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不必来墓前告诉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把皇甫澈生病的事情告诉了欧少雄,她知道自己或许应该隐瞒,不能让欧少雄担心,可欧少雄那么聪明,不让他知道,他可能会担心。

知道皇甫澈的病情,欧少雄也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皇甫澈年纪轻轻就……欧少雄深深地叹了口气,慈爱地看着楚凌熙,“凌熙,你的命怎么这么苦?”

楚凌熙却笑了,“一点都不苦啊,爸,我很感激老天爷能让我遇见皇甫澈,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也很满足。

我也感激老天爷能让我把你找回来。”

“你刚才叫我什么?”

欧少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楚凌熙可从来没有叫过他,一直都是喊他老头。

他明里暗里不知道抗议了多少次,她就是不听,后来他都习惯楚凌熙叫自己老头了。

“爸,女儿挺不孝的,之前总是惹你生气,现在皇甫澈这样了,我得照顾他,两个孩子还要拜托你照顾。”

欧少雄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这算什么?

两个孩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不用惦记。”

楚凌熙点了点头,父女俩四目相对。

想说的太多,反而就说不出来了。

楚凌熙现在知道了一句话,珍惜眼前人。

因为你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离你而去。

“爸,你自己身体也不太好,要多注意休息,少量多餐的吃饭,还要加上运动,可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了。”

“哎,我都听你的。”

欧少雄难得有这么听话的时候。

“那我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凌熙,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累着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你别忘了,你还有爸爸我呢,以前爸爸不知道你的存在,什么事都要你自己去面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爸爸可以替你扛着。”

楚凌熙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还有啊,汤圆一直想着跟你们回去呢,他问了好几次你们度蜜月什么时候结束,你还是好好和他说一下吧。”

“好。”

从欧少雄的房间里出来,楚凌熙就去了汤圆上课的小教室,小汤圆买和老师认认真真地上课。

楚凌熙站在门口看着他,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想要掉眼泪。

她的宝贝真的太懂事了,虽然她不记得她独自带着他的那三年是怎么过的,可她想他一定是个非常懂事听话的孩子。

这一次她又要把他丢下了。

楚凌熙一直等到小汤圆下课,才走进教室里。

小汤圆看见楚凌熙眼睛里噙着泪水,急忙抽了一张纸给楚凌熙擦眼泪,“妈咪,你怎么了?

是不是爹地欺负你?”

“没有,”楚凌熙努力保持微笑,“妈咪只是太想你了。”

“我也好想妈咪,妈咪,你和爹地的蜜月什么结束啊?

我好想跟你们回家。”

小汤圆充满期待地看着楚凌熙。

楚凌熙把小汤圆抱在怀里,“汤圆,妈咪要和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啊?”

“爹地生病了。”

“爹地生病了?

可是我看爹地好好的呀!他得的什么病?

严重吗?”

小汤圆立即紧张起来。

“你听妈咪说,爹地的病呢,会慢慢地把我们都忘记?”

“连我也会忘记吗?

还有豆包,还有妈咪?”

楚凌熙点了点头,她原本随便说一说的,可心里想着小汤圆本来就比别的孩子成熟,万一皇甫澈的病真的治不好,要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

“那怎么办?

就像妈咪当初也忘记了爹地和汤圆,我们重新让爹地喜欢上我们可以吗?”

小汤圆天真地看着楚凌熙。

楚凌熙很想说这和她被催眠是不一样的,他是真的病症。

“嗯,我们到时候可以试一试,不过,在这之前爹地要好好治病了,他需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打针,做治疗。”

“哦……”“所以汤圆妈咪没有办法带着你和豆包回家了,等爹地的病好了,我们再把你们接回去好吗?

你和豆包留在这里和外公生活在一起。”

小汤圆却淡淡一笑,“好啊,没关系的,这里很好玩,外公对我们也很好,妈咪,你放心地带着爹地回去治病吧,我会照顾好豆包的。”

楚凌熙抚摸着汤圆的小脑袋,倍感欣慰。

可是又别样心疼,她的儿子真的懂事的让人心疼。

皇甫澈在儿童房里看着小豆包,小豆包醒着,只是眨巴着大眼睛一直不停地看着皇甫澈,不哭也不闹。

他什么也没有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那样一直盯着儿子看。

如果有一天他忘记了他们,他们该多么难过?

可他自己却感觉不到,皇甫澈想想都觉得难受。

有人走进了儿童房里,皇甫澈以为是楚凌熙回来了,一转身发现是唐飏。

在这之前,皇甫澈一直对唐飏充满了敌意,可是他突然放下了一切仇恨。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唐飏对皇甫澈是有几分钦佩的,他是个出色的男人。

皇甫澈淡淡笑笑,没有说话。

“你放心吧,这边我会帮着楚楚照顾好欧总的,还有你的两个儿子。”

“谢谢。”

皇甫澈可从来不会对谁说谢谢。

两个大男人也没有什么好聊的。

“你很喜欢熙熙吧?”

皇甫澈的问题突然把唐飏给吓住了。

他们虽然都明白彼此的心思,可是这样开诚布公地谈,还是会有些尴尬的。

“你不需要回答,我心里有数,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连熙熙都忘记了,你一定不忍心看着她那么痛哭的,对吧?”

“你不要这么悲观。”

“这不是悲观,虽然我答应了熙熙好好治病,可我清楚这病治不好,如果有希望我当初就不会放弃了,我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想让她好过一点。”

皇甫澈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为她安排的再好,也没办法抚平她心里的伤痛,所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熙熙就拜托你了。”

这一刻,他的骄傲和自尊全都抛下了。

唐飏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把手搭在了唐飏的肩膀上。

皇甫澈笑笑,“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不必来我的墓前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