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一箭双雕的办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逸一路追到了停车场,追上了准备开车离开的黎嫣。

“嫣儿,你听我说!”

烈逸推住了黎嫣的车门。

黎嫣坐进了驾驶位上,眼睛直视正前方,已经被自己的亲妹妹伤的体无完肤的她,什么也不想说。

“你说吧。”

可黎嫣真的让烈逸说了,烈逸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姝儿她……她如此有心机,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想我们之间肯定还有一些误会,不如我们把误会解开?”

烈逸思来想去,她和黎嫣之所以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黎姝在中间肯定做了不少的事,所以他想如果把误会都解开,他们是不是还可以重新在一起?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误会。”

“怎么能没有呢?

姝儿肯定和你说了不少的谎话,我可以十分坦白地告诉你,我一开始真的只是因为姝儿是你的妹妹,才会对你好的,后来也是……迫不得已。”

烈逸垂下头去,回想起种种,自己的确是不够理智。

黎嫣却始终看着正前方,“烈逸,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适合生活在一起,和任何人无关,如果我们真的适合在一起,即便是有姝儿从中作梗,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半分。”

说到这里黎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到底是不够爱吧。”

说着黎嫣将车门关上,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不够爱吧……这句话刺痛了烈逸。

他很清楚自己对黎嫣的感情,他很爱她。

以至于从筹备婚礼以来,他就整晚整晚睡不着,想到今后他再也不能去爱她,他的心就疼得死去活来的。

他是爱她的呀!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痛苦,难道她感觉不到吗?

看着黎嫣的车子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烈逸忽然觉得她就要这样离开自己了。

皇甫澈和楚凌熙走了过来,“阿逸,还是先想想怎么处理家里的事情吧,距离婚礼只剩下最后的三天了。”

烈逸这才回过神儿来,是啊,距离婚礼就只剩下最后的三天了,他是万万不能和黎姝结婚的,所以要和家里说一声的。

现在这才是大事。

“是啊,阿逸,嫣儿的事情,你让她冷静一下吧,因为姝儿,她其实也很受伤的,你应该了解她的。”

烈逸点了点头,他还是要先回家一趟的。

“我们和你回去吧,要不然你一个人怕是也说不清楚。”

楚凌熙提议说。

烈逸木讷地点了下头。

三个人一起回到了烈家。

烈镇和钟婷听到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十分震惊,没想到黎姝竟然没有怀孕,烈镇甚至还想着抱孙子呢,这一下子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

“没想到姝儿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孩子,竟然会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烈逸的情绪仍旧不高,他被一个女人玩的团团转,还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心情自然跌到了谷底。

“取消婚礼,我会把后面的事处理好的。”

说着烈逸站起身来准备回房间里去。

“这不可能!”

烈镇突然开了口。

烈逸慢慢转过身来,“爸,你什么意思?

难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我和姝儿结婚?”

“这不是小事!烈家的脸面放在了哪里?

好好的婚礼,所有的准备都完成了,请柬也发出去了,你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了?”

烈镇也被气的够呛,尽管黎姝没有怀孕,可婚礼还是要照常举行。

“你难道要我娶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进门吗?

!爸,你什么时候能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

烈逸咆哮着上了楼。

他是被气急了。

原本因为黎姝和黎嫣的事情,他就已经心力交瘁,没想到回到家里父亲还要为了所谓的面子,继续逼迫自己结婚!钟婷急忙安抚说:“阿逸也不容易,现在姝儿是这样的,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阿逸怎么会娶她呢?”

“不娶也要娶,这中间牵扯的利益太多了,这次婚礼请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还请了主流媒体全程报道,如果就这样取消,烈家的股价势必会大跌!”

家族联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甚至不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而是两个集团的大事!丝毫马虎不得!“烈伯父,我有一个好主意。”

楚凌熙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皇甫澈瞄了她一眼,就知道这女人悄悄地跟过来,肯定不只是帮烈逸解释黎姝的事罢了。

“什么好主意,凌熙,说来听听。”

钟婷看向了楚凌熙。

“我这个主意一举两得,阿逸一定会欣然接受,婚礼也会照常举行,说不定还能给两大集团带来好处。”

楚凌熙洋洋得意地说。

烈镇也终于提起了兴趣,“说来听听。”

“狸猫换太子。”

楚凌熙一边笑着一边回答说,皇甫澈瞪了她一眼,就知道她的鬼主意是这个,不过皇甫澈没有开口,任由她说去吧。

“把新娘子换成嫣儿就可以了,到时候对外可以说是一时疏忽,把姐妹俩的名字搞错了,请柬发出去才知道,也可以说是给大家的一个惊喜,虽然可能有些人还是会猜测,但是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像,毕竟婚礼是实实在在举办了。”

烈镇和钟婷面面相觑。

平心而论,从集团的利益出发,自然是黎嫣和烈逸结婚更有助于集团,毕竟黎嫣现在才是昌黎集团的总裁。

“凌熙,你这个主意好是好,可是阿逸和黎嫣这边,其实我们也觉得怪对不住黎嫣的,为了这场联姻,黎嫣以前还和黎家决裂了。”

钟婷说出自己的担心。

“的确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可能嫣儿不太同意,但是我会劝她的,让她看在集团上接受这场婚礼,如果二位同意的话,那我就去做她的思想工作了,至于阿逸,阿逸一直爱着嫣儿,他肯定会同意的。”

“好,如果真的能说动,那这的确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那就拜托你了,凌熙。”

回去的路上,楚凌熙一直得意地笑,还朝着皇甫澈哼了一声,“你是不是特想夸夸我,觉得我特别厉害。”

“你不是特别厉害,你是特别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