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你们小两口挺甜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和楚凌熙决定留在这里过年,雪下了一场又一场,整个大山里热闹极了。

人们趁着大雪去山里逮野兔,楚凌熙和几个小孩子一起堆雪人,简直玩的不亦乐乎。

村子里的人也开始编排过年时候的节目了,家家户户也开始准备过年的吃食。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澈接到了谭杰的电话。

“总裁,原本是不打算和你说的,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比较重要,所以还是决定告诉你。”

皇甫澈临走的时候就交代过,除非公司面临破产的事,否则一律不允许打电话打扰他,谭杰也始终没有给皇甫澈打过电话,但是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

“什么事,说。”

“烈总要和黎小姐结婚了,请柬已经送过来了,我想您和烈总的关系肯定不能不去的。”

“什么?”

皇甫澈是没有想到烈逸和黎嫣的婚事竟然会这么快。

这段时间他和楚凌熙都达成了默契,那就是谁也不许和大家联系,就乖乖地在这边治病,好好享受这里的生活。

“婚礼的日子就定在正月十八。”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皇甫澈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楚凌熙。

“什么?

要结婚了?”

楚凌熙也是吃了一惊,“日子这么急,该不会嫣儿怀孕了吧?”

“这也不算急了。”

楚凌熙转头一想,好像也不算是急了,毕竟他们来这里都已经半年了,烈逸和黎嫣算起来的话谈恋爱也有一年了。

“我们怎么办?”

两个人都陷入沉思。

婚礼就在正月十八,虽说他们过了年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烈逸是皇甫澈的好兄弟,身为大哥,皇甫澈应该帮他操持婚礼的,烈逸自己又是要忙公司的事,又要操持婚礼,估计肯定忙不过来。

而黎嫣又是楚凌熙的闺蜜,楚凌熙一共就只有这么两个好朋友,在这个时候,她自然应该在黎嫣身边,帮她筹备一下婚礼。

所以两个人又开始纠结,如果留在这边过年,过了年还要先去M国接汤圆和豆包,总不能接上孩子就走,肯定要在欧家庄园里住上几天的,又赶在过年这个时候,欧少雄一定会他们多住几天。

再加上来回路上耽误的时间,估计就只有参加婚礼的份了。

所以他们还是决定过年就不在这里过了,虽然他们很想留下来过年,可毕竟还有机会来,而烈逸和黎嫣的婚事就这么一次。

于是楚凌熙和皇甫澈一起来到章婆家里,把不在这里过年的事说了出来。

章婆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可以理解,只是有点遗憾罢了。

“那就回去吧,以后有机会再来。”

楚凌熙依偎在章婆的怀里,“章婆,我好舍不得你啊。”

“傻丫头,舍不得我,那就等有时间了再来看我,就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你们,我老婆子年纪大了。”

章婆笑了起来,满脸皱纹。

她这么一说,楚凌熙心里更难受了,“章婆,你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都要哭了。”

“不哭不哭,这快过年了可不许掉眼泪。”

章婆急忙拿手绢给楚凌熙擦了一把。

“章婆,有时间我一定来看你。”

楚凌熙信誓旦旦地说。

“好,一定来,丫头,这皇甫澈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我跟你说过的,治病是个漫长的过程,这药回去以后还是要坚持喝,再喝上三五个月也就差不多了。”

楚凌熙点了点头,“章婆,我一定好好督促他喝药。”

“乖了。”

回去的路上,楚凌熙一直都提不起精神来,要走了,她忽然很舍不得这里,甚至偷偷地掉眼泪,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提不起精神来。

他们心里很清楚,这个地方如果不是皇甫澈要治病,他们是不会来的,一旦回到城市里,他们那么忙,肯定没有时间过来了。

吃过晚饭,皇甫澈在书房里看书,楚凌熙就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这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

这里的人都太好了,她这辈子也没有遇到过。

皇甫澈走进来的时候发现楚凌熙捂着被子哭。

急忙拉开了被子,“你如果实在舍不得这里,我们就过了大年三十再走。”

“真的?”

楚凌熙的眼里直冒光!“到时候我安排人把私人飞机开到附近的机场,我们直接坐私人飞机去欧家,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在欧家待上三天,想来有阿逸和黎嫣的婚事,你爸爸应该也不会说什么的。”

楚凌熙一下子来了精神,“那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来他们也就可以和老乡们有交代了,毕竟老乡们为了他们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呢。

皇甫澈捧起楚凌熙的脸,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啄,“你这么喜欢这里,回头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真的?”

皇甫澈郑重其事地点了下头,“真的,不骗你。”

楚凌熙一下子扑进了皇甫澈的怀里,“皇甫澈,你真好。”

“嗯?”

“错了,错了,是老公,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公!”

楚凌熙立即和村民们解释了一下,他们要离开了,村民们也可以理解,于是族长决定将他们预备在大年初一的晚会提前到大年三十来办,这样楚凌熙和皇甫澈就不会错过了。

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热闹极了,大家都穿上了节日的新衣服,是这里的传统服装,闫莹还特意给楚凌熙和皇甫澈做了一套。

他们点起了篝火,围着篝火唱啊跳啊,热热闹闹地整整一天一夜。

这个新年对于皇甫澈和楚凌熙来说是最特别的一年,对于村民们来说同样也是很特别的。

到了要走的日子了,楚凌熙来向章婆辞行。

章婆拉着楚凌熙的手也是老泪纵横,她把一个药匣子拿给了楚凌熙,“丫头,这里面的药啊,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以备不时之需。”

“谢谢章婆。”

“你脸上的红斑,我调制了一种药水,你回去可以用,具体的方法我写到纸上了,这过程会很痛苦,你得坚持。”

“嗯。”

章婆又最后给皇甫澈把了把脉,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随后又给楚凌熙把了把脉。

章婆忍不住笑出了声。

“章婆,怎么了?”

“你们小两口看来日子过得挺甜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