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那我也要亲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眼疾手快,急忙去接住那孩子,这下面不是石头就是树枝,一个孩子如果摔下来那还不得摔坏了!在小男孩快落地的时候,她接住了他,可小男孩太重了,楚凌熙抱不动,一下子摔倒在地。

这小男孩直接把楚凌熙当成了肉垫子。

楚凌熙只觉得手臂一阵疼痛。

小男孩爬起来,也急忙把楚凌熙从地上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

“你流血了!”

只见楚凌熙的手臂被树枝划出了一条大口子,血肉模糊。

“没关系,你是谁家的孩子呀?

这大早晨地快点回家吧。”

楚凌熙从地上爬起来,水桶里的水全都洒了。

她胳膊疼的厉害,怕是也没办法拎着水桶了。

只能下次再说了。

“嗯……”小男孩支支吾吾地看着楚凌熙。

楚凌熙觉得这孩子有话说便道:“怎么了?

还有事?”

“我摔下来的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小男孩涨红了脸说。

楚凌熙笑了起来,“你这小家伙还真是要面子啊!”

“男人当然要面子了!”

小男孩有些不服气,他不是小家伙,他是大男人!“好好好,我不告诉别人,你快回家吧,你们家里人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那我们一起走吧。”

“好。”

小男孩和楚凌熙一起走出了山里,“姐姐,我得回家了,再见!”

他跑出去没几步又停了下来,“姐姐,你虽然长得丑,但是你心灵美!”

噗——楚凌熙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窝被扎了一刀似的,不带这么补刀的,她宁愿他什么都没有和自己说。

楚凌熙看着小男孩的身影跑远,忍不住想起了汤圆和豆包,不知道这两个臭小子过的好不好。

一定很好吧,毕竟他们外公那么疼他们。

楚凌熙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回了家,到家的时候皇甫澈已经醒过来了,他正准备出门去找楚凌熙,看见楚凌熙回来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大早上的你跑到哪里去了?

!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楚凌熙已经习惯了,皇甫澈还总是像之前一样以一副大人的口气骂她,她当然告诉他了,昨天晚上临睡的时候,她就把今天要去打水的事情告诉他了,他还说要和她一起去的。

只可惜他都忘了。

楚凌熙撅着嘴巴凑近皇甫澈,“亲一下。”

皇甫澈却瞪了她一眼,“少来这一套!”

“不要嘛,每天起床的时候不是都要亲亲的吗?”

皇甫澈转过身去不理会她,楚凌熙就立即转到另一边去,皇甫澈再转,楚凌熙继续追,这样反复几次之后,皇甫澈终于绷不住笑了。

在楚凌熙的脑袋上弹了一下,“真拿你没办法。”

楚凌熙踮起脚尖在皇甫澈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嘻嘻,不生气了,生气老的快。”

“以后再不打招呼就出门,就罚你一整天没有亲亲。”

“不要!”

楚凌熙把水桶丢到一边,双手搂住了皇甫澈,“我要去做饭了,亲一下。”

“去做饭也要亲?”

“对呀,我去厨房里做饭大概也许需要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见不到我,你得多想我啊,所以赶快亲一下!”

“厨房就在这边,我在卧室里都能看得到。”

皇甫澈觉得莫名其妙,这女人自从来了这里撒娇的本事见长,不过他倒是很喜欢她这么粘着她。

“那我会想你。”

“那我陪你做饭?”

“那我也要亲亲。”

楚凌熙仰着脖子一副不亲誓不罢休的样子,皇甫澈无奈垂下头去,楚凌熙心满意足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吻,屁颠屁颠赶去做饭。

刚一转身,皇甫澈看见她的胳膊立即喊了一声,“站住!”

“嗯?

怎么了?”

楚凌熙转过身来看着皇甫澈。

皇甫澈走过去一把抓住楚凌熙的胳膊,“这胳膊怎么回事?

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

楚凌熙这才想起自己受伤的事情,“哦,就是有一个小男孩快要从树上摔下来了,所以我接了他一下,谁知道他太重了,一下子就摔倒了,没事,已经不流血了,等血干了就没事了。”

“胡闹!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

还逞强!”

楚凌熙被皇甫澈拖进了屋子里,皇甫澈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药箱在哪儿,还是楚凌熙把药箱找了出来,皇甫澈给楚凌熙做了消毒处理,上了一点药。

上完药之后,皇甫澈坐在床边黯然惆怅。

“怎么啦?”

楚凌熙把下巴抵在皇甫澈的胳膊上,双手环抱着他。

“我没办法照顾好你,我连药箱都找不到。”

皇甫澈陷入深深地自责中,身为她的男人,还比她大了将近十岁,原本应该是他照顾她才对,可是却大相反,一直都是她照顾自己。

他什么都给不了她。

“你是个病人嘛,等你好了你再照顾我啊。”

楚凌熙撒娇似的摇晃着皇甫澈。

“熙熙,你明知道……”“我明知道你一定会好的!”

楚凌熙立即打断了皇甫澈的话,“好了,我都饿了,我得赶快去做饭了,你亲我一下,我就会充满无穷的力量。”

皇甫澈无奈地看着楚凌熙,这一大早上都第三回了。

一天要亲多少次啊!不过她就这么点要求,他没有理由不满足她。

于是深情地在她的嘴唇上一吻。

楚凌熙十分陶醉地眯起眼睛,“我现在已经打满鸡血!我要去做饭啦!”

“你的胳膊都伤成这样了,别做了。”

“可是我不做饭咱们吃什么呀?”

楚凌熙疑惑地看着皇甫澈。

“我来做。”

看着皇甫澈一本正经地样子,楚凌熙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发现皇甫澈正瞪着自己,她立即收敛自己的笑容,“我不是嘲笑你,可是你也不会做饭啊。”

“不会可以学。”

皇甫澈一边说着一边卷着自己的袖子,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厨房里。

楚凌熙坐在床上心想有生之年能吃上皇甫澈做的菜,她这辈子也值了,于是坐等开饭。

谁知道一等不来,二等不来,三等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