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失落的父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要——”

楚凌熙尖锐的嗓音充斥着整个房间里。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时间仿佛戛然而止。

这一声枪响让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当楚凌熙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陆锦伦挡在了欧少雄的前面,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眼睛看着陆成,仍旧是饱含深情的。

陆成也没有想到陆锦伦会突然冲出来,欧少雄急忙扶住了陆锦伦,“锦伦!”

“你这个蠢货!竟然坏了我的好事!”陆成再一次想要开枪,只听见“砰”的一声,他痛叫一声,手枪落在了地上。

陆成颤抖地捂住自己流血的手腕。

这一次是唐飏开了枪。

欧少雄怒了!

“是,他是我的儿子!可是他为你做了多少事!他如果不是可怜你那一双残腿,怎么会留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他把你当成你的亲

生父亲,你拿他当成报仇的工具,甚至在他身上发泄对我的愤怒,这些还不够吗?你竟然还要杀了他!

陆成,你还没有一点人性?”

欧少雄一张脸通红,因为一口气太长,让他险些喘不过气来了。

陆锦伦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看着陆成,这个他三十年来一直可怜的男人,一直言听计从的男人,一直认为自己亲生父亲的男

人。

陆成看着那张脸,恍惚间看见他小的时候,当他卡主他的脖子时,他还带着血迹的小脸是那么的稚嫩,是那么天真无暇。

他留下了他。

他为他端茶倒水,阴天下雨的时候帮他敷药,他尽心尽力伺候着他,从不敢有任何怨言。

他真的是把他当成了亲生父亲啊!

他活了一辈子,活成了一个笑话,可是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把他当成亲生父亲的人,他也算是值了吧。

陆成苦笑着,而后变成了仰天大笑,再然后他突然捡起了地上的枪,突然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一声枪响,血液喷射!

一个生命也就此画上了终点。

皇甫澈一把抱住了楚凌熙,按住她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口!

一个孕妇实在不适合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

陆锦伦看着陆成自杀的那一幕,两行清泪顺着眼角缓缓流淌而下。

——

医院

陆锦伦并没有伤到要害,只不过距离心脏的位置也不远了,如果位置稍稍有偏差,这一枪可就真的命中心脏。

也是他命不该绝。

楚凌熙从病房里出来,找了一圈总算是在一个阳台的角落找到了欧少雄。

“爸!”

楚凌熙叫了一声。

欧少雄当时抽着烟,他急忙把烟掐灭了,孕妇闻不得烟味。

楚凌熙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欧少雄的肩膀,“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了你一圈了。”

欧少雄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了楚凌熙,“楚楚,爸爸没有脸见你,知道爸爸曾经做的事,你会不会看不起爸爸?”

这一刻楚凌熙终于发现欧少雄老了。

当他不再是高傲的人,当他卸下一切伪装,当他的语调变得轻柔而卑微,他就真的老了。

“怎么会呢?我爸爸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欧少雄苦笑,“我当年的确是做错了事,我在想如果我换一种方式呢,如果我把陆成带到大城市里来治腿,如果我把他的父母当

成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会不会结局不一样呢?”

“爸,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别想了。”楚凌熙安慰说。

欧少雄却摇了摇头,“楚楚,你不知道,我不能不去想,我永远忘不掉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我是个孤儿,从小就只有妹妹,后来

妹妹被送走,被别人家收养,我独自一个人住在我们家的老院子里,是邻里相亲把我养大的,因为我和陆成好,所以他的父母

也一直对我很好。”

说到这里,欧少雄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掉下来,“而我却做了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他们,我想的只是给他们一

点教训,等晚黎和我在一起了,我就一定会让他们的铺子恢复正常了,可是谁能想到……”

那一刻欧少雄哭的像是一个孩子,楚凌熙看着欧少雄,突然发现她从未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

她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他其实远没有自己看到的那么,他是个内心脆弱的人,因为做错过事,所以总是患得患失。

“爸,谁能保证人这一生不做事呢?对吧?你不是故意的。”

楚凌熙轻轻地抱住了欧少雄。

“不,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所以你当初明知道陆锦伦说的是假的,你也愿意陪着他把这场戏演到底,就是想把这件事画上一个终点,对不对?”

欧少雄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是,我希望这件事到此结束,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陆成要把我的儿子培养成我的仇人,我对不起

他,也对不起晚黎,我甘愿付出代价。对不起,楚楚,爸爸说的那番话是假的,那不是爸爸的真实想法。”

“你不用说了,爸,我都明白,你是为了我好。”

楚凌熙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能明白就好。”

“可是,你不光欠他的,你也欠我的!”楚凌熙撇了撇嘴,“我还是很生气,你总是动不动就要抛弃我,我每次都被人抛弃!”

说这话的时候,楚凌熙的眼睛湿润了。

欧少雄错愕地看着她,“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啊?你欠我的,就得补偿我,所以你给我好好活着,用你剩下的所有的日子好好补偿我,还有陆锦伦,如果你

觉得欠陆晚黎的,那就好好补偿她的儿子,而不是当一个逃兵!”

欧少雄似乎明白楚凌熙的意思了,他死了又能怎么样呢?他让陆成得偿所愿难道就够了吗?

不,他还是什么债都没有还。

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既然错误已经发生了,那么如何让错误的伤害降到最低,这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听你的。”欧少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第一次觉得有女儿在是那么好的一件事,他感激上天,在他到了这把年岁,竟然

儿女双全。

楚凌熙看向不远处,陆锦伦就站在那里。

她刚准备说话的时候,陆锦伦就捂着胸口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