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这个新婚夜不太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里的温度逐渐升高,让两个人微醺的男女有些情难自已。

烈逸将黎嫣的身体板了过来,去亲吻她的嘴唇,黎嫣也没有拒绝。

但是当烈逸把黎嫣抱到床上去的时候,黎嫣却突然惊醒一般,她迅速推开了烈逸,给了他一巴掌,就起身跑去了衣帽间!烈逸被这一巴掌打醒了!一切戛然而止。

黎嫣躲在衣帽间里,站在镜子面前,看着烈逸把自己的脖子吻的通红,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等到黎嫣再一次从衣帽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好了平常的衣服,看她这个打扮,不是要准备睡觉的样子。

烈逸仍旧坐在床上,“你去哪儿?”

“你管不着。”

黎嫣的态度十分冷漠。

烈逸只觉得头痛欲裂,他想要走过去,却又觉得有些不妥,“我不会碰你了,刚才对不起,今天太累了,你好好睡一觉吧,我去客房。”

黎嫣只是冷哼一声,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烈逸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都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黎嫣的唇角带着讥讽的笑容,“烈逸,我觉得你好像忘记了,我们之前的婚前协议可是说好了,互不干涉。”

烈逸张了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黎嫣直接越过烈逸走了出去,直到坐进自己的车子里,黎嫣还没有想好去哪儿,她只是不想和烈逸待在同一个空间里罢了。

她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出息,像烈逸这种朝三暮四,还能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男人,她是怎么都瞧不起的。

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放不下他!黎嫣一转头发现车子上的那张门票,那是林谦给她的音乐会的门票,她看了一眼那门票上的地址,并不远,于是直接开车前往。

——回到家里的楚凌熙和皇甫澈也累坏了,尤其是楚凌熙,虽然她因为怀孕穿了平底鞋,也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走来走去的,着实累得慌。

楚凌熙回到卧室里,一眼就看见自己像是开了染坊的梳妆台!“啊——”楚凌熙吓得尖叫起来。

只见她的梳妆台上所有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全都被打开了,各种护肤水和乳液交织在一起,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她的化妆品各种颜色全都涂抹在梳妆台上,尤其是镜子上,那叫一个五颜六色,好看的很!“怎么了?”

皇甫澈从门外直接冲了进来,看见梳妆台也是吓了一跳。

“你看你儿子干的好事!”

不用想也知道是家里那个调皮捣蛋的小豆包干的,这孩子大运动系统发展的特别好,还不到一周岁就会走了,现在更是登梯爬高,各种捣乱。

“怎么是我儿子,难道不是你儿子吗?”

“就是你儿子!”

楚凌熙朝着皇甫澈吼着,“把他给我叫过来,我今天不把他的屁股打烂,我就不是他妈!”

这种事情不是发生了一次两次了,小豆包似乎对楚凌熙的梳妆台情有独钟,每次都能偷偷溜进来捣乱。

结果佣人们满世界都找不到小豆包!这下可把楚凌熙急疯了!她也顾不上生气了,连忙和大家一起找。

“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小汤圆急忙安抚着楚凌熙,“妈咪,你不要着急,豆包不会乱跑的,肯定又藏在什么地方了。”

“好了,你先回卧室里休息一下,今天太累了,我去看一下监控。”

皇甫澈也知道小豆包必定是丢不了,这么大的地方,他肯定是藏起来了。

楚凌熙回卧室的时候,突然听见房间里有动静。

这动静像是从衣柜里传出来的,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打开了衣柜,一张涂满口红的小脸蛋出现在她面前!楚凌熙当场差点被吓晕过去!“豆包——”楚凌熙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别墅。

小豆包迅速从衣柜里跑了出来,跑到门口的时候,被皇甫澈一把抓住了,只见这小子浑身上下都涂满了口红以及各种颜色,像是从染坊里出来的一样。

再看楚凌熙的衣柜,里面的衣服也无一幸免。

而那个罪魁祸首不但毫无悔改之意,甚至还嬉皮笑脸地看着楚凌熙,好一副得意的样子。

楚凌熙濒临崩溃,“出去!都给我出去!”

皇甫澈把小豆包交给佣人,“去给小少爷洗澡。”

他走进来安慰楚凌熙,“他还是个孩子。”

“你别碰我!没一个好东西!你也给我走!烦死了!”

楚凌熙冲天的怒火要把这房子都点着了,“大的大的不让人省心,小的小的不让人省心,我没法活了!”

楚凌熙欲哭无泪。

“什么叫大的不让人省心。”

皇甫澈当然知道这“大的”说的就是自己。

“我说的不对吗?

你和那个安妮眉来眼去的,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今天大家背后都说了我脸上长了牛皮癣,我本来就心里不痛快,你还去找那个安妮撩骚去,皇甫澈,你是不是心里痒痒的?

我怀孕了,你就想乱来是不是?”

怀孕的女人有点不可理喻。

皇甫澈已经鉴定完毕。

“我们两个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皇甫澈刚想解释,楚凌熙就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想和她有点什么啊?

皇甫澈,嫣儿说的没错,天下乌鸦一般黑,天底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给我出去!以后不要在我的房间里睡觉!”

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卧室成了她自己的房间里?

皇甫澈急忙安抚着楚凌熙,“好好好,我出去,你别生气了……”说着皇甫澈就真的离开了卧室。

楚凌熙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梳妆台,拿起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

好烦躁!莫名其妙被赶出了房间,皇甫澈心里也有点窝火,这女人怀孕了以后,越发难伺候了。

佣人们把小豆包清洗干净抱了出来,皇甫澈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都怪你!”

小豆包还嬉笑着,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

“带他去睡觉,以后看着他,不要让他去我们的卧室!”

毕竟小豆包只是一个一岁多的小豆丁,屁事都不懂的孩子,跟他也没办法发脾气。

皇甫澈坐在沙发上,发现烈逸发了一条状态,于是起身开车离开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