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舞会的邀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寂寞的男人走到了一起。

皇甫澈和烈逸找了一家酒吧,要了一个包房便开始喝酒,反正在婚宴上也没有喝多。

烈逸的心情很不好,不用问,皇甫澈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新婚夜发生了一些什么。

“阿澈,你说人为什么要谈恋爱呢?

谈恋爱、结婚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烈逸不由得发出感慨。

“的确很麻烦,但是也有好的一面,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不然会多无聊。”

烈逸笑了起来,“说的有道理。”

皇甫澈拍了拍烈逸的肩膀,“阿逸,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不能只凭着一腔热血。”

烈逸抬起头来看着皇甫澈,“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明明彼此相爱,却没有办法在一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分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烈逸思考了一下回答说:“是因为许多外在因素吧?”

“外在因素自然对两个人有很大的影像,但是真正有影像的还是这两个人本身,他们的确很相爱,彼此都深爱着彼此,但是就是没办法在一起。”

烈逸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深奥,便没有插嘴。

“说白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活的很自我,他们总是喜欢做一些自认为对对方好的事情,甚至会因为自己做的事,觉得自己很伟大,把自己都感动了,可对方却并不觉得好。”

皇甫澈深吸一口气接着说:“两个人在一起,从来都不是1+1=2,而是0.5+0.5=1。”

烈逸摇了摇头,“不是很明白,这有什么区别吗?”

“你减掉你的0.5,我减掉我的0.5,我们合并为一。

也就是说你要变成一半的你,另一半变成她,她也要变成一半的她自己,另一半变成你。”

皇甫澈耐心解释着。

烈逸恍然大悟,“所以你现在话这么多!”

皇甫澈尴尬地笑了笑,一边笑着一边摇头。

烈逸早就发现皇甫澈的变化了。

从他认识皇甫澈开始,他就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类型,他做事狠辣,颇有手腕,不爱说话,永远都是一副表情,可他又是一个矜持高贵的男人,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族的气息。

可现在的他,话多了起来,表情也丰富了,偶尔还会冒出脏话来,做事情也开始游刃有余,偶尔也会在生意场上谈感情,不再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毫不留情。

比起以前的皇甫澈,烈逸觉得现在的皇甫澈真的多了几分人情味,也多了几分烟火气,不再像以前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这一点真的越来越像楚凌熙。

他羡慕皇甫澈和楚凌熙之间的感情。

“你是不是很羡慕我?”

皇甫澈在烈逸的胸口捶了一下。

烈逸笑了起来,“何止是羡慕,阿澈,我对你简直是嫉妒!嫉妒你和嫂子感情那么好。”

“好吗?”

皇甫澈长舒一口气,“我是被她赶出来的,这女人如果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非臭揍她一顿不可,反了!”

烈逸看着皇甫澈的样子,越发羡慕起来。

楚凌熙知道遇见安妮,她的日子就不会太平了。

果不其然,黎嫣和烈逸的婚礼刚刚过去的两天,她就接到了一张请柬。

这是一张化妆舞会的邀请请柬,经常会有这类的舞会出现,只不过楚凌熙并不热衷于此。

可是这次她却决定去会一会安妮,虽然舞会上并没有写上安妮的名字,但是她以前从来没有接到过类似的请柬,就知道一定是安妮从中作梗。

书房里,皇甫澈正在看书,楚凌熙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然后若无其事的将那张请柬丢在了皇甫澈的桌子上。

皇甫澈瞄了一眼那张请柬,“你想要去参加舞会?

还是算了吧,你现在还不满三个月,胎还不稳,还是不要乱跑了。”

说着皇甫澈就准备把那张请柬丢进垃圾桶里。

楚凌熙眼疾手快把那张请柬夺了过来,“你是害怕我欺负你的未婚妻呀?”

这阴阳怪气的让皇甫澈很不舒服,“谁是我的未婚妻?”

“安妮公主啊,”楚凌熙故意把“公主”两个字咬的很重,“曾几何时,你们两个那场订婚典礼,这圈子里的人可都是记忆犹新的,那么隆重,估计没有几个人会忘吧。”

皇甫澈一边叹气,一边摇了摇头,说到这里,他倒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楚凌熙,原本给她准备的婚礼,也被慕心慈给搅黄了。

直到现在他们两个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婚礼。

“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咱俩现在是离异夫妻。”

楚凌熙哼了一声,端起自己的水果就走了出去,“这场化妆舞会没准我还能看见真命天子呢,肯定有很多帅哥在等着我,一定都特别年轻。”

她故意把“年轻”两个字拉长了语调。

皇甫澈被气的够呛,还真是会在他的心口窝上戳刀子,不愧是他的女人。

楚凌熙终究还是决定要去会一会安妮,用她自己的话说,老虎不发威,当她是hellokitty,她就是要让安妮知道一下她的厉害。

这场化妆舞会是一位热衷于社交活动的夫人蓝瑛办的,她的丈夫是帝城的市长,大家都少不了给她几分面子。

当然了,她的这些活动也拉拢了不少的人,给她丈夫的工作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毕竟是市长夫人举办的活动,大家来的都很早,这是一场化妆舞会,大家的衣服都很有特点,所有人都戴着面具。

这市长夫人也非常聪明,当别人提议她要办一场舞会,并且邀请楚凌熙的时候,她就想了这么个法子,两面都不得罪。

戴着面具没有人知道楚凌熙的相貌,也就避免了楚凌熙的尴尬。

今天的安妮穿了一件白色的礼服,带着隆重的王冠,一张镶满钻石的银色面具,是兔子的模样。

她一出场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不少人都来邀请她跳舞,只可惜她连话都不和人家说。

刚一过来,安妮就开始寻觅着楚凌熙的身影。

大家都戴着面具,谁也分不清谁是谁。

这可就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