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没有亲子鉴定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样子。

“好了,既然大家吵不出结果,那我们就来投票吧。”

陆锦伦环顾一下四周,“投票吧,同意的人来举手。”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陆陆续续有人把手举了起来,在座的一些股东其实是门外汉,他们之所以投资完全是看中了欧氏集团的品牌,只要能赚钱就好

,他们其实什么也不懂。

陆锦伦一游说,物业部多么多么烧钱,如果把这笔钱省下来,那公司又能多出不少盈利,所以他们一听这话自然就会同意了。

“我倒数三个数,如果还没有人举手的话,那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了。”

于是又有人举起手来。

“三,二,一!”

“很好。”

秘书清点了一下人数,“同意的人数为9,剩下的就是不同意的话,那就是五。”

陆锦伦摊开双手,“那么我们就少数服从多数喽,所以从明天开始,物业部开始进行清算清缴,立即对业主发出通告,宣布我们

即将退出,另外,去联系一些物业公司,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合作。”

“总裁,我们要撤掉物业部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现在已经有物业公司开始给我们报价了。”

陆锦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你们看,这不是很好吗?我们省下一大笔钱,还能从物业公司赚一笔,一箭双雕!”

会议室里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我不同意!我反对!”楚凌熙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陆锦伦看见楚凌熙进来一点都没有意外,“我的好妹妹,你安心在家里养胎就行了,公司万事有我,回家去吧。”

楚凌熙拿出了那份遗嘱,“这是我爸爸之前留下的遗嘱,各位可以看一下。”

说着遗嘱在所有人面前都传阅了一下。

陆锦伦的脸色有了微微的变化。

“我爸爸将他名下的股份分成了三份,一份给了唐特助,一份给了倪宵凡,剩下的大部分股份都给了我,所以我现在是公司最大

的股东,拥有一票否决权,这个决策我不通过,谁也休想实行!”

楚凌熙霸道的语气直逼陆锦伦,她带有杀气的眼神看向了陆锦伦!

两个人四目相对,自然是针尖对麦芒!

陈耀祖说:“这份遗嘱曾经少雄和我讨论过,是这样的没错,大部分的股份都留给了凌熙,现在少雄失踪这么久,那这遗嘱也可

以暂时生效,凌熙是最大的股东,规矩大家也都知道吧。”

陆锦伦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欧少雄先生还没有死,所以这份遗嘱不作数。”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没死?”楚凌熙看着陆锦伦。

陆锦伦知道自己一旦拿出证据,也就正好趁了楚凌熙的心意。

楚凌熙这一箭双雕的办法,他还真是小看了她。

“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喊过他一声爸爸,我严重的怀疑,你根本不是他的儿子!所以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我以大股东的身份提议

,重新选择总裁!”

陆锦伦却笑了,“当初可是你把我送到这个位置上的,怎么?反悔了?”

陆锦伦的笑容里充满了讽刺。

楚凌熙突然一歪头,莞尔一笑,“是啊,反悔了呀!”

这般轻佻的态度倒是杀了陆锦伦一个措手不及。

“生意场上都是大事,可绝非儿戏,你不能说反悔就反悔。”

楚凌熙也毫不示弱,“你一会儿说你是我哥,一会儿说生意场,那到底咱们是兄妹,还是谈生意呢?再说了,我就是一个小女子

,初来乍到,不懂事的,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说着楚凌熙朝着在座的股东们甜甜一笑。

眼前的陆锦伦毕竟没有欧少雄的亲自验证,而楚凌熙可是正儿八经的欧少雄亲自提起过的女儿,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有权有势的

老公。

陆锦伦看着楚凌熙面带笑容,选择了沉默。

楚凌熙见他已经无话可说了,便直接说:“既然你无话可说,那我以大股东的身份否决掉关于物业的决策,大家应该都没有什么

意见吧?”

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得罪楚凌熙的。

“除非你能拿出我爸爸还在世的证据,或者干脆把我爸爸带到这里来,否则这份遗嘱就是生效的,我暂时代理着我爸爸名下的股

份,这个你没有意见吧?”

陆锦伦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嘲讽,“楚凌熙,你说我没办法证明我是欧少雄的儿子,那么你呢?你有办法证明你是欧少雄的女儿

吗?”

“爸爸早就对外公布我的身份了,这还需要什么证明吗?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证明。”

“这可不见得。”陆锦伦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听说之前有一个慕心慈,连亲子鉴定书都拿出来了,结果证明是假的,而你,

连亲子鉴定书都没有,搞不好又是一场乌龙。”

楚凌熙咬了咬牙!

是,她根本没有和欧少雄做过亲子鉴定,当时也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没想到在这里倒是让陆锦伦钻了一个空子!

“我没有和爸爸做亲子鉴定,是因为我们都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他认定我是他的女儿,我也认定他是我的爸爸。”

陆锦伦摇了摇头,“单凭你一张嘴,自然什么都由着你说了,搞不好这次欧少雄先生失踪,就是和你有关!”

“你——”

楚凌熙完全没有想到,看上去仪表堂堂的陆锦伦,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竟然如此无耻!

陆锦伦耸了耸肩膀,“你说你是欧少雄的女儿,我还说我是欧少雄的儿子,他认定我是他的儿子,我也认定他是我的父亲,这还

不是随口就说?”

楚凌熙简直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

“那大家的意思呢?!”楚凌熙把头转向了所有的股东们。

股东们找到了机会,自然分成了两派,一些人也跟着质疑楚凌熙的身份,一下子场面陷入到了僵局。

说是僵局,可实际上楚凌熙已经处于下风了。

毕竟陆锦伦的手上还有欧少雄的线索,楚凌熙如果没有了遗嘱的筹码,等同于输了!

会议室的门再一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