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和唐飏有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澈表情凝重地摇了摇头,“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唯一觉得怪异的就是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客人,可是调查一个这样的人实在太难了,家里有那么多的监控摄像头,说明他对这里很熟悉,能够刻意躲避监控。”

“你也觉得他是在刻意躲避监控吗?”

皇甫澈点了下头。

“是,我也这么觉得,这说明他有鬼,我爸爸的失踪肯定和他有关系。”

楚凌熙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见一见唐飏。”

“明天再说,你现在大着肚子,要注意休息。”

说着皇甫澈摸了一下楚凌熙的肚子。

他必须时刻提醒她,她是个孕妇,不能像以前那样逞强。

两个人原本是想着第二天一早就去警局见一见唐飏的,但是没想到她回来的消息传得那么快,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公司的股东们就已经来了。

在会客厅里,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

楚凌熙洗漱完毕办来到了会客厅里。

“各位早上好。”

楚凌熙很有礼貌地和这些打招呼。

股东们看见楚凌熙也是松了一口气,“欧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现在欧氏集团群龙无首,你得拿个主意啊!”

“对呀,欧总不在,唐特助被警方控制,就指着你来主持大局了!”

“公司上下都乱成一团了,眼下得有个人站出来才行!”

楚凌熙看着这帮人,一个个的这么急切地想要她站出来,无非是因为担心群龙无首,影响公司的效益,影响了他们到手的钱罢了。

都没有一个人关心欧少雄怎么样。

楚凌熙也看惯了,“我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我爸爸找到,公司的事情暂且维持原状吧,而且我从来没有管理过公司,对欧氏集团也不了解,就这么接手的话,对集团而言也不是好事。”

“这怎么行呢?

欧小姐,现在虽然唐特助被警方控制,可所有的大权都在他的手里啊,你不能坐视不管!”

“是啊,现在他人不在,可他手底下的人还在啊,一个个都听令于唐特助,你必须把所有的权力接管过来,不然这欧氏集团可就要改名换姓了!”

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安静!”

对于他们这般吵闹,楚凌熙也十分恼火。

会客厅里一下安静下来。

“你们都在关心公司的效益问题,却没有人关心我爸爸失踪了,好歹也是共事那么多年,我爸爸对你们也不薄,你们的良心呢?”

楚凌熙马上变了脸色。

底下的股东一个个垂下头去,也有那些胆子大的,桌子一拍,“这欧总失踪,已经把唐特族抓起来了,直接审问唐特助就是了,只要唐特助招了,人就找到了,根本不需要你花什么心思。”

“就是,以唐特助的做事风格,说不定这欧总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当务之急,是公司!”

“闭嘴!”

楚凌熙猛地一拍桌子,她被这帮人的言论气的浑身发抖。

欧少雄给这些人赚了那么多的钱,他们竟然一个个这样的嘴脸,甚至怀疑他不在人世,哪怕他真的不在人世了,他们就是这样轻描淡写一说吗?

皇甫澈扶住了楚凌熙,“我太太不太舒服,你们都回去吧,对于我们而言,找人最要紧,至于公司,你们看着办吧,来人,送客!”

皇甫澈那霸道的气场,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敢造次,谁都知道他的身份,自然不敢和他硬来!他们只好一个个灰溜溜地离开。

楚凌熙坐在椅子上头痛欲裂。

她昨天晚上入睡的时候就告诉过自己,这将是一场恶战,但是没想到刚一开始,她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皇甫澈让佣人给楚凌熙倒了一杯水。

刚刚那个人说的话大概是刺激到了楚凌熙,没错,欧少雄或许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谁都没有办法排除这种可能性。

只是楚凌熙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先喝点水。”

楚凌熙慢慢冷静下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皇甫澈拍了拍楚凌熙的肩膀,“先不要着急下论断,目前很多事情都不明朗,我们还是先去见了唐飏再说。”

“老公,你刚才把他们轰走了,那公司……”“你放心吧,这帮人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局势不明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肯定还会维持原样,不敢在公司动手脚的,更何况他们也说了,目前公司的大权都在唐飏的手里,他们即便是想搞什么小动作,怕是也没有办法。”

在皇甫澈的安抚下,楚凌熙渐渐冷静下来,两个人一起坐车来到了警局。

他们在这里看见了唐飏。

唐飏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石刻的表情充满了坚毅。

三个人面对面坐着。

“唐飏,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凌熙急切地问。

“欧总找到了吗?”

唐飏问。

“没有!”

唐飏叹了口气,他看见楚凌熙这么着急,大概也猜到了欧少雄肯定是没有找到,问一句无非是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罢了。

“你告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唐飏摇了摇头,“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是我干的。”

皇甫澈却开了口,“你为什么不能说出欧先生失踪那天,你的具体行踪,那天你究竟去了哪儿,做了什么?”

唐飏却直接笑了,“连警方都问不出来,你觉得你能问出来?”

楚凌熙也接着问:“唐飏,你就说吧!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吗?

你只有说出来,才能平冤昭雪啊,你现在隐瞒有什么意义呢?

只能让别人更加怀疑你!”

“连你也怀疑我?”

唐飏的话一针见血。

楚凌熙坚定地摇了摇头,“如果欧家只有一个人信得过,那个人只能是你!”

唐飏突然笑了起来,“好,楚楚,我没有白认识你一场。”

这话让皇甫澈听着十分不顺耳。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说?

你必须告诉我,我才能帮你,也只有你对我爸爸最了解,才能把我爸爸找回来!”

唐飏却仍旧十分淡定,“如果我说你暂时不要找了,他自己会回来,你还会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