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原来他们离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家酒店新娘子的休息室里,造型师开始给黎嫣变换造型,这个造型是要用在一会儿要举办的典礼上的,所以马虎不得。

对于楚凌熙的脸,黎嫣和姚嘉嘉自然忍不住要问一问了。

黎嫣虽然今天是新娘子,但是这嘴巴仍旧很毒,“我说凌熙,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像是一块牛皮癣!”

楚凌熙本就介意呢,不过她抬起高高的头颅,一派自信的模样,“怎么了?

你还嫌弃我啊?

我可是皇甫澈的女人!”

“德行!”

黎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今天我结婚,麻烦你不要喂我们吃狗粮。”

“嘻嘻,好了,我也没办法,我本来想涂抹一点章婆给的药水,结果疼死我了不说,还搞成了这个样子!”

楚凌熙多少还是有些沮丧的,“嫣儿,你可千万别介意啊,今天你结婚,我应该漂漂亮亮的,给你撑场面的,结果……唉……”“我很介意!你丑成这样,太给我丢脸了!叫你老公拿几个亿的投资给我!”

黎嫣瞥了她一眼,“去你的!”

两个[书旗小说网.xyz]人打闹起来。

姚嘉嘉在一旁也是强颜欢笑。

楚凌熙这个孕妇帮不上什么忙,便去看黎嫣的婚纱,这个时候才发现黎嫣的婚纱是黎嫣之前的一个设计,她记得在黎嫣的设计本上看过,原来她早就把婚纱做好了。

记得黎嫣说过,这是她留给自己的婚纱,准备有一天结婚的时候穿的。

“还说心里没有阿逸,还不是穿了自己最喜欢的婚纱。”

楚凌熙嘀咕着,她知道黎嫣心里还是有烈逸的,他们两个在一起也是迟早的事。

因为帮不上忙,一个孕妇还总是受人照顾,楚凌熙决定出去走走。

在经过走廊的时候,一个女人叫住了她,“你好,请问一下洗手间怎么走?”

“哦,从这里左拐,一直走就到了。”

楚凌熙一转身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安妮。

她几乎都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那个曾经和皇甫澈举办了盛大的订婚典礼的女人,那个自称是公主的女人,那个让人觉得完美无瑕的女人。

安妮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楚凌熙,看见楚凌熙的脸,她更是掩住嘴巴大笑起来。

那笑容里自然是带着嘲讽的意味的。

楚凌熙却丝毫没有被这笑声惹怒,她不屑于和安妮计较这些,而是径直离开。

“站住!”

安妮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嘲弄,这个女人竟然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

楚凌熙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安妮只好拎起自己的裙摆冲了上去,挡在了楚凌熙的前面。

“我叫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楚凌熙摆弄一下自己的头发,“原来是你在说话啊,我还以为刚刚有只狗在乱吠呢。”

“你竟然敢骂我是狗!”

楚凌熙耸耸肩膀,“我没有骂你是狗啊,我只是说我刚刚听到的声音感觉是一只狗在乱吠,又不是说你。”

“你——”安妮气的指着楚凌熙。

楚凌熙却直接把她的手指压了下去,“在我们A国,用手指指别人是非常不礼貌的,这是粗俗没教养的人才会做的动作,公主不是最有礼貌的吗?

看来也不过如此。”

安妮更是气的咬牙切齿!楚凌熙转身欲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我警告你,今天是我最好朋友的婚礼,如果有些人不长眼非要在今天闹事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楚凌熙大步流星地离开。

安妮恨不得把自己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为什么?

为什么她每次碰到这个女人,都要受到这种侮辱呢?

她愤愤地找到了洗手间,从洗手间里出来,回到了宴会厅里,几个名媛和太太正围绕一圈闲谈着,里面刚好有个她相熟的,便凑了过去。

“你们刚刚看见楚凌熙了没有?”

一个太太颇为好奇地问,“我刚刚看见她了,那个脸把我都要吓死了!”

她不住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嘴上带着嘲弄的笑,当真是又怕又觉得好笑。

“我也看见了,她的脸好像比以前更丑了,像是长了一块大大的牛皮癣,哈哈哈……”听见大家都在笑话楚凌熙,安妮也忍不住冷哼一声,这样她心里痛快了不少。

“我跟你们说一个天大的秘密,这楚凌熙和皇甫澈离婚了。”

一个名媛小姐十分神秘地说,样子还有些得意。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凑了过来。

“是吗?

怎么会呢?

我可是听说这楚凌熙又怀孕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安妮也好奇地竖起耳朵听起来。

“我有一个朋友在天鹰集团秘书处工作,她帮着办理过一些证件,接手过皇甫澈的户口本,他的户口本上标明了是离异,而且呀,她还见过皇甫澈的离婚证呢。”

那名媛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得不让人信服。

“我好像也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这楚凌熙又怀孕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们还记得皇甫澈婚礼上那场闹剧吧?

我猜呀,那个视频中的女人就是楚凌熙不假,只是碍于面子给她澄清了,可皇甫澈还是把婚给离了,无奈这楚凌熙有本事啊,加上两个人又有孩子,要不说这狐狸精就是一身狐媚子功夫呢!”

“啧啧啧,这种本事咱们是学不来的,不过上次婚礼办成了一场闹剧,皇甫澈也没有重新补办婚礼,可见在这男人心里,她早就什么也不是了。”

“说的也是啊,她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这又怀孕了,还不是连个名分都没有。”

“豪门是那么好进的吗?

像她这种狐狸精使劲了浑身解数就想嫁进豪门呢,她才多大,这都第三胎了,也是怪可怜的。”

这些话全都听进了安妮的耳朵里,她的唇角忍不住轻轻上扬。

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安妮身上,“这皇甫澈唯一重视的女人大概就是咱们的安妮公主了吧?

当初的订婚典礼可是隆重的很呢,我参加过这么多典礼,唯独那次最隆重。”

安妮当然知道这是阿谀奉承,可她倒是乐意听。

“安妮公主,不知道你和皇甫澈还有没有可能啊?

按理说,这订婚怎么也得算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