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我是为了我自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成死了。

虽然他因为报仇也做错了事,直接导致了陆晚黎的死,甚至把陆锦伦培养成了欧少雄的仇人,还虐待了陆锦伦。

可欧少雄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还是选择在老家给他找了一块墓地,风风光光地葬了他。

陆锦伦参加了葬礼,是以陆成儿子的身份参加的,尽管他知道陆成养自己的原因,尽管他知道陆成害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可

是对于这个男人,他始终恨不起来。

到底是他养大了他一场。

陆成的葬礼结束之后,陆锦伦回到了医院里,因为来回奔波导致他的伤口有些扯开了,要他继续住院观察几天,但是陆锦伦决

定出院。

“你现在这个样子是绝对不能出院的,你去参加葬礼的时候,我们医生就是反对的,你应该知道你差一点就没命了!现在扯到了

伤口,很容易感染,伤口的位置距离心脏那么近,你知道后果!”

医生和护士极力劝说。

陆锦伦却一言不发,一张口就是要出院。

直到楚凌熙走了进来。

“欧小姐,你来了,你赶快劝劝他吧,他非要出院!”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说说话。”

医生和护士便走了出去。

楚凌熙还没有张口,陆锦伦便把脸转向了窗外,“你不用劝我,我是坚决要出院的。”

楚凌熙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剥开了一个,掰了一瓣橘子放进了嘴里,“那么害怕我劝你吗?”

“害怕?”陆锦伦有些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拿枪指着我的时候,我都没有害怕。”

“是么?那既然你不害怕,为什么不让我劝你呢?不让我劝你,无非是因为害怕我真的劝你改变了主意。”

楚凌熙优哉游哉地吃着橘子。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劝我?”陆锦伦终于把头转过来了。

楚凌熙耸了耸肩膀,“谁说我要来劝你了?”

这倒是让陆锦伦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就是想来问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陆锦伦扯着唇角笑了笑,“没什么打算。”

“我老公已经调查过你了,你和陆成有一家公司,你很小就开始在那家公司工作了,自从你接手公司,那家公司做的风生水起,

你不准备回去?”

陆锦伦垂下头去,沉默了。

在发生这一切之前,他一直都以为陆成就是他的全部。

陆成对他的训练极为苛刻,他把他训练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他不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却唯独对陆成言听计从,关怀备至



他的父亲,陆成,就是他的全世界,他们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报仇。

可是直到真相被撕破的那一天,他才发现他的全世界已经崩塌了,他的信仰,他的信念,他的一切全部毁于一旦!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我准备把公司关掉。”

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关掉那家公司,过去的一切他都不想回忆起来了,关于陆成,这个他又爱又恨的人,他也只能把他藏

在心底,不要去想他。

“关掉也好,因为还有更大的公司等着你管理呢。”

楚凌熙继续吃着自己的橘子,从她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无关,这一切好像真的和她无关。

陆锦伦笑了笑,“你该不会以为,我把公司关掉以后,就会进入欧氏集团工作吧?”

“不然呢,你还会有别的选择吗?”楚凌熙自然而然的说。

“当然了,我自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进入欧氏集团,从一开始我的任务就是进入欧氏集团,然后把它毁掉,因为那是欧少雄毕生

的心血。”

陆锦伦再一次把头转向了窗外,虽然他知道自己是欧少雄的亲生儿子,可是他真的一时半刻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可能真的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疗伤。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是你曾经跟我说的话,现在我还给你。”

楚凌熙把橘子吃完,然后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

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看看吧。”

陆锦伦把那个牛皮纸袋接了过去,里面是一份遗嘱。

陆锦伦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条款。

欧少雄将自己名下的股份一共分成了4份,最大的一份留给了他,楚凌熙,唐飏以及倪霄凡都只拿到了很少的部分。

“之前还有过一份遗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所以他把遗嘱基本上都留给了我,但是他去了之后,发

现了你的存在,于是又重新拟定了一份。”

陆锦伦看着这份遗嘱有些不知所措。

“无论你做了多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你想要杀了他也好,你想要毁了他毕生的心血也好,在他的心里你都是他的儿子,他唯一可

以做的就是对你好。”

楚凌熙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和他的谈话你听到了多少,但是我想说的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你

被人利用,他知道你想要杀了他,他还是坠入了你的陷阱,只是因为你是他的儿子,他不愿意你背负太多的东西。”

陆锦伦看着上面“欧少雄”三个字,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楚凌熙站起身来,“如果你还只是一个少年,我可能会给你时间,让你去接受这个现实,等你想通了,想明白了再回来。可是你

已经是成年人了,你三十岁了,他也已经老了,老天爷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的。”

陆锦伦抬起头来看着楚凌熙。

“这件事也不能全都怪他,你是受害者,你已经报仇了,不是吗?接下来就轮到你履行一个儿子的职责了。”

说完楚凌熙转过身离开,“另外,我需要解释一下,关于我的出现,并不是背叛,是我妈妈给他下了药,才有了我。”

陆锦伦一直盯着楚凌熙的背影,她真的是一个很独特的女孩。

“还有,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