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让一个人愧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回到家里的时候,楚凌熙正在卧室里优哉游哉地玩着手机。

就好像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见楚凌熙的样子,皇甫澈越发生气。

“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皇甫澈碍于楚凌熙是个孕妇,所以强压住心中的怒火。

“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楚凌熙看也不看皇甫澈一眼,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我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明知道我心里根本不可能容得下别的女人,和安妮只不过是在谈生意而已!”

皇甫澈的语调忍不住拔高,随后又降了下来,他是真的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谈生意用得着穿的那么暴露,那么性感吗?

谈生意需要搞得那么暧昧吗?

你明知道他对你图谋不轨,还要和她谈生意?”

“她对我图谋不轨,我可以控制我自己,熙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你知不知道皇家集团想要回到从来的盛世景象,需要很多人的支持,安家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皇甫澈的语调又降了下来,他不想吵架。

“所以你是在色诱她吗?”

楚凌熙歪着头看着皇甫澈。

“色诱?

你怎么会想出这样的词语来?”

皇甫澈觉得楚凌熙简直莫名其妙,“我们什么都经历过了,怎么你还是这么怀疑我?

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我为什么不信任你,还不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好!我不管,你不许和安家做生意,以后再也不许见那个安妮!我觉得恶心!”

楚凌熙也不想继续吵下去了,所以给皇甫澈下了最后通牒。

“你这样我很为难,我说了我和她只是谈生意,没有别的意思,皇家集团真的很需要安氏集团的支持,你不应该耍小性子,应该从大局出发。”

皇甫澈冷着一张脸,也在给楚凌熙下最后的命令。

“我不从大局出发?”

楚凌熙压着牙点了点头,“好!我就是不从大局出发,我就是耍小性子!怎么了?

我就耍到底了!你如果要是和和那个安妮继续见面的话,你就再也别回这个家了!”

楚凌熙高八度的声音,吸引了许多佣人在门口聚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和太太吵的这么厉害。

皇甫澈头痛欲裂,不想吵下去,于是准备离开,没想到楚凌熙上来抓住他的胳膊就用力咬了一口!皇甫澈痛叫了一声。

楚凌熙狠狠地看着他。

“你简直不可理喻!安妮说的没错,你就是个泼妇!”

皇甫澈怒吼一声,朝着门口走去。

“说我是泼妇?

你给我回来!你不许走!”

楚凌熙追了出去。

皇甫澈看见门口聚集的佣人,火气更大了,“看什么看,是不是不想干了!给我看着太太,不许踏出这个家门半步!”

说着皇甫澈就离开了。

楚凌熙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他们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难道还是不能白头到老吗?

这一天之后,皇甫澈就没有回来。

他住进了皇家酒店里。

医院安妮的脸稍稍消了一些肿,总算是能看了,严珺来看她的时候,也是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过话说的很委婉。

“安妮公主,你这马上就要成功了。”

“成功?”

安妮冷笑一声,“那个女人把我打成了这样,他竟然还在为她说好话,他是有多爱她呀!”

“那可不见得,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他当然要袒护她一些了,这是面子工程。”

严珺却不以为然,“安妮公主,你应该好好利用这个女人把你打成这样。”

“怎么个利用法?”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想要控制一个人,就要让他对你觉得愧疚。”

安妮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么个说法。

她在Y国的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熏陶永远都是,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那就要让自己永远保持美丽。

“这次楚凌熙把你打成了这样,他肯定很过意不去,加上想要和安氏集团合作,他肯定会十分内疚,觉得对不起你的,如果这个时候,你表现的柔弱一些,夸张一些,他肯定会越发内疚的,而且你千万不要埋怨楚凌熙,要表示出理解。”

安妮觉得匪夷所思,闻所未闻!“安妮公主,你越是这样,皇甫澈越觉得亏欠你的,一个男人一旦觉得欠了你的,就会想办法弥补,弥补的过程中就会心生怜爱,心生怜爱就距离爱不远了。”

安妮点了点头,她倒是可以试一试。

严珺离开之后,皇甫澈下午就来了,还带来了鲜花和水果,以及一系列的营养品。

安妮不再像上次那样痛骂楚凌熙,反而是一副关心的样子,“楚凌熙她没事吧?”

提起楚凌熙的名字,皇甫澈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她没事,她把你打成了这样,你怎么还关心她?”

“我后来想了想,其实也都是我不好,我穿的太性感很容易让人误会,而且她还是个孕妇,就算了吧。”

看见安妮如此识大体,皇甫澈不禁感慨,“你冷静下来可以思考,可有些人的脑子却不知道被什么叼走了,不可理喻。”

就在安妮琢磨皇甫澈的话时,突然看见他手臂上的伤口,“呀,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

“别提了,被她咬的。”

“她这么厉害吗?”

安妮错愕地看着皇甫澈,没想到楚凌熙竟然还会咬人!“她现在真的是不可理喻!”

皇甫澈怒气冲冲地说。

“痛吗?

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她是个孕妇,你应该让着她的。”

“我还不够让着她吗?

我都已经告诉她了,只是和你谈生意,她却……好了,不提她了,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让她自己在家养胎吧。”

“是吗?

让她冷静一下也好,你是住在皇家酒店?”

皇家酒店是皇甫澈自己家的酒店,又是顶级酒店,他应该会住在那里。

“是,怎么了?”

“我也住在那里,你是哪个房间?”

“1809.”“太巧了!我是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