸哥家,我特意感谢他那天救了我,所以才给他做一顿饭吃而已,头一次有人把我做的菜吃的那么干干净净,我有些得意,所以发了那样一条状态,姐,真的不是故意的。”

黎嫣咬了咬嘴唇,目光仍旧定格在那条项链上,“那这条项链是他送给你的?”

黎姝急忙把自己的项链摘了下来,“这项链原本是送给你的,当时凌熙姐过来把我和阿逸哥说了一顿,阿逸哥说你对他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一生气就把项链送给我了。”

一着急,黎姝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黎嫣。

黎嫣见她没有隐瞒,也就信了她。

“姐,这项链还是给你吧,我实在配不上这么好的东西,更何况本来就应该是送你的。”

说着黎姝就把项链塞进了黎嫣的手里,“姐,我真的觉得你和阿逸哥应该好好聊一聊了,你们两个误会太多了,如果是因为我的话,那我今后不会再见阿逸哥了,实在不行,我就走。”

黎姝低垂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一刻,黎嫣忽然觉得自己那么过分。

她不应该逼迫自己的妹妹,因为黎姝,父母已经住进医院,黎姝把所有已经坦诚交代,再加上男朋友那件事,她肯定已经改了,不会再错事了。

自己却不相信她,还在怀疑她。

黎嫣急忙把项链重新戴在了黎姝的脖子上,“这项链他既然已经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了,别说什么配不配的,姝儿,你是个好女孩,你值得拥有更好的,不要妄自菲薄。”

黎姝顿时笑脸绽放,“阿逸哥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姐,你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吗?”

听到黎姝说,烈逸也说过同样的话,黎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是,你是黎家的二小姐,你已经不是村子里走出的小姑娘的,你漂亮,乖巧,别人见到你的第一眼都会喜欢你的。”

听到黎嫣的夸奖,黎姝更是羞涩地垂下头去。

“你上学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下个星期你就可以去学校报道了,在学校里学习到新的东西,你会更出色的。”

黎姝用力点点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黎嫣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思。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吗?

是不是每个谈恋爱的女人都这么神经质呢?

——楚凌熙和黎嫣分开回家,一进门就看见皇甫澈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佣人一个劲儿地朝着她使眼色,还冲着她摆手,楚凌熙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像是平时那样跑过去搂住皇甫澈的脖子,“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皇甫澈直接掰开她的手,让她坐好。

“干嘛?

谁惹你生气了?

还是吃不到我做的菜不高兴了?

对不起哦,今天和嫣儿出去逛街了,所以回来晚了,要不然我去给你下碗面?”

皇甫澈的脸仍旧如同黑云压城一般,那般的气势令人生畏。

“你今天没有上课?”

“嗯,不想上课,所以就去和嫣儿出去玩了。”

楚凌熙不觉得这是多么大的事。

“课是你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想上的吗?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要学到什么时候?

!”

皇甫澈突然怒吼起来。

把楚凌熙吓得一激灵,她不明白皇甫澈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是老师不高兴了吗?

那我打电话道个歉好了。”

楚凌熙的声音弱弱的。

“老师高兴不高兴重要吗?

楚凌熙,你做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三分钟热度?

!”

皇甫澈真的是忙的焦头烂额,他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楚凌熙能成为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人,能独当一面,他下面还有很多计划,比如说让她进入集团里学习一个集团里的事务,不至于今后他安排的人出了什么问题,她还被蒙在鼓里。

“你吼什么?

你至于吗?

不就是没有上课吗?

我又不是要参加奥运会,干嘛那么当真啊!”

楚凌熙也被气坏了,她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心想皇甫澈老毛病又犯了,可能在工作上有什么不顺,故意找她的事!“皇甫澈,你够了你!你最近一直忙着工作,好不容易才带我去靶场玩了一次,这又给我安排课程,我就是逃了一次课而已,我连续上了好几天课,累都累死了,身上的肌肉都是酸的!我不上课了!从明天开始一节课都不上了!”

楚凌熙越想越觉得委屈,索性用高八度的声音喊了出来,喊完之后就直接跑上楼去。

皇甫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一个佣人走上前来,“先生,太太真的很努力在上课,可她确实太累了,她说她肌肉酸胀的不行,所以才没有上课。”

皇甫澈叹了口气。

真是太难为她了,他给自己压力的同时,也给了她压力。

或许是他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