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锦伦却沉默了。

楚凌熙怎么也想不通,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你可以猜猜看。”陆锦伦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猜对有奖。”

楚凌熙被陆锦伦的姿态气得要爆炸了,她承认她的确不是个擅长谈判的人,她太容易着急了!

可是转瞬楚凌熙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儿。

“你是在拖延时间!”楚凌熙惊恐地发现,陆锦伦把自己叫过来,一句正儿八经的话都没有说过,好像是在故意兜圈子。

他唯一的目的就只能是拖延时间!

楚凌熙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站起身来准备朝着门口走去。

“已经晚了。”背后传来了陆锦伦的声音,“你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楚凌熙意识到陆锦伦在拖延时间的时候,也就想到了陆锦伦要欧少雄做的事是什么!

他那么痛恨欧少雄,自然是想要他死!

“你真的……”楚凌熙感觉自己浑身冰冷。

她不敢相信欧少雄竟然可以因为内疚而选择去死!

“是他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他,”陆锦伦把玩着手机里的打火机,“一个人罪孽太深了,自己想死,谁也拦不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亲!”楚凌熙双手支撑在桌子上,质问着陆锦伦。

陆锦伦也变了脸色,从刚才的微笑变成了狰狞和恐怖的面孔。

“谁说他是我的亲生父亲了,我陆锦伦没有他这样的父亲!”

“你不是陆晚黎的儿子?”

“我当然是陆晚黎的儿子,但是我不是欧少雄的儿子!”陆锦伦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太激动了,于是便背靠在椅子上,选择了一个

舒服点的姿势,“好吧,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楚凌熙慢慢地落了下来。

“我的父亲也姓陆,名叫陆成,他和我妈妈陆晚黎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当时他和欧少雄都喜欢我妈妈,我妈妈喜欢的是我爸

爸,可是却碍于他们太熟了,话说开了,担心伤到欧少雄,所以一直没能把话说明白。

后来在一次我妈妈和我爸爸约会的时候,被欧少雄撞见了,欧少雄便报复了我爸爸,在一次上山的时候,故意让他摔断了腿,

欧少雄让我爸爸断了腿之后便离开了他们那里。我的外公外婆嫌弃我爸爸断了一条腿,便死活不同意他们的婚事。

过了好几年,欧少雄回来了,他对我爸爸极近羞辱,因为当时外公病重,需要很大一笔钱,欧少雄自然就成了救世主,我妈妈

心存愧疚,也就以身相许,可是欧少雄得到了我妈妈却并没有好好对待她,他心里一直系着一个疙瘩,对我妈妈简直可以说是

虐待!”

说到这里的生活,陆锦伦的心情有些激动,他甚至用拳头狠狠地砸了桌子!

楚凌熙没有打断他,因为她听到的故事是完全不同的版本。

在楚凌熙听到的故事里,完全没有第三个人的出现。

“我妈妈心脏不好,她和欧少雄说自己没办法怀孕,怀孕之后很有可能会死掉,可欧少雄根本不管这些,他说一定要让我妈妈怀

孕,因为他很想看见她受折磨的样子。我妈妈想过逃跑,可是被抓回来就是一阵毒打。

后来我爸爸因为太过于想念我的妈妈,拖着一条残腿来找妈妈,他们上了床,我爸爸想要把我妈妈带走,可谁知道在这之后我

妈妈竟然怀孕了,我妈妈一直十分忐忑,她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欧少雄的,自己是欧少雄的妻子,本来也是自己犯了大

错。

她无数次想过拿掉孩子,可是欧少雄不允许,即便是我妈妈怀了欧少雄的孩子,她也仍旧没有躲过挨打,直到七个多月的时候

,我爸爸终于找到了机会,把我妈妈带走了。”

陆锦伦痛苦地闭上眼睛,“你也是生过孩子的人,你应该清楚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转一圈,更何况是我妈妈还有病在身!七个

月生孩子,她为了让我生下来,是让人活活剖开了肚子!”

陆锦伦一双眼睛瞪得通红,“欧少雄不该死吗?他夺人所爱也就算了,夺走了却还是不珍惜,让我妈妈在临死前还遭受了人世间

最大的痛苦!”

看着陆锦伦青筋暴起的模样,楚凌熙也有些触动,“你确定你听到的故事是真的吗?”

楚凌熙不相信欧少雄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不是真的?”

“我并不觉得我爸爸是这样一个男人,他是个很重义气的人,你可以去问问他接触过的所有人,大家对他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

重信守义。”

楚凌熙当然要为欧少雄辩驳了。

陆锦伦冷哼一声,“你是他的女儿,你当然会替他说话了,好了,话我已经说完了,总之一句话,他该死!我看在你是个孕妇的

份上,也信守自己的承诺,放你一条生路。”

“我也听说过我爸爸和陆晚黎的故事,在我这个故事的版本里,我爸爸深爱着陆晚黎,欧家的庄园有一片玫瑰园,我相信你也看

见了,那片玫瑰园就是我爸爸为了纪念陆晚黎才栽种的,因为玫瑰是陆晚黎最喜欢的花。”

“不可能!我妈妈一直深爱着我爸爸!欧少雄才是横刀夺爱的那个人!”

陆锦伦立即反驳道,他不允许任何人对自己父母的爱情说三道四。

“我想我没有办法说服你,你也没办法说服我,我们的故事都是听来得,至于谁的故事是真的,谁的故事是假的,我们需要去求

证。”

楚凌熙还算冷静。

她也知道陆锦伦现在很激动,她轻易不敢惹怒陆锦伦。

“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明天一早马上离开这里,如果你不走,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来。”

说着陆锦伦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楚凌熙也站了起来,“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爸爸可能会欺骗你?!”

陆锦伦停下了脚步。

“不可能!”

“如果你不是我爸爸的儿子,我爸爸为什么要如此纵容你!”

“你闭嘴!”陆锦伦掏出抢来一下子抵在了楚凌熙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