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醋缸上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仙女峰楚凌熙坐在外面,和凌森一起下五子棋。

皇甫澈还在房间里做治疗。

“哈哈哈,我赢了!”

凌森开心地大笑起来,“丑八怪,你要给我当老婆了!”

楚凌熙翻个白眼,她的确是玩不过这个孩子,虽然对于五子棋这东西,她的确不怎么精通,可想着凌森还那么小,自己怎么着也不至于连个孩子都玩不过。

没想到她真的玩不过孩子。

“不算,不算,咱们十局八胜怎么样?”

楚凌熙耐着性子看着凌森。

“你耍赖!一开始一局定胜负,后来你变成三局两胜,又变成五局三胜,现在又十局八胜,丑八怪,你长的丑也就算了,怎么还带耍赖的!”

凌森无情地揭穿。

楚凌熙也是一脸黑线,“我那是让着你!小屁孩!”

凌森哼了一声,“你们大人玩不过的时候就喜欢说这话,这次你别让我,你看能不能赢!”

“来就来。”

“那咱们可说好了,一局定胜负,不许耍赖,输了就要给我当老婆!”

“没问题!”

两个人又重新来过。

这一局下了好久好久,楚凌熙也难得如此认真,她额头上全都是汗。

结果,还是输了。

“哈哈哈,这次你没办法耍赖了吧?”

凌森开心地手舞足蹈,一个劲儿地唱啊跳啊。

楚凌熙在一旁只有叹气的份儿。

凌森在草地上抓了一把草然后编了一个戒指环直接套在了楚凌熙的手指上。

“好啦,这就是我的定情信物,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婆了,你得伺候我。

然后我长大了咱们再拜天地!”

凌森倒是把这事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一旁洗菜的闫莹被这小子逗笑了。

“这小子,想娶你凌熙姐姐,也得你阿澈哥哥同意了才行啊!”

凌森却不以为然,“他算什么?

丑八怪有手有脚,自己做主!”

皇甫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这两个人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楚凌熙还没有注意到皇甫澈已经站在了身后,看着凌森送给自己的戒指倒是挺别致的。

“想不到你这个糙汉子还有这个手艺呢。”

凌森哼了一声,“这算什么?

回头我给你编个项链!还有花环!”

“真的假的?”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凌森信誓旦旦地说。

皇甫澈在身后咳嗽了一声,楚凌熙一抬头就看见皇甫澈那张泼了墨一样的脸,急忙吐了吐舌头。

“连个小孩子都下不过。”

皇甫澈一副责备的语气。

“你可别小看他,他真的很厉害。”

皇甫澈给楚凌熙使了个眼色,楚凌熙起身给皇甫澈让开了,皇甫澈坐在了凌森的对面。

“小子,要不要和我下一局。”

凌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下就下,谁怕谁呀,不过你要跟我赌点什么,不然我才不跟你下棋呢!”

皇甫澈抬头看了一眼楚凌熙,“就赌她。”

楚凌熙有些无语,这男人还当真了。

“不行!她是我的,我不赌!”

“你不敢!”

“你少用激将法!”

“如果你赢了我把我的电脑送给你。”

凌森上次去楚凌熙的家里看见皇甫澈的电脑开心地不得了,早就惦记很久了。

一听说可以赢电脑,凌森顿时来了精神,“你说真的?

!”

“真的。”

凌森急忙搓了搓自己的手,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于是这场对战就开始了。

结果一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凌森盯着棋盘说不出话来,他脑袋里只有一个问号,我怎么会输呢?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输掉的。

一旁观战的楚凌熙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她在一旁看着也没有看出来,可皇甫澈就是赢了。

“我赢了。”

皇甫澈把棋子放下,拉起楚凌熙的手就准备走。

凌森似乎被打击到了,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楚凌熙知道凌森是个好胜心很强的孩子大概是被皇甫澈打击到了。

“小木头,你别难过,你还是个孩子呢,他是大人!你当然赢不过他了,在孩子里你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别忘了,你可是赢了我好几次呢!”

凌森仍旧是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皇甫澈却根本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拉着楚凌熙的手腕就直接向外走。

走到门外,楚凌熙甩开了皇甫澈的手,“你也真是的,你和孩子是较什么劲?”

“那我输了,你就高兴了?”

皇甫澈黑着一张脸,继续向前走。

楚凌熙急忙追了上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最起码应该让一让他,不要赢得那么轻松,他一个小孩子很受打击的。”

皇甫澈不开口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

楚凌熙几乎小跑才能跟上他,“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啊?”

皇甫澈突然停下了脚步,楚凌熙一下子就撞到了皇甫澈的后背上。

楚凌熙急忙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以后我在做针灸的时候,你就不用跟着来了。”

省得她总是和那个小鬼在一起,都处出感情来了。

楚凌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个小孩子的醋你都吃?

你什么时候掉进醋缸里了?”

皇甫澈瞪了楚凌熙一眼,这一眼让楚凌熙立即闭上了嘴。

楚凌熙跟在皇甫澈的身后,一直到回了家,两个人也没有说话。

回到家里,楚凌熙也不去做饭,一直坐在外面的藤椅上摆弄着自己的吉他。

皇甫澈一开始在房间里画画,后来开始摆弄电脑,可他什么也做不下去。

后来索性走了出去,发现楚凌熙没有要做饭的意思。

“你肚子不饿吗?”

楚凌熙摇了摇头,“我不饿啊,你饿了吗?”

皇甫澈不愿意承认自己饿了,“不饿。”

于是就又回到了房间里。

楚凌熙撇了他一眼,就该治一治他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

明明就是吃醋了,死活就是不承认,明明就是饿了,还说自己不饿。

她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两个人就一直这样僵持不下。

过了一会儿闫莹过来了,“凌熙,你坐在这里干嘛呢?

去我家吃饭吧?”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