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哥哥给你践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去,她感觉自己一路都是跌跌撞撞,如果不是顾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恐怕会摔上

一跤。

“老公!”刚一进门,楚凌熙就叫了出来。

皇甫澈急忙迎了上去,“熙熙,我刚刚接到通知,我们那班飞机因为流量控制晚点三个小时,那就到半夜去了,你还怀着孕,不

太方便,我已经改签了后天一早的飞机。”

临时的改签也就意味着她今天晚上不走了,要后天才能走,所以还有时间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楚凌熙点了下头。

“好。”

“那就只能委屈你在这里多待一天了,我有一个视频会议,先去书房里开一下,你困了就先睡。”

楚凌熙木讷地点了下头。

她坐在沙发上,感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

幸好她刚刚没有告诉皇甫澈,不然以皇甫澈的性格,一定会立即带着她离开的,他不会允许她以身犯险的。

不,她一定要知道欧少雄和陆锦伦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欧少雄究竟要做什么呢,陆锦伦究竟和欧少雄提了什么样的要求?

这些她全部都要弄清楚。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楚凌熙在餐厅里看见了陆锦伦,三个人一起吃了早餐,倒也十分和谐。

“你不是昨天晚上的飞机吗?怎么?又决定不走了?”

自从那天在集团里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楚凌熙一直都没有和陆锦伦说上话,这还是第一次陆锦伦主动和她讲话。

“是啊,我大着肚子总有些不方便,昨天的航班晚点了,大半夜的不想折腾,所以定了明天早上的飞机。”楚凌熙耐着性子,不

想让自己表露出半分异样。

“原来是这样,我还说没机会呢,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是做哥哥的给你践行,怎么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真理。

“好啊,老公,你去吗?哥哥要给咱们践行。”楚凌熙转过头来看向了皇甫澈,她从心里希望皇甫澈不要去,因为皇甫澈如果去

了,恐怕陆锦伦不会那么容易露出马脚来的。

“我就不去了,今天还要去天鹰集团在M国的办事处巡查一下。”

皇甫澈看着楚凌熙笑笑,“本来想让你陪我的,今后和陆先生吃饭的机会多得是,不在这一时半刻的。”

“哎,这话说的,我和凌熙兄妹一场,还没有好好坐下来吃顿饭呢,她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陆锦伦紧接着说



“那我今天就和哥一起去吃饭了,你去巡视,好吗?”

“那好吧。”

两个人心照不宣。

快到中午的时间,楚凌熙便和陆锦伦一起坐上车子出了家门。

坐在同一个车厢里,两个人一开始都没有什么话题,楚凌熙的心一直揪的紧紧的,不知道陆锦伦究竟约自己出去做什么。

“和我单独出门很紧张吗?”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难不成你还能害我?”楚凌熙打趣说。

陆锦伦微笑着直接转移了话题,“听说新开了一家餐厅,菜肴很好,带你去尝尝。”

“好啊。”

两个人到达了餐厅,进了一个包间里。

原本就没有什么话题的两个人,单独一起吃饭显得格外尴尬。

等菜上齐了,楚凌熙也就只关注于吃东西了。

陆锦伦看着楚凌熙自顾自吃东西的样子,反倒觉得十分有趣。

“你难道一点儿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单独请你吃饭吗?”陆锦伦点燃了一支烟。

楚凌熙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是孕妇。”

陆锦伦看了看自己的手里的烟便直接捻灭在了烟灰缸里。

楚凌熙继续吃自己的菜,“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陆锦伦不能抽烟,可对眼前的菜肴也没什么兴致,便开始喝酒,“不是我有什么话要说,是你太聪明了,还是太愚蠢了,我想你

不会不知道我单独叫你出来,绝非吃顿饭那么简单。”

楚凌熙仍旧没有放下手里的筷子,“所以我都已经跟你出来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可就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浪费掉

了。我这个人比较实在,听不得虚的,也做不来虚的,吃完饭可就抬屁股走人了。”

“哈哈哈……”陆锦伦大笑起来,“你觉得你今天能走得出去?”

楚凌熙仍旧临危不乱,“为什么走不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那电光石火中,楚凌熙和陆锦伦几乎同时掏出了手枪,指向了对方!

空气一下子凝息!

楚凌熙如此快速的反应,以及娴熟的动作倒是真的让陆锦伦刮目相看。

陆锦伦直接把枪丢到了桌子上,“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看来你早就有所防备。”

楚凌熙却没有把自己的枪放下,“你和我爸爸之间究竟有什么交易?”

陆锦伦耸了耸肩膀,指了指他放下来的枪。

楚凌熙有些不明白。

“什么意思?”

“你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陆锦伦始终带着微笑,那微笑看上去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我知道你答应我爸爸放我一马,那么我爸爸的筹码是什么?”

昨天楚凌熙已经听到了一部分,只可惜她没有听到全部,否则也不用冒着危险来和陆锦伦吃饭了。

“是,我答应他放你一马,所以我不会开枪的。”

楚凌熙却仍旧举着自己的枪,“可是我不保证我不会开枪!陆锦伦,你最好把你的阴谋全都告诉我,否则我真的会开枪!”

陆锦伦却丝毫没有畏惧,“那你尽管开枪好了,杀了我不就一了百了了?”

“你——”

楚凌熙被气得要吐血了!

这个陆锦伦简直把她吃得死死的,他知道她不会真的开枪,如果开枪杀了他,那就什么都别想知道了。

“既然你答应我爸爸放我一马,那为什么今天还要约我出来,明天一早我就立马离开了?”楚凌熙的脑袋里有一大堆的问号,她

想不明白。

自己离开了这个国家,就没有要回来的打算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多此一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